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独的气味》
第109节

作者: 树妖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饶尊见过她惶惶不安的样子,也像是今晚一样,他的心揪着疼,忍不住将她拉进怀里,“手帕交给我,我给你查这件事。”
  男人温柔的语息并没能安抚她无处安放的心,反而让她情绪更加波动,将饶尊拼命推搡,“为什么?为什么当初你要那么逼我?我已经躲了三年了,你为什么还要出现?饶尊,你是鬼吗?所以才阴魂不散的?当初死的人为什么不是你?”
  饶尊任由她像个疯子,也任由他身上的衬衫被她拉扯得凌乱,只是,在听见最后一句话时他的脸色变了,寒凉又不悦,一把掐住她的下巴,“你就这么恨我是吧?那当时你知道我有多恨你和左时?我对你怎么样你不清楚吗?可自从左时出现后你就变了!夏夏,你是属于我的,凭什么左时把你抢走?”蒋
  璃眼角的泪悬在眼眶,死死不肯落下,她盯着他,一字一句,“饶尊,我从来就没属于你过!”
  饶尊掐着她下巴的手一僵,许久放开她,整个身子靠着车座,狠狠砸了一下方向盘,“是!是我他妈的自作多情!”然后转头看着她,目光阴霾,“我一直都很想知道,左时到底有什么好?凭什么你选他不选我?”有
  些人,注定就会成为另一些人的阳光,他们的好会像冬日暖阳穿透寒凉给予人温暖,那光亮不激烈不刺眼,暖得温柔,左时就是冬日暖阳,所以,饶尊永远都不会知道左时在她每天游走虚妄的日子里扮演了怎样重要的角色。
  而饶尊,他是烈日,身上的野会将人灼烧,直到灰烬。

  她坐在副驾上,用苟延残喘的力气回答了他的问题,“他懂我。”
  只有三个字。
  可这三个字比“我爱他”更具威力,饶尊的脸色冰得很,咬牙切齿,“好一句他懂你啊。”
  蒋璃抬手去开车门。
  手腕被饶尊控住。再

  开口时他已经管好了自己的情绪,“这件事交给我去查吧,你什么都不要管了,也许……”他咽下后半句话,没有也许,更不会有人是在恶作剧,这一点她很清楚,否则就不会这么失去理智。
  蒋璃虽脸色很差,但一通嘶喊和发泄已经驱散了心中的恐惧,她抽回手说,“如果对方是针对我的话,我想躲也躲不开。饶尊,这件事我不需要你插手!”车
  门关上后,车厢里只留着她的气息。
  隔着车窗看着她渐渐沉入夜色的身影,饶尊有几次想要下车去追的冲动,可是,即使追到又怎样?他看着自己的手,人人都说他尊少没有得不到的东西,只要他想,就会有人乖乖地将他想要的东西亲手奉上。他
  的手,得到了太多的权和势,却无法用这只手来将她控制得心甘情愿。三
  年前……
  他也痛恨三年前!
  饶尊转头看着茫茫的夜色,她的身影已不再了。可
  脑子里回荡着的是她曾经哀求的声音,她哭喊着哀求他:求你……饶尊,我求你别逼我……
  饶尊倏地闭眼,额上青筋凸起。
  是啊,只有左时才懂她。可
  是,如果当时换成是左时呢?他相信左时会做出跟他一样的决定。因

  为,她是他们深爱的女人。
  黄沙漫天,一柱龙卷由远及近很快拔起扎在戈壁滩上的军用帐篷,远远近近被几年前的风蚀成各个形状的雅丹如巨兽,沉默地看着眼前的一切,静候所有生命都埋葬在这片一望无际的戈壁里。
  紧跟着是刺眼的阳光,然后光亮转得柔和。是夹着花香的午后,玻璃房里男子正在工作。光
  线落在他白得发亮的白大褂上,他的眉眼柔和又认真,哪怕就是远远看着也美若画卷。
  他抬头朝这边看过来。
  嘴角含笑。那
  笑,就如冬日暖阳,如枝头春情,静谧柔和。
  转眼又是幽明的湖底。
  一束光如锥直穿水面,却又被黑暗给逼了回去,只散了极弱的光亮浮游在深渊之中。

  飘忽不定的尸堆。
  苍凉绝望的脸庞。
  远远的,被尸菌水母包裹着的那具尸体在水母散发的流光中陡然睁了眼。血
  汩汩而流。从
  那空洞的眼眶和嘴巴里。
  那具尸体像是痛苦,朝前伸着被水母包裹着的胳膊,似乎要抓什么,终究还是徒劳。
  尸体的嘴巴在蠕动……
  那口型依然是:救我!蒋
  璃猛地睁眼。
  眼前似乎还是如黑沙流动的湖水,冰冷蜿蜒。耳
  边有人在唤她,“夏总监?”

  蒋璃恍惚不知所闻,脑子里还是那具浮游在寒水之中的尸体,寒气像是从四面八方而来无孔不入,顺着毛孔流进心脏,整颗心渐渐寒凉冰封。
  她的胳膊被人轻轻推了一下,“你还好吧?”
  蒋璃这才回到现实,寒凉如潮水般驱散,可额头濡湿,抬手一抹,是冷汗。她
  竟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了。景
  泞隔着张办公桌看着她,眼中关切。
  “没事,做了个梦而已。”蒋璃觉得自己像是活过来了似的,深吸几口气,这才压下梦里的惶惶不安。景
  泞也不便问她做了什么梦,直接说了蒋璃交代给她的事,“沧陵天际那边查了监控,江山图前也有不少人逗留过,如果说每个人都要仔细盘查的话,沧陵天际那边需要有上级的授权。”“

  需要陆东深的签字?”蒋璃问。景
  泞想了想,“原则上是这样,但陆总目前不在国内,你也可以找杨副总的批示,只是……”
  蒋璃见她迟疑,问,“只是什么?”
  景泞笑了笑,“也没什么,我觉得要不然等陆总回国呢?这也就是眼前的事了。”蒋
  璃思量片刻,说,“没关系,我直接找杨副总。”
  虽说陆东深这阵子对她的态度和蔼可亲,可不意味着会同意她再插手沧陵的事,说不准真等他回来,她再想查就更困难。蒋小天虽说是一句无心的话,可偏偏就传出了那样的话,她很清楚江山图里藏了些什么,最怕的是,有人捷足先登。再
  加上将那块黑色帕子寄给她的人。
  她能做的就是先打后奏了。见
  景泞狐疑,她又补上了句,“我一会就给陆东深打电话,让他授权杨副总应该没问题。”

  景泞点点头,也没多说什么。等
  到了门口,她停了脚步,蒋璃见状问,“还有事?”
  景泞欲言又止。
  蒋璃觉得奇怪,虽说跟景泞认识的时间不长,可经过这些天的相处她也能看得出景泞做事的干净利落,突然这般支吾倒是罕见。景泞一手搭在门把手上,想了少许终究还是问出口,“之前……你在沧陵的时候,有见过很邪性的事吗?”她
  日期:2018-11-15 18:4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