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1302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为了证明自己已经走投无路,他给了自己一枪;为了解除贾雨娇所中的毒药,他不惜冒险喝酒;最后为了让司徒金川以为完全掌控了局面,他更是故意露出破绽,“交出”天使之吻和亲手捅了自己三刀。
  可以说,除了石三的牺牲之外,他从头到尾都在玩苦肉计,而且还是不知道要到哪一步才能成功的苦肉计。
  凶险程度确实不如营救张君怡,但难度却是它的数倍。
  好在邪终究无法压正,在他最后破釜沉舟般的耍狠之下,司徒金川终于答应了放贾雨娇离开。
  这是一场只属于胆魄与智慧的较量,考验的是临场急智,虽然这是萧晋的强项,但还是那句话,说起来简单,做起来却没那么容易,地上那一滩血迹就是明证。

  “娇姐姐,我真的很想和你就这么抱到天荒地老,但是为了实现这个目标,你能不能让我先把身上的四个窟窿眼儿堵上再压我?”
  让贾雨娇在身上好好哭了一会儿,他才笑着这样说道。
  贾雨娇爬起来,看见他几乎完全被血浸透的半边身子,刚刚止住的眼泪就又要有往外淌的趋势。
  萧晋坐起身,一把扯掉自己的衣袖和左裤腿,说:“眼泪留着待会儿哭石三,现在赶紧去给我找个急救包来。”

  贾雨娇慌忙去了,他低头查看自己的伤势,确定只是皮外伤之后,才真正的松了口气。
  “萧晋!”这时,司徒金川喘息着开口道,“现在距……距离你中毒已经过去了半个多小时,在重伤的情况下,你还有……还有解毒的时间和能力吗?”
  萧晋转头笑着看他:“所以呢?你是不是要说,只要我放了你,你就会把解毒剂给我?”
  谭小钺丢出来的那把肋差直接穿透了司徒金川的右肺,因为刀还没有拔出来,身体肌肉的紧实度并没有让他失血太多,所以他暂时还没什么大碍,但若是拖延的久了,一旦空气和血液进入肺叶,就会导致很严重的气胸,而他也将在极度的痛苦中慢慢窒息而死。

  更何况,他的左手腕还在汩汩的流血,此时此刻,时间于他而言,是名符其实的比金子还宝贵。
  强忍住要咳嗽的冲动,他咬着牙说:“除非你想和我同归于尽。”
  萧晋哈哈干笑两声,轻蔑道:“司徒金川,你今天之所以能把我逼到这种地步,只是因为你打了我一个措手不及,并不代表你就是一个值得被我放在眼里的对手,明白吗?
  一个充其量也就比劳新畴强了那么一星半点的傻B而已,也配让我一命换一命?”
  司徒金川呆住,继而慢慢的瞪大眼:“你能解毒?这不可能!那毒液是我花……花高价从黑市上特意买来的,世界上现有的任何一种解毒血清对它都……没有效果,即便你医术通天,也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制作出解毒剂来!”
  “我为什么非得作出解毒剂?”萧晋扶着座椅站起身,笑着反问,“老子好好的身体,吃饱了撑的非得弄药喝?”
  司徒金川傻了眼,目光瞅瞅那个鸳鸯鸩壶,再看看地上的酒杯碎片,这才恍然大悟:“你……你当时喝的是好酒,根本没有中毒!”
  “不然你以为老子为什么要摔碎酒杯?跟你玩儿豪迈吗?”

  司徒金川呆若木鸡,双眼也仿佛断了电的钨丝灯泡一般,光芒慢慢熄灭。
  他以为就算现在是萧晋掌控局面,自己也没有输,起码萧晋受到了重创,而他还有解毒剂作为筹码,双方算是平局。
  但是,现实却告诉他,那只是他的臆想罢了。他从一开始就输了,在自己掌握着人质、占据绝对优势的时候就跳进了萧晋的坑中。
  很明显,在发现了鸳鸯鸩壶的秘密之后,萧晋是故意为贾雨娇讲解的,为的就是把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转移到贾雨娇的反应上,好神不知鬼不觉的将滚珠转动到没有毒的那一面。
  接着,他又倒出一杯闻一闻,夸赞毒药无色无味,让人本能的认为那就是一杯毒酒,然后再一步一步的把话题牵扯到他对自己生命的态度上,从而营造出被迫喝下那杯没有毒的“毒酒”的局面,趁机提出为贾雨娇解毒的条件来。
  一切都自然而然,却又步步充满心机,如此智慧,如此布局,堪称妙到毫巅,萧晋没有说大话,和他相比,自己确实还不够格,输的不冤啊!

  绣楼里就准备有急救包,所以贾雨娇很快就从楼上跑了下来。
  萧晋接过去打开,先用酒精擦洗了一遍伤口,然后找出缝合针刚要穿线,余光瞥见她望着石三的尸体默默流泪,心中就叹息一声,说:“娇姐姐,这个房间不舒服,你扶我换个地方吧!记得上次见刘甜的那个北欧风装修就不错。”
  贾雨娇赶紧抹抹脸,小心的扶他起来。
  “小钺,”他的视线又落在司徒金川的脸上,冷冷道,“这位害死善芳姐全家的罪魁祸首就交给你了,别让他死的太轻松,有问题么?”

  谭小钺整个人瞬间就冷成了一块千年寒冰,目光锥子一般盯着司徒金川,从齿缝里挤出两个字:“没有!”
  点点头,萧晋便让贾雨娇搀着一瘸一拐的向门外走去。
  临跨出门槛前,他回头瞟了一眼,正好看到谭小钺手里攥着一柄白瓷的汤匙,狠狠的捅进司徒金川被打烂的左手腕伤口中。
  凄厉的惨叫响彻整个楚女会的夜空,贾雨娇身体微微颤抖了一下,扶着萧晋的手臂也更用力了些,但她向前走的步伐却十分坚定,始终都没有回头看上哪怕一眼。
  司徒金川完蛋了,整件事虽说不上圆满,但也算正式画上了一个句号,只要今晚再搞定国安的指挥使,明天天亮之后,一切都将恢复平……静?
  躺在柔软的贵妃椅上,萧晋看着低头默默为自己缠绕绷带的贾雨娇,不由为内心的想法加上了一个问号。
  一个小时之内,她经历了青春的背叛和挚友的死亡,如果不是自己当时的那声大吼,恐怕这会儿她早就崩溃发疯了。

  生命缺失了那么大一块,她还能恢复么?
  心中默叹口气,萧晋握住了她的手。“娇姐姐……”
  “不用担心我,”贾雨娇打断他,露出一个凄然的微笑,“小猴子,谢谢你对我无条件的理解和包容,如果可以的话,我真想现在立刻就把自己的一切都给你,可是……
  对不起!石三最后看我的眼神、对我说的话,就像是一根刺一样扎在我的心上,我做不到视而不见,对不起……小猴子,求求你再原谅我一次,好吗?”
  她双膝跪地,将萧晋的手贴在脸上,泪如泉涌,仿佛神像面前请求宽恕的信徒。
  “你看,又说傻话了不是?你的心足够柔软,我高兴还来不及,怎么可能会怪你?”

  将她拉到怀里抱住,萧晋犹豫了下,说:“其实,谈到原谅,更应该说对不起的人是我才对,因为我和你一样,也是在见到司徒金川的那晚开始才真正爱上你的,或者说,看着你为他伤心的时候,我才发现自己早已爱上了你。
  在那之前,我的心里其实一直都以为只把你当做了一场梦的延续而已。”
  日期:2018-07-07 18:4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