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是黑暗中的幽灵——暗夜卫士》
第523节

作者: 男人不哭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你,过来!”首领指向罗雅洁,大声说。
  罗雅洁哆嗦了一下,手里的56改冲锋枪险些就掉到了地上。她有些笨拙的放下冲锋枪,走了过去,用普图什语带着几分惧意问:“老爷,有什么吩咐?”
  民兵首领指着她问:“你叫什么名字?”
  罗雅洁迅速报上一个普图什名字。

  情报员说:“艾米尔是我们村子里少有的能算数的人,每次下山我们都要带上她,不然很容易被那些奸商骗。”
  民兵首领哼了一声:“一个女人,出来抛头露面终究不是什么好事……”
  情报员陪着笑脸说:“是是是,我们以后不会再让她抛头露面了。”
  首领动手想撩起罗雅洁的面纱看看她的容貌,萧剑扬一个箭步上前挡住,也是普图什语,声音低沉,冷硬如钢铁:“她已经结婚了,按照教义,除了她的丈夫之外不允许任何男子看见她的容貌!”
  首领打算来硬的,但是看到另外几个青年都神色不善,不禁有些迟疑。普图什族是一个异常剽悍的民族,性如烈火,一旦爆发便一发不可收拾,两户人家之间为一堆石块堆到邻居家的水沟旁这点小事都能拔枪相向,兄弟之间能为一点口角之争反目成仇。但这又是一个极端排外的民族,一旦有外来势力侵犯了他们的地盘,那一片地区的所有普图什人马上就会图结起来跟他们死拼到底……阿富汗战争的时候,苏军围攻阿富汗哪个村庄,该村庄的游击队员根本就用不着派人出去求援,因为枪声一响周边村庄的青年就会源源不断地赶来,向苏军发动进攻,直到苏军退出他们的地盘为止。并不是说普图什人有这么强的爱国意识,这是他们的传统,不允许任何外来势力侵入他们的地盘,所以听到枪声便抄起枪过去,发现是外国人在打阿富汗人就打外国人,发现是外地人在打本地人就打外地人,完全没有道理可讲的。这个民族更崇尚血亲复仇,一旦自己家族有人被杀害,整个家族都会疯狂复仇,不让凶手付出同样的代价绝不罢休!这么一个强悍而排外的民族,哪怕是无法无天的塔吉克民兵,也有点儿发怵,看到这帮野蛮的山民一副要拼命的样子,他悻悻作罢。这时情报员又悄悄塞上一小卷美元,也就二三十美元的样子,首领马上露出了满意的表情。二三十美元只是一笔小钱,但是现在塔吉克斯坦穷啊,或者说整个前苏联加盟国家都穷,经济都崩溃了,卢布跌成了废纸,俄罗斯一个大学文学教授一个月的工资只够喝几杯咖啡,能有二三十美元的意外收入算是个小小的惊喜了。他不动声色将这一小卷钞票放入口袋,大手一挥,说:“过去吧,卖出了好价钱记得买点好烟和茶叶回来,我们不能白辛苦一趟。”

  情报员连声应是,让大家赶紧过去。他又好奇的问:“对了,昨天晚上是怎么回事?好像这附近发生了大爆炸?”
  首领一脸晦气:“上头说好像是一座古堡被外国的轰炸机给炸了,损失了很多文物,上头非常愤怒……嗨,跟你说这些干什么呢,赶紧走赶紧走!”
  情报员陪着笑脸,带着大家牵马快速通过这股民兵的防区,溜之大吉。
  一口气跑出了十多公里,已经脱离危险了,罗雅洁仍然不敢相信居然这么轻松就脱身了。她压低声音问情报员:“那些民兵……怎么这么好糊弄啊?二三十美元就把他们给收买了!”
  情报员说:“这个鬼地方一直在打仗,经济早就崩溃了,别说民兵,就连政府军都经常拿不到工资,完全靠抢,而老百姓比当兵的还要穷,他们想抢也抢不到什么,能有二三十美元进口袋就足以让他们眉开眼笑了。”
  罗雅洁的眉头拧到了一起:“那你长年在这种鬼地方工作,岂不是很危险?”
  情报员看得很淡:“干这一行,哪个不是把脑袋悬在裤腰带上的?刚开始的时候还有点怕,经历得多了,也就不在乎啦。”他看着萧剑扬,笑:“你们很厉害啊,就这么几个人,愣是在几百名恐怖份子中间进出自如,摧毁了他们重兵守卫的古堡然后全身而退!”

  萧剑扬说:“运气好而已……对了,撤退路线都安排好了吗?”
  情报员说:“都安排好了。你们将混迹在一股难民中间离开这一地区,接近边境之后再以倒爷的身份穿越边境返回新疆,这一路上都有特勤人员接应,方方面面的关系都协调过了,会很顺利的。”
  萧鸿飞插嘴:“这次给予恐怖份子这么大的打击,他们肯定会发了疯似的报复,你的处境太危险了,和我们一起撤回国吧,不怕一万,最怕万一!”
  这位情报员笑笑,说:“我可不能撤啊,我得留下来盯着他们,如果他们有什么新动作也好及时发现,免得他们卷土重来。”
  罗雅洁说:“你这样是很危险的!”
  情报员说:“外勤特工生来就是跟危险打交道的,早就习惯了。”
  这位情报员对自己的安危看得很淡,在他眼里,盯住恐怖份子的一举一动比自己的生命重要得多,他坚决不肯和铁牙犬小队一起撤回国,大家也拿他没办法。这名情报员将他们送到数十公里外一个镇子,便将他们交给一位华人杂货铺的老板,然后转身离去,继续履行自己的使命。
  打那以后,铁牙犬小队就再也没有见过他了。

  杂货铺老板拿出早就准备好的衣物,把铁牙犬小队给打扮成了一伙难民,又给了他们一辆除了喇叭不响哪里都响的破车,安排一名同样穿得破破烂烂的手下充当向导。在这名向导的指引下,这辆破车一路簸箕着往中塔边境开去。针对恐怖份子的空袭让塔吉克斯坦政府军高度紧张,防空部队枕戈待旦,在这种情况下直升机是不能冒险越境接应的,他们只能靠这辆破车了。
  这辆破车一路辗转开了一个多星期,终于接近了边境。铁牙犬小队再次在情报人员的帮助下更换身份,摇身一变变成了一帮倒爷,一人背着一个蛇皮袋,里面装着一堆乱七八糟的东西,跟在真正的倒爷后面鬼鬼祟祟的越过边境……
  跟西藏那边的边防军一样,新疆这边的边防军也不怎么管这些往境外倒腾点烟酒药品之类的东西的倒爷,倒腾这些小玩意儿的抓住了也罚不了什么钱,而走私贩卖丨毒丨品和军火的又不大容易逮住,所以对于这些长年在边境跑的倒爷而言,边境线真不是什么障碍,很顺利就过了。
  迈过国境线的那一刻,萧剑扬回头望向塔吉克斯坦,看着远方被炮弹爆炸的闪光映亮的天空,聆听着那阵阵闷雷般的爆炸,他沉默不语。
  伏兵说:“但愿战乱能够远离我们的国境。”
  萧剑扬说:“我们一定要将它挡在国门之外,这是我们的天职。”

  所有队员重重的点了一下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