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独的气味》
第110节

作者: 树妖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迟疑,一是不想违反陆东深的意愿提及沧陵的事,二是,她觉得这件事也许是她多想。
  那荒凉的戏台,幽幽的曲调,她虽听不懂也觉得毛骨悚然。那
  天她追到了后台,并没找到唱曲之人,反而惊悚发现高悬着的一袭戏服。风从敞开的窗子里钻进来,那戏服飘飘荡荡,像是女人的身姿摇曳。当
  时她吓坏了,转头就跑。可

  跑到府门的时候理智就回来了。
  又折了回去想要一探究竟。
  然而,那件戏服不见了,原本挂着戏服的地方空空荡荡,更甚者,休息室的窗子也是紧闭着的,不见一丝风吹过。她仔细看过窗棱情况,上面铺着厚厚的灰尘,如果有人打开了窗子必然会留下痕迹,上面没有丝毫迹象。那
  天的那一幕,就像是亘在她喉间的刺,吐不出咽不下,每每想起都会陡生冷汗。蒋
  璃没料她会这么问,微怔一下,说,“在沧陵我以气味治病,因为他们不懂里面的门道,所以叫我巫医,至于你说的邪性的事,我没见过。”景
  泞也觉得自己问了个可笑的问题,忙说那就没什么了,她也就是随便问问。蒋
  璃瞧见她眼角眉梢的迟疑,跟她说,景泞,你遇上任何问题都可以来找我。
  杨远的办公室跟陆东深同层。蒋
  璃来找他的时候他正开完会,跟陆起白一前一后从会议室里出来。蒋璃甚少跟陆起白接触,抬头瞅了他一眼,心中感叹,陆家儿郎果真各个都是相貌堂堂人中龙凤。陆起白知道她,跟她微微颔首微笑当做打过招呼,她也礼节地做了回应。等
  陆起白从她身边经过时,她闻到他残留在空气里若即若离的气息,微微蹙眉,这气息怎么有点熟悉呢?
  杨远对她不算太友好。至
  少一副公事公办、铁面无私的样子。
  等她说明来意后,杨远淡淡地说了句,“一切等陆总回来再说吧。”
  蒋璃最怕这样,站在他面前挺直了脊梁,“这就是陆东深的意思,事态紧急,只要杨副总一个电话给到沧陵那边就行,签名什么的后补上。”杨

  远兵来将挡,“那也可以让陆总打电话到沧陵那边。”“
  陆东深现在那边是深夜,这个时间让他处理公事?”杨
  远不紧不慢,“反正他几乎都不睡觉。”蒋
  璃心里一咯噔,不睡觉?想了想,道,“行啊,那你打电话给他吧,我之前打给他的时候他就说让你全权代办,信不过我的话你就打过去证实好了,现在就打。”话毕,将手机往他桌上一扔。
  杨远一愣,许是没想到蒋璃这般干脆利落,隔了少许,“真是陆总同意的?”蒋
  璃用下巴指了指手机,“你可以问他。”
  杨远盯着她看了半天,“好,我签字。”这通电话他是打不得的,不管她是不是在撒谎,她是陆东深挖过来的气味构建师,一通电话真的拨过去只为了证实她有没有拿到授权,以后在公司里还怎么抬头不见低头见?
  蒋璃闻言后放了心。她

  知道自己这点伎俩骗不过杨远,只不过她是陆东深请来的人,既然开口了,他就不便再驳回面子。在成年人的世界里,有时候面子往往来的比真与假更重要。
  杨远先是打了个电话到沧陵那头,然后又走了个开证明签字传真的程序。等做完这一切后,他说,最快也要一小时。蒋
  璃表示可以等,道了谢,转身要离开时杨远叫住了她,可他叫的是,蒋璃。
  蒋璃有瞬间的恍惚,不过才短短数日,她怎么就觉得似乎许久没人这么叫她了?
  杨远看着她,直截了当,“你到底有什么目的?”
  这话令蒋璃的嘴角微微一僵,却并不惊讶。暂且不说饶尊最后的插手,就单算陆东深跟谭耀明的那场明争暗斗,但凡有点脑子的人都会怀疑她同意任职陆门的初衷。想当初沧陵天际被九子桥的传说和江山图里藏有邪祟一事可是她一手搞出来的,搅合得整个天际夜不能寐,在杨远他们这些人的眼里,早就视她为谭耀明的帮凶,现在谭耀明人没了,势力倒了,她这个帮凶怎会安分守己回头是岸?“

  活着。”她说。
  杨远皱眉不解,“什么?”“
  我的目的很简单,就是活着。”蒋璃看着他的眼睛,一字一句说。杨
  远一愣,他想过她能答给他的所有答案,方方面面,却没料到她的答案会是这两个字。“
  很奇怪是吗?”蒋璃轻轻一笑,“这世上最艰难的不是求富贵伴携手,而是活着。杨副总,不管你信还是不信,能够好好地活着,这就是我回来的目的。”
  她尝试过从最高处一落千丈的滋味,也被仇恨蒙蔽了双眼,更在自责中疯狂和歇斯底里,她形同困兽、人不像人鬼不像鬼,那种活着比死去还不如。沧陵是个神奇的地方,大开大合的世间风情教会了她什么才是活着,才知道人生苦短,世间荣华最像是一场镜花水月。这是在历经苦痛过后、再丧失生存再得生存后的体会。
  除了生死,这世上再无大事。所
  以,有米有酒的日子,这就是活着,不求大喜大悲,只求从容自在。因
  为失去,所以珍惜。
  杨远看着她,很想从她的眼神或只字片语里窥出假意来,毕竟活着的意义厚重,不应该从她这么一个年轻的姑娘嘴里轻易倒出来。可他不知怎的,就在潜意识中相信她的诚意来,也许,恰恰就是被她口中“活着”二字所震撼。“
  你用回来形容自己。”杨远从烟盒里取出支烟,没点燃,只是在指间玩弄,“所以,你并没有否认你的身份,既然这样,你想让我对你放心,更是不可能。”
  蒋璃深吸一口气,胸口闷涨。

  “无论你是蒋璃还是夏昼,你就是你,三年前和三年后你都有不纯的目的。”杨远将烟叼在嘴里,打火机点燃,吸了一口,隔着浓烈的烟雾盯着她,“但陆东深已经将你带回来了,我也尊重他的想法,今天只想提醒你一句。”“
  杨副总请说。”
  杨远夹着烟,“陆东深为了你的事已经被董事局架空了权力,如果你尚算有良心的话就别做对不起他的事。”
  蒋璃暗自吃惊,架空权力?

  “我跟陆东深同学多年,算是最了解他的人,外界对他的误解很深,再加上他是陆门长子的身份,添油加醋的更是多不胜数,其实,他是个很重情重义的人。”蒋
  璃攥了攥手指,松开,“杨副总,这世上最难还的就是情义,我不想欠任何人的情和义,所以,你担心的事不会发生。陆东深在商场摸爬滚打这么多年,我自认为没那么大的本事能在他眼皮底下瞒天过海。”
  “但愿如此。”杨远吐了一口烟雾,在心底又补上了句,只要,他别是英雄难过美人关。等
  蒋璃出了杨远的办公室,方才觉得手心里攥满了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