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728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仕途遭挫是咎由自取,可我的提名通过不了,也包括你的老部下范晓灵!”于道明含沙射影道。
  “蒸蒸日上的常务副省长奈何不了日薄西山的弱势省长?”
  “他要是真的坚决反对,肖挺也没办法。这次人事调整幅度太大,省委书记和省长取得一致意见是最起码的原则。”
  “二叔准备怎么办?”
  “不宜强攻,只能智取。”
  “二叔的意思是……”
  “何世风这种不沾锅的风格很难抓住把柄,也没什么软肋,除了一个人,”于道明笑道,“他的儿子何焱,目前是京都大学外国语学院丨党丨委副书记,副院长。”
  方晟一点就透,道:“副处到正处的关键时刻,但这一步很难走,高等学府跟地方不同,具有相对封闭性和排外性,加上知识分子心高气傲,有时越打招呼事情越难办。”

  “说对了,何焱在两副位置已经呆了六年,论资历、学历、论文数量、工作业绩等等都可以接任院长一职,可不知为什么——可能他的性格跟何世风差不多吧,不太讨喜,群众基础一般般,每次民间测评分数都上不去。何世风也很着急,经常跑京都大学疏通关系,效果并不理想……”
  “二叔的意思帮何焱一把,以换取何世风同意您的提名?”
  于道明不悦:“这说什么话?哪有半点党员领导干部的觉悟!根本不存在交换,也没有妥协!我们只是出于同事之间的友情,给予必要帮助,并不期待何世风有任何回报。”
  “好好好,还是二叔说话有水平,要不怎么是常务副省长呢?”方晟赔笑道,“那么,京都大学那边二叔有朋友?”
  “没有。”

  方晟一愣:“呃,没有怎么帮?”
  “你不是有一帮高级知识分子朋友吗?”
  “您指燕慎他们?”方晟苦笑道,“别逗了,人家都是真正做学问的,对功名利禄不感兴趣,再说燕慎是京都财经大学教授和博士生导师,跟京都大学扯不上。”
  于道明道:“你去香山品茗接受考验时有位双料博士……”
  “牛博士!”
  “对,哈佛大学毕业,有一大堆辉煌夺目的头衔,什么中国对外经济交流与合作协会首席代表,亚洲经济与金融学术课题组副组长等等,此外他还有一个不算突出、容易被大家忽视的职务,那才是他真正拿工资、报课题、享受国家津贴的工作单位——京都大学国家经济发展研究中心主任!”
  方晟惊得嘴都合不拢:“敢情二叔把我朋友的底细都摸得一清二楚!”
  “前年快过春节时燕慎、陈皎和牛博士到银山等转了一圈,身为常务副省长岂有不掌握内情之理?这帮人个个手眼通天,万一什么把柄落给他们咋办?”
  “好吧,二叔威不可当,”方晟道,“不过我跟牛博士只有两面之缘,说的话加起来不到20句,称之为朋友实在勉强,更不用说走后门、操作提拔的问题。”
  “你又忘了自己是银山市委常委,组织部长身份!”于道明批评道,“我让你走后门了吗?身为组织部长,能私下请别人操作提拔吗?这些做法都是违反党纪国法,极其错误的行为!我的意思是,你找牛博士谈谈何焱同志的工作能力和表现,也谈谈他追求进步、要为学院做出更大贡献的想法,请牛博士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向京都大学领导层建议将何焱列为考察对象。”
  方晟叹服道:“同样的话,从二叔嘴里说出来档次就不一样,佩服啊佩服!不过还得回到刚才的问题,我跟牛博士根本不熟啊。”
  “人家当然不买你的账,但燕慎出面就不同了,”于道明悠悠道,“燕常委分管教育,哪个敢不买账主管常委的账?”

  方晟恍然:“二叔这算盘打的……实在高明,高明!”
  “唉,现在是你们年轻人的天下了,想想于家在京都几十年居然没能耐在大学里提拔个处级干部,二叔想想心里觉得悲凉呢。”虽这么说,于道明一点悲凉的意思都没有。
  “二叔……”
  方晟除了苦笑,竟然无言以对,心中愈发承认于道明权术功夫出神入化。此次人事调整,省正府系统重要领导岗位于道明提名了九位,其中跟方晟有关的只有徐璃、范晓灵和程庚明,只占三分之一。而今于道明却要利用这三分之一,挟持方晟硬着脸皮找燕慎疏通关系,曲线换取何世风让步。
  回头想想,于道明主动将省经济信息中心主任名额让给方晟,已经预见何世风会反对,逼方晟出手相助。
  生姜还是老的辣,单这份算计就足见于道明混官场的功夫。
  方晟在办公室里来回转了十多圈,反复斟酌措辞。燕慎跟平时接触的官场中人迥然不同,内心深处实质非常厌恶权力斗争和利益交换,主张清明无力的政治。倘若说出实情,非但得不到燕慎的认同,反而会坏事。

  正想得入神,手机响了,里面传来朱正阳的笑声:
  “向方部长回报一下,安如玉的事儿搞定了,五分钟前刚开完常委会,通过她提拔为残联主席,正处级,怎么感谢?”
  这点小事对两人来说都不算什么,朱正阳调侃的成份居多。
  方晟笑道:“好啊,过几天我去趟梧湘,由她做东陪朱常委喝一顿,怎么喝都可以,哪怕花酒。”
  “得了吧,你舍得我都不好意思,朋友妻不可欺呀。要不,请樊红雨再战一场,挽回上次的恶劣影响?”
  “别别别!”方晟知道一旦去了梧湘,不仅酒桌的恶战,还有樊红雨雷打不动的两至三回合,酒色齐下铁打的汉子也吃不消,此外频频公开与樊红雨接触并无好处,会引起各方猜忌,遂道,“她的酒量我已经彻底服软,以后不敢再喝,建议你也别触霉头,大家从此客客气气相安无事。”
  朱正阳也知道凭樊红雨上回显露出来的实力,再度交手恐怕凶多吉少,但他这个电话有更重要的话要说,道:“你是带头大哥,你不敢战我们都让着她……对了,小道消息说庚明的事遇到点麻烦?”
  官场没有不透风的墙,也没有绝对的秘密。省委常委会讨论人事调整搁浅的消息,刚散会没一个小时已传遍双江官场,程庚明自然也听说了。
  程庚明急得愁白了头,却不便打电话给方晟。方晟提供了升迁机会,于道明也透过省委组织部走完考察程序,该做的都做了,但人家不能保证肯定成功。提拔这种事儿,在红头文件正式下达前都存在变数,可谓谋事在人,成事在天。
  程庚明打给朱正阳絮絮叨叨说了半天,朱正阳安慰说我帮你打听打听,但这事儿吧确实得一颗红心两种准备,最终很可能成为省长和常务副省长权力斗争的牺牲品。
  话虽这么说,我还是要听听方哥的想法。程庚明沮丧地说。
  朱正阳笑道你着什么急,跟你一批的还有徐璃和范晓灵,这会儿方哥比你着急!
  这么说纯粹宽程庚明的心,朱正阳知道徐璃能有今日其实跟方晟没半毛钱关系,她一方面是冯卫军儿媳,另一方面自身条件过硬,京都大学毕业,中组部后备干部;范晓灵与方晟的关系也非外界想象,从三滩镇一步步走到今天,她靠的更是自己的努力和女干部当中很少有人具备的泼辣果断。
  日期:2018-08-08 18:5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