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独的气味》
第108节

作者: 树妖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然后,她就没那么多想法了。他来电话她就接,他问什么她就回答,无事献殷勤这种事天底下任何男人都能做得出来,但陆东深这种男人绝对做不出来,所以在还没揣摩透他的目的前,她就静观其变了。
  蒋璃没起身,顺手抓了手机按在耳朵上,半死不活,“喂……”
  那头似乎被她逗笑,“怎么了?”“
  没什么。”蒋璃撑起身子,又半死在椅背上,“我发的计划书你看了吗?”
  “嗯。”蒋

  璃瞅了一眼时间,“看完了?”
  璃一下子坐直,“不带这么欺负人的吧?我辛辛苦苦做了好几天,你几分钟就看完了?我周末都用在国图里了,还冻得要命。”“
  没感冒吧?”陆东深问。蒋
  璃噎了一下,“你的态度让我诚惶诚恐。”
  “怎么讲?”“
  你是想先给我个甜枣再批我?”蒋璃揉着太阳穴问。
  陆东深在那边问,“为什么要批你?”“
  一般来说,能让人一目十行的计划书往往存在问题。”蒋璃如实说。

  陆东深笑了,“对于工作我从不敷衍,你的计划书我逐字逐句看过,很不错。”
  蒋璃差点咬了舌头,逐字逐句看过?她的计划书要是打印成册的话会是厚厚的一摞,他是怎么在如此短的时间内一字一句看完的?但既然老板发话说不错,那她也就不计较那么多了。“
  打电话来是要问你,想要什么礼物。”陆东深说。蒋
  璃半天没反应过来,“礼物?”
  “意大利这边倒是有不少手工饰品店,我也是听秘书说的,你若喜欢,我找时间选来给你。”蒋
  璃半张着嘴,不是在说计划书的事吗?
  “我的计划书的确是没问题了对吧?”她不放心。“
  是。”“

  那经费申请上也没问题对吧?”
  “就在刚刚我已经发邮件到财务部,你随时可以签走经费。”陆东深说。蒋
  璃狐疑,“所以,你只是单纯得想送我礼物对吧?”
  陆东深忍俊不止,“我出门在外,送你一份礼物,就是这么简单。”“
  哦。”那她放心了,想了想说,“其实我对接收礼物这种事没太多经验。”陆
  东深轻笑,“好,我知道了。”
  等挂了电话,蒋璃想了半天也没想明白他为什么突然送礼物给她。就
  算送,也是送给陈瑜合适吧。左
  思右想,她一个电话打到财务部,整家公司最常加班的部门就是财务那里,所以蒋璃也不怕找不到财务总监。一听蒋璃是询问培训经费的事,财务总监笑道,“是,没错,我已经收到了陆总的邮件通知。”
  蒋璃挂断电话后,突然觉得自己有点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可这念头刚起她就马上摁下,陆东深在商场耍的手段算是君子行径吗?所以也别怪她对他处处提防,谁不知这陆东深跟人相处都是一步一个坑?她可不想掉进坑里摔个腿折胳膊断的。
  璃到家快九点,这个时间尚早。
  刚进家门就接到了蒋小天的电话,一声蒋爷喊的她恍若隔世。“以后叫我蒋璃吧,或者夏昼也行。”

  回到北京,她近乎与沧陵那边断了联系,只将新的电话号给了蒋小天。是她终究割舍不下沧陵的风月,所以才想从蒋小天嘴里知道沧陵以后的岁月是什么颜色。
  芙蓉离开凰天后就再也没有消息,其他的姑娘们也是走得走散得散,欣慰的是没人为难蒋小天,他将她那两家店经营得挺不错。蒋
  小天说,“你一天是蒋爷,一辈子就都是我的蒋爷。”
  蒋璃压下心头苦涩,“小崽子嘴巴愈发甜了。”
  “前两天听说有个女的在沧陵天际酒店的江山图前站了好久,我还以为是蒋爷你回来了呢……”说到这,蒋小天竟哽咽了,“爷,你说以前的日子咱们是真的再也回不去了吗?有时候我就觉得像是在做梦一样,如果梦醒了发现其实一切都还没有变该多好……”蒋
  璃心里自然也是堵得慌,如果能回到从前……她也觉得挺好,可这世上就是有种叫做时间的东西,来时刻提醒你所谓的如果不过就是一场奢念。“
  有人对江山图感兴趣?”她还是摘出了理智。蒋
  小天说,“应该就是懂画的住客吧。”蒋
  璃微微蹙眉,左右不过蒋小天的一句闲话,可她怎么就觉得哪里不对劲呢?
  刚落电话,门铃响了。
  蒋璃看了一眼门镜,是保安处的一名保安,脸熟,在这小区里做了很多年了。
  开了门,小保安挺热情的,将手里的盒子递给她,“您好几天没回来,这东西一直搁在物业呢,瞧您回来了,所以赶紧给您送来。”
  是个黑色的盒子,巴掌大小,没放进快递袋子里,外面就是缠了一圈透明胶带。“不是快递公司送的?”小
  保安摇头,“好像是有人放在物业门口的,下面压了张纸,写着您家地址。”等
  保安走后,蒋璃晃了晃盒子,很轻,没动静。
  她拆了透明胶带,慢慢打开盒子。里
  面的物件倏地刺痛了蒋璃的眼,心口忽悠一下,紧跟着窒息。
  她一把抓起盒子里的东西,好半天才喘过气来。
  许久才反应过来,拿起手机拨了过去。那
  头响了几声接通。声

  音嘈杂,像是应酬场合。
  蒋璃拨通后喉咙就堵住了,半天都没出声。那头喂了两声,见没人说话只闻呼吸就沉默了,少许,那头就安静了,应该是对方离开了原来的位置。
  “夏夏?”蒋
  璃呼吸急促。
  那头似喜,“你终于肯打我电话了。”
  “饶尊。”蒋璃微颤唇齿,“你太过分了!”
  “首先,这不是我送出去的东西。”饶尊将盒子里的东西拿在手里,“其次,你想想看最近有没有接触到以前的人和事。”在
  接到蒋璃的电话后,他就扔下应酬二话没说赶来了。赶

  到时,蒋璃就站在楼下的夜色里,远远的身影娇小,若不是有路灯,她会湮没在漫长的黑夜里。可她的脸色苍白,匿在黑发里像是清浅月色。她没让他上楼,而是上了他的车,饶尊将车子择了一处好说话的地界后这才发现她一直在抖。
  他想要去握她的手,可她把他的手甩开了。
  蒋璃压在心头的恐惧终究成了歇斯底里,她扭头盯着他,一改往日对他的战战兢兢,“不是你还有谁?论跟以前有关的人,也只有你才知道我的住所!”
  “你冷静点!”饶尊箍住她的肩膀,“我有这么做的必要吗?图什么?只是为了吓你?”

  蒋璃的身子颤得厉害,如此距离,饶尊都能听见她上下牙齿相撞的声响。轻叹一声,“你能确定盒子里的就是左时的东西吗?”
  盒子里的是一方纯黑色的手帕,手帕的右下角绣了一张很小的戏曲脸谱。
  就是这么一块帕子,引得蒋璃情绪大变。
  她将帕子攥在手里,点头。是左时的东西,但凡是他的东西她都不会记错。饶
  尊质疑,“左时没有用手帕的习惯,而且,就算他用过手帕,怎么就能证明这条就是他的?”蒋
  璃几番才压下颤抖,“这块手帕是左时出事前我送他的,那是有一次我们去梅府吃饭买下的,这种脸谱手帕其他地方没有,而那次是梅府在做纪念梅兰芳活动才出的刺绣手帕,买下手帕的就只有我和左时一桌。”饶

  尊了然。蒋
  璃猛地一颤,突然一把抓住饶尊的手腕,“是不是左时回来了?当时……当时发生的所有事其实都是假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