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独的气味》
第107节

作者: 树妖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宅院西翼就遗世独立了不少。是
  一处戏楼。
  坐南朝北。上
  下场门上仍旧挂有锦缎绣花门帘,屋脊、壁柱、梁枋等雕工了得,明眼人一看就是出自老匠人手艺,青绿彩虽已晦涩,但梁上透雕清晰可见,贴金洒银足见府邸主人对戏曲的喜爱。室
  内戏台大多以实用为主,但这里气派辉煌,架势直逼紫禁城内的皇家戏楼。台
  下设的位置不多,原本也只是供府邸主人赏戏之用。戏
  台上亮着灯,没人唱戏,光线落在空旷的台子上,乍一瞅有些瘆人。台
  下幽暗。
  主椅上坐了一男子,身影颀长,一手搭在椅子的扶手上,指骨修长,食指有一下没一下地轻敲。景

  泞的高跟鞋声很轻,但还是声声回荡。
  男子没回头,轻敲扶手的动作停止了。
  “这处宅子是不错,怪不得陆东深势在必得。”他嗓音浅而淡,很悠闲。
  景泞在他旁边的椅子坐下,将收好的伞立在椅子一侧,伞面的雨滴滑落,很快在地上洇开一小片水摊来。“

  我们不能再见面了,这是最后一次。”景泞的声音有点冷。男
  子笑看着她,“消息你该给已经给了,有第一次就有第二次,现在想着收手?”“
  他已经开始怀疑我了!”景泞的情绪有些波动。
  男子嗤笑,“他相信过谁?”景
  泞紧紧抿着唇。
  “这处亲王府荒了太久,阴凉得很,但胜在寸土寸金的地段上,陆东深这人瞄准目标的能力还是很让人敬佩的。”男子说着又啧啧了两声,“只是可惜了这戏台,估计着是保不住了。”景

  泞停直了脊梁,“你到底想说什么?”
  “很简单,我要陆东深的底价。”景
  泞身子一颤,“什么?”她看向他,“你要这片地做什么?”男
  子看着戏台,笑,“我要的不是地。”
  景泞全身绷紧,死盯着他的侧脸。稍许,她倏地起身,“我看你是疯了!”话毕要走。手
  腕被男子一把控住,紧跟着一个用力,景泞就被他拉坐在怀里。她惊喘挣扎,推搡间却被他搂得更紧,她急了,喝道,“放开我!”“
  床都上过了,还有什么可害羞的?”男子低笑。
  景泞陡地僵住。
  见她不挣扎了,男子抬手轻抚她的脸,指尖摩挲着她的眉眼,再开口时嗓音低沉温柔了许多,“有没有想我?”景
  泞呼吸急促,敛着眉眼,许久后说,“我知道,你并不爱我。”
  下巴被男人捏起来,“你爱我吗?”
  景泞对上他似含笑的眼,硬生生把那个“爱”字压下去,“不爱。”男
  子微微抿了唇,下巴的弧度僵了些许,但很快浅笑,“所以,只保持床第之欢也不错。”“
  我说过,我不会再单独见你!”男
  人扼制住她的逃脱,微微眯眼横生魅力,却足具威胁,“你以为你不见我就能洗白了?你出卖过陆东深这是不争的事实,别管是一次还是几次。景泞我告诉你,陆东深的底价我是势在必得,而底价的价码我希望是从你嘴里说出来。”说到这,他修长的手指轻抵她的唇,“毕竟,我们也做过露水夫妻,我到现在还怀念你的滋味。”
  等男人走后,景泞跌坐在主椅上,愣神了许久。

  脸如纸白。
  脑海中浮荡着幕幕画面。男
  人的喘息和女人的呻吟交织在一起,跌宕着让人窒息的情浪。她
  痴迷了一个本不该痴迷的男人。明
  知道他是危险的兽,明知道他不会真心待她,她还是一头栽了进去。无论想要如何逃脱和挣扎,只要他稍稍勾勾手指,她就忍不住想要靠近。是
  一场如罂粟般要了命的风情,却吞得她丧心病狂。
  景泞紧紧攥着伞,恨不得用尖细的伞尖戳进心窝。痛
  ,也好过这般不清不楚道德沦丧的拉扯。
  她感到窒息,想要急于逃脱,起身往戏楼门口走时,余光却不经意扫到一抹白影。倏地一个激灵,回头,戏台上却空无一人。景

  泞摒了呼吸,总觉得背后有双眼睛在盯着她。汗
  毛就竖起来了。
  刚到门口,却听见空气中一声叹息。幽
  幽的,是个女人。紧
  跟着,轻轻忽忽地像是有人在唱戏,若有若无的,充斥着整间戏楼,可又像是从戏台后面传出来似的。景
  泞咽了一下口水,下意识提醒着她的是赶紧离开,可双脚不受控地朝着戏台方向过去。戏
  文具体唱了什么景泞听不懂,只觉得凄切得很。
  就在她踏上戏台的一瞬,全场的光源倏地灭了。景
  泞全身一抖!唱

  戏的声音还没停止,像是只手在召唤她一样。
  她在戏台上站了好一会儿,等适应了黑暗的光线后,壮着胆子一步步朝着后台过去。
  后台是以前供戏子们休息换妆的地方,现如今早已荒凉,甚至还有点潮霉味。歌
  声幽幽,透过半开的房门钻了出来。
  景泞的手指刚碰到门扶手,歌声戛然而止。这

  一刻,她胆怯了。
  双脚顺应大脑的命令想要离开,可刚转身,不知从哪吹来的阴风,竟将她身后半敞的房门给吹开了,吱嘎一声,于这寂静的夜里空间刺耳得很。景
  泞脊梁骨僵直,没回头,却也能从余光里瞥见那抹白色的影子,离她似近似远。她
  缓缓回过头,都能听见脖骨在咯咯直响。

  月光扫在她身后的房间里。
  景泞倏然瞪大双眼,想喊,喉咙早已堵住。
  转眼周一。
  时间在北京这座繁忙的城变得矜贵,寸时寸金。蒋璃许久没这么过过日子了,想她在沧陵时逍遥自在,捡上个明媚午后的天总能打盹到夕阳西落炊烟袅袅,在沧陵,时间失去了概念。沧陵人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却不觉得枯燥,而在北京,重复着过日子就是在浪费生命,哪怕是一分一秒用在重复上。蒋
  璃没过周末。抱
  着厚厚的资料跑到国家图书馆待了两天。再
  上班时,陆门在华的公司情况她基本上都了解得差不多,也对季菲在国外的业务清楚了些,但毕竟是隔着山水,分摊的业务也不同,所以她就目前来说没跟季菲有任何工作上的交集。
  气味团队最后由10人组成,除了陈瑜外,其他9名都是出自全球各地、各个知名品牌的调香师、气味分析师,统一由蒋璃培训、管理和调配。蒋
  璃按照个人习惯制定了培训计划,做完计划后窗外就燃起了霓虹。
  她抻了个腰,随手将计划书发送给培训部和品宣组,抄送给了杨远,最后想了想,在抄送的名单里又加上了陆东深,并按照职位高低将陆东深的名字调到了最前头。做

  完这些,前期的筹备工作就算是告一段落,蒋璃突然觉得浑身像脱了骨似的,一点力气都使不出来。
  还没等软瘫五分钟手机就响了。是
  陆东深。
  他虽人在国外,但这阵子电话来得倒是频,几乎是每天一个电话。
  刚开始蒋璃以为他要交代些什么公事,可他在电话里无非就是问些在做什么、有没有按时吃饭这类听着怎么都不像是上司对下属的话,然后,她就在想这人到底有什么意图,跟她嘘寒问暖难道是在时刻窥视她有没有睚眦必报的心思?再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