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未冷,大圈》
第1131节

作者: 龙易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早在一个多月前,加a大那边的政治党派开始出现了动荡,执政党和反对党展开了一场没有硝烟的战火,因为还有大概半年左右就要到众议院重新选举领导人的时候了。
  这个斗争之间就涉及到了高维成,他背后的军方代表和政党支持者受到了波及,有的可能下台有的可能退位,那高维成也就面临着要失宠的局面了,但因为他手里掌握着不少高层人士洗钱和贿赂的证据,所以高维成失宠之后恐怕就得要面临危险了,毕竟他掌握的这些东西是不能露在明面上的。
  本来高维成也有机会继续为新上台的人接着服务,充当他的白手套角色,那他可能就安然无恙了。
  可这时候忽然有人截胡了,这个人凭借着自己庞大的关系,要开始顶替高维成白手套的角色了。

  他就是地狱天使的领导者,德雷克。
  曾经风光一时无两的高维成,此时就犹如陷入了一个深深的泥潭里,他想抽身但是很难,他这个白手套后面的人是不可能放任高维成就这么抽身离开的,所以他想保住自己的话,就得继续担任他白手套的角色,可这时德雷克忽然插上了一脚想要截胡,那这就变成了高维成集团和地狱天使之间的斗争。
  高维成赢的几率非常渺茫,因为他背后的关系差不多属于要退居二线了,就无力来保他,加上拦路虎德雷克的强势出手,他可谓就是四面楚歌了,所以高维成要自保就得寻求外力的帮助,在外力的选择上,他把目光放在了大圈的身上,毕竟大圈背后还有很庞大的政治资源。
  “何征说高维成的意思是,他想要回到祖国母亲的怀抱里,不过不能就以红通的身份,嗯,就是别蹲进去······”
  李长明呵呵冷笑了,说道:“这个身份是开玩笑呢么?说没有就没有,国家的法制法规从何处体现啊?那不是给人贻笑大方了么,再说了,高维成凭什么这么要求啊?就凭他甘愿自首然后我们接受,就得把他引渡回去,然后秘密藏匿起来?他也太天真了点,加a大政f怎么可能会放任他就这么走了,我们又不能强行去掳人,这一点肯定是说不通的”
  林处也点头说道:“红通是板上钉钉的了,他回来必须得判,这个是毫无疑问的,我们需要给国家和社会一个交代以此来震慑住那些还继续外逃的,再说了,他的问题已经上升到了两国政f之间的博弈了,是外交,是斗争等多方面的问题,不是随随便便一句我自首了就能完事的了”
  安邦沉吟着说道:“他的底线是还可以把自己以前带走的资金如数上缴了,弥补下损失”
  李长明直接摆手说道:“钱是小事,甚至可以说忽略不计,我们抓他要的是影响力体现国家的力度,是吹响反腐的号角,他的要求有点过分了,我们不可能答应的”
  “你和我说没用,我现在就是个传话的,那你们最大的底线是什么?”
  李长明看了林处长一眼,说道:“还得上面研究决定,不过我初步估计是给他逮回来肯定得判了,但是蹲进去后待遇会不错,单间,吃喝不愁等等,跟软禁差不多吧”
  安邦摇头说道:“那难了,哎,高维成那种高傲的性子是宁可自己死在外面,也不会落到这个下场的”
  李长明来摊着手,说道:“哥,国家大事不是儿戏,明白么?不可能以个人意愿为目的的,高维成当年的事闹得沸沸扬扬的,现在还挂着号,不可能以他自己的想法,想怎么来就怎么来的,这是小孩过家家那样开玩笑么?不可能的······”
  “唉,安先生,我个人非常好奇的想要打听一下,据我们所知你还和高维成有过冲突么?甚至冲突还不小,你怎么忽然替他来当说客了呢?”林处长忽然好奇的问道。
  “这次高维成的主要敌人,背后捅了我一刀,有要致我于死地的心思,所以呢·····”安邦用手抹了下脖子说道:“敌人的敌人就是盟友和朋友,我真不介意跟高维成联手和他掰下手腕子,毕竟高维成要是倒了的话,他就能抽出空来对大圈再下手了,我们会疲于应付的,我要是坐山观虎斗那最后的下场就是兔死狐悲了,呵呵,再说了我和老高之间也没什么解不开的仇啊,男人么稍微大度一点这个过节就能掀过去了”

  其实,安邦这句话背后还有个原因,就是在永孝的身上,孝哥这些年为大圈出生入死,安邦没理由看着他委屈的抹眼泪啊。
  双方之间一直谈到十二点多,总得来说是情形不太看好,国内这边不可能松口让高维成回来后还能恢复自由身,所以最后只能差不多就得要放弃了。
  安邦见说不通,也就不在继续扮演说客的角色了,能让国家出力那最好,出不了也不强求。
  午夜,李长明和林处长等人从湾流上下来,准备回返,安邦也要再次启程直接飞往多伦多了。
  走到飞机舱门前,李长明等林处长等人下去后,就停了下,低声问道:“哥,你是非得插手么?”
  “不是非要插手,而是从大圈的利益角度来讲,我们得帮这个忙······”

  李长明寻思了下,说道:“有件事,我以前在情报系统的时候了解过,高维成这人之前和加a大的军方关系很不错,承建了不少的项目,其中有一处是美军基地的·······”
  “唰”安邦当即愣了。
  李长明说道:“那是头老狐狸,他手里肯定有这些筹码,但是他没有提出来,肯定是想着以后关键时刻动用,哥,我跟你说的意思是,如果高维成能提供得了这些东西,那他的事还是可以运作的,等价交换么,国家的规定也不是一成不变的,对不?”
  “我了解了!”安邦点头说道。
  “呵呵,我和你说这个的原因是,你在和高维成接触的时候,别让他掌握主动权”

  “你们这些人啊,奸猾的狠呢,全是心眼”安邦呲牙笑了。
  “没办法,我一天天的就动脑了,脑部开发力度非常大!”
  李长明走了后,安邦等待空管下令,凌晨一点多湾流启程飞往多伦多。
  这个时候,正是多伦多的白天,同一天,何征等人也从温哥华飞抵了多伦多,从机场出来后向缺,陈小帅还有李奎和陈小文,于占北他们就直接驱车从机场路半路下去给孝哥去当后援团了,何征则是赶去见高维成了。
  刘牧和向缺他们到了永孝给的地址后,他们三人已经在车上窝了一夜,眼珠子都熬红了。

  亲眼看见永孝没事,但身上还带着血迹,刘牧咬牙就过去一圈捣在了他的肩膀上骂道:“就你厉害是么?你以为你赵云呢,七进七出长坂坡单骑救主,给你个窜天猴你都上天了系不系?”
  永孝傲然说道:“真没有那么大的窜天猴,不然我还真能上”
  陈小帅撇着嘴说道:“孝啊,吹牛bi不可怕,但要吹着吹着自己都信了,那就太可怕了”
  永孝顿时拱了拱手,说道:“哎呀,小帅你在这我是真不敢吹,真的,大圈我谁也不服,但就服你”
  陈小帅拢了拢自己的小头型说道:“你还算有救,知道见什么人唠什么磕”
  几人闲扯了几句后,刘牧正色问道:“宁宁怎么样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