《勉传--民调局异闻录前传》
第2517节

作者: 儿东水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百无求说话的时候,邵思圆正喝了一杯甜酒。听了二愣子的话没忍住,一口甜酒全都喷在了百无求的脸上。随后笑的花枝乱颤,看了一眼自己的外祖之后,更加的笑个不停。
  “你这孩子,吃饭喝酒还不老实。”吴梅儿吓了一跳,急忙过来拿出手帕去擦拭百无求脸上的酒水。却被二愣子挡了回去:“没事儿,小圆圈这一口又不是毒药。
  老子当年被广仁喷了一脑袋血都不在乎,还在乎这点酒水?”
  邵思圆笑了一阵之后,拉住了百无求的胳膊说道:“我外祖那么欺负你们,你和归爷爷怎么就没想过散摊儿?他们都说你是妖王,都是王了干嘛还要受这个气?”
  这句话说的百无求一愣,二愣子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离开吴勉的身边。现在邵思圆问到这里了,他反而不知道怎么回答了。想了半天之后,这才抓了抓头皮开口说了三个字:“习惯了……”

  这三个字出口,连赵文君都笑的乱颤。
  吴勉也忍不住笑了一阵,想起来之前和归不归、百无求和小任叁的种种,就好像是昨天发生的事情一般。
  一阵大笑之后,之前的少许阴霾荡然无存。当下百无求和小任叁开始串场,端着酒壶去找吴勉、归不归喝酒,就连在一边服侍酒局的焦大郎甥舅二人也拉过来灌了几杯酒。
  酒过三巡之后,归不归笑眯眯的对着赵文君说道:“文君,老人家我有件事一直没有想明白。当初你跟着徐福大方师出去了一天避祸,你们是不是去了泗水号的财神岛?
  徐福那个老家伙见没见过一个叫做席应真的老头子?他们俩见面都说了些什么,你还记得吗?”
  听到归不归问自己这个,赵文君想了一下。毕竟是十几年前的事情,想了半晌之后,吴夫人开口说道:“大方师带着我是去了一座海岛,不过这海岛是不是叫做财神岛我就不知道了。岛主人是两个人,我听大方师管他们俩一个叫做殿下,一个叫做小川的。
  还有一个白胡子的老人,大方师称呼他大术士的。他们两个人好像早就认识,见面以后,大术士便将大方师带到了一间木屋里面。两个人在里面说了好久,差不多两三个时辰之后他们才出来。
  进去的时候,那位大术士好像还不大高兴。不过他们俩出来的时候,大术士便喜笑颜开,对着大方师连说了几句:想不到你徐福大方师也有求到术士爷爷我的时候……后来再对大方师,那位大术士便客气得多。”
  “老人家我明白了”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又看了一眼吴勉,随后对着赵文君解释道:“那位大术士就是席应真了,之前老人家我和你夫君打赌来着。老人家我说徐福那个老家伙一定是去财神岛找席应真保护了,你夫君还不信。怎么样?现在信了吧?”
  说话的时候,老家伙又和吴勉对了一下眼神。随后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下,继续看着两只醉醺醺的妖物在一边畅饮。
  眼看着酒宴到了尾声的时候,出去办事的高如柏回到了这里。他对着众人、妖行礼之后,对着归不归点了点头,说道:“您老人家吩咐的事情我已经办妥了,只是金陵城的几处房产都被恶兵们霸占了。王府还好,听说我们搬走的第二天,肃王便搬进去居住了。结果第二天他吓死在了吴勉先生和吴夫人的寝室里面,具体发生了什么事情我走的匆忙没有打听清楚。”

  “我们搬回去之后,王府要拆了重建。”吴勉听到了高如柏的话之后,皱着眉头说了这么一句。
  归不归跟着笑了一下,随后继续说道:“回去之后还不知道什么样子了,重建是一定的。就看看重建之后是什么样子了。
  如柏,你辛苦了,来,坐下陪着百无求和人参喝两杯。大家都高兴,人参说了,你们今天不吐不归。”
  当下,醉醺醺的百无求和小任叁跑过来,抓住了高如柏便开始灌酒。最后吧一向稳重的高如柏直接灌到了桌子底下。多喝了两杯的邵思圆蹲在地上,看着他们哈哈大笑起来。让吴梅儿抓住之后又是一顿训斥。赵文君见到之后,连忙起身叫过来焦大郎去准备醒酒汤。
  看着酒席乱成一团之后,归不归笑眯眯的走到了吴勉的身边。亲自给白发男人到了杯酒之后,开口说道:“老人家我一直想不明白,当初徐福那个老家伙去了财神岛,见了席应真之后都说什么了。现在我老人家终于明白了……”
  吴勉看了老家伙一眼,随后喝了杯中酒,说道:“现在我不关心这个,我只有三天……没有时间关心其他的事情。”
  酒宴一直到深夜才算结束,吴勉的面前出现了这样一幅画卷:归不归从金陵城带来的美酒暍光了一半。酩酊大醉的百无求抱着同样喝多了的小任叁在桌子下面呼呼大睡起来,高如柏蹲在远处默默的吐着,焦大郎在一边给他拍打着后背。清醒的只有归不归一个人,老家伙笑眯眯的看着面前的一片狼藉。好像再看什么有趣的笑话一样……吴梅儿和邵思圆母女俩很早便被吴勉叫回休息了,服侍酒局的下人们也被赵文君吩咐早早回去休息。难得刚刚苏醒的吴夫人竟然没有一点困倦的意思。还拉着吴勉诉说当年他们俩第一次见面时候的情形,这位曾经的长公主越说眼睛越亮。哪有一点点只剩下两天寿命的样子。

  好容易将肚子里面能吐的东西都吐了出来之后,高如柏晃晃悠悠的来到了归不归的面前。一向以沉稳著称的高管家竟然冲着老家伙傻笑了一声,说道:“老人家……该办好的东西都办好了……我在元寿堂定下了细丝的锦缎寿衣……还有一口金丝楠木的棺……”
  高如柏的话还没有说完,归不归在他的嘴巴上面点了一下。高管家的嘴巴自己闭上,将后面还没有说出来的话咽回到了肚子里。
  制住了高如柏的同时,归不归急忙回头向着吴勉、赵文君那边看去。看到了两个人的目光都在自己身上之后,老家伙嘿嘿一笑,说道:“老人家我昨天给自己算了一卦,卦象上说我老人家有血光之灾……”
  “归叔叔,你不用瞒着了,三天的寿命……我已经知道了。”赵文君好像在说别人身上发生的事情一样,微微一笑之后,继续说道:“还能像现在这样陪伴吴郎三天,我已经很知足了。”
  归不归灌进赵文君嘴里的药丸效果奇佳,药末和着口水进入到了她喉咙的时候,虽然吴夫人还没有睁开眼睛。已经能清楚的听到二人的对话,只是她没有丝毫的显露,连归不归这只老狐狸都没有看出来破绽。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