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独的气味》
第106节

作者: 树妖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全球资本活起后,该品牌就被陆门收购,成为旗下众多尖端品牌之一。
  H品牌在国内也一样被有钱人追逐,所以,针对大中华区的订制产品也是重点工作。
  蒋璃新请的小助理茱莉为陈瑜开的门。进
  去后,蒋璃正躺在沙发上休息,一本资料盖着脸,那只纹着眼睛刺青的手从沙发上搭下来。整个集团都是西装革履仪表堂堂,就唯独她一身休闲,脚上踩着的还是双挺狂野的马丁靴,正交叉叠放在沙发扶手上,洒脱羁傲得很。
  茱莉小心翼翼地上前,生怕会不小心惊到蒋璃,就半蹲在蒋璃身边,十分小声说,“夏总监,陈小姐来了。”
  陈瑜在天际的职位相当于部门经理,但因为是调香师的身份,所以大家都习惯叫她陈小姐。蒋

  璃只是嗯了声,没多余反应。等
  茱莉出去后,陈瑜环顾了下四周,强压下心头阵阵楚涩,说了句,“亚洲区限量版香水气味分析报告我拿来了。”
  蒋璃懒洋洋,“放在桌上就行。”
  陈瑜将资料放好后,没马上出去,沉默了许久后,说,“我听过夏昼的一些事。”
  蒋璃没动静。她
  盯着蒋璃,“人倒是很有才华,被称为千年难见的天芳师,听说所有气味都逃不过她的鼻子。只可惜,风评不好。”

  见蒋璃还是没反应,她继续道,“男女关系混乱,还做过一个神秘富商的情妇,更有传言说,她手上沾了血,杀了她的男朋友。”
  蒋璃的声音从资料下传出来,“你想说什么?”陈
  瑜靠在办公桌旁,“我只想说,让你依着这样一个女人的身份活着,很可惜。”
  蒋璃这才有了反应,拿下资料,起身坐了起来。她没看陈瑜,顺过茶几上的湿手巾擦了擦手,拎了只苹果在手,用水果刀一点点削皮。
  “你弄错了一个概念。”她说。陈
  瑜盯着她。
  “我只是借了她的名,至于夏昼是个怎样的女人,对我来说并不重要。”陈
  瑜微微皱眉。

  很显然蒋璃不怎么会削果皮,一刀下去,苹果肉都被削去大半,她思量了少许决定放弃,抬眼看陈瑜,“就像你换了个名字一样,实际上,你还是你。”
  陈瑜的脸色不大好看,“不管你怎么想我,我只想提醒你,季菲可不是个简单的人。”蒋
  璃轻笑,没说什么。
  “一山不能藏二虎,你进了陆门就是在抢季菲的饭碗,她在陆门这么多年,该有的资源都有了,你拿什么跟她斗?”陈瑜说。“

  斗?”蒋璃好笑地一挑眉,“怕是她也没资格跟我斗吧。”
  陈瑜微微眯眼,“闻术协会的副会长,你说她没资格跟你斗?除非你就是夏昼本人。”
  蒋璃手里玩着刀子,“我现在就是夏昼。”
  陈瑜急了,“我说你这个人怎么油盐不进呢?你以为我跑过来跟你说这些是为了什么?嫉妒你?还是要害你?我虽然没进陆门,但也知道里面的水有多深!”
  “行了,我知道了,陈楠楠,隔了三年我发现你怎么磨磨唧唧的?”蒋璃将刀子插在苹果上,“我既然敢入陆门就做好了一切准备,是,你的提醒我心领了,但你来我这更是想看看陆东深重视我到什么程度吧?”
  陈瑜被她说中了心事,脸上一阵红一阵白的。
  “你喜欢他全公司的人都知道,有本事就把他拴在身边,让他心甘情愿地为你拼为你狂,像陆东深那种男人,他身边的女人多如过江之鲫,你还一一去盯着啊?累不累啊你。”
  陈瑜死死抿着嘴,再开口就不客气了,“我不用你假惺惺地教训。”然后敲了敲资料,“你到底看不看啊?看完了赶紧签字,下面的人还等着要呢!”蒋
  璃笑了,“我告诉你啊,我是你领导,新官上任三把火,你得先习惯我的做事风格。天际上下那么多的文件都等我看呢,有比你这份更紧要的文件呢,凭什么先看你的?或者你说点好听的,或者贿赂贿赂我,说不准我就给你开绿灯了。”“

  有你这么工作的吗?”陈瑜还头一次听见这种话,“东深把天际的事交给你是信任你,你就这么糊弄他?”蒋
  璃身子往沙发上一靠,双臂交叉胸前,“我怎么做事还需要跟你汇报?”“
  你——”陈瑜气节,狠狠一跺脚,冲着蒋璃嚷嚷了句,“爱看不看,贿赂你妹啊!”蒋
  璃忍不住笑出声,冲着她的背影喊,“哎哎哎,形象不要了?”

  等陈楠出去后,蒋璃起身抻了个懒腰,稍稍缓了腰酸背痛,拿了陈楠留下来的文件,刚翻开,手机就响了。是
  陆东深。看
  着手机屏显的这三字,蒋璃就觉得心脏有一瞬是加快跳动的。接
  起。

  那边嗓音低沉,“做什么呢?”
  蒋璃看了一眼时间,心底大致估算一下,他那头应该是晚上了,听声音有点倦,看样子是刚应酬完。
  “我在看你情人给我留的工作。”陆
  东深在那边似无奈地低笑,然后说,“听景泞说你这一周都是住在休息室的。”
  “没办法,你留的资料那么多。”
  “分配好工作和休息的时间很关键。”陆东深道。蒋
  璃嗯了声。
  陆东深又道,“听说,在个人宣传上你曾询问过我的意见?”
  蒋璃一时窘迫,“也不算是询问吧……”
  陆东深笑,“想知道我想法这件事,有什么丢脸的?”
  “我哪有想知道你的想法了?”蒋璃马上否认。

  那边笑出声,“好,当我自作多情。下周三我回国。”蒋
  璃心头闪过一丝雀跃,扫了一眼桌上的日期,周五,还有六天,但嘴巴不饶人,“回就回呗,告诉我干什么?还要听我跟你汇报工作?”
  “这倒是个不错的主意。”
  入夜,下了场雨,洗净了北京长街小巷整个冬天的萧瑟味。立春后的夜雨少了刺骨的凌厉,多了几许温柔。霓虹之下仍旧车水马龙,甩着一长串的尾灯蜿蜒着夜色如漫长星河。西
  皇城根南街的一处宅邸却是安静。府
  墙高高,灰白墙体靠近朱漆大门的位置深嵌了巴掌大的石碑,碑名斑驳只能依稀瞧见最后一个“府”字。干枯的常青藤藤蔓爬了墙顶,从紧闭的朱漆大门中看不到里面的结构,却也能从门前的石狮、挑高的门槛和门上的金珠能瞧出这府邸曾经的辉煌来。景
  泞收了伞站在门前。
  一滴雨坠着门前石檐滴到她头上,顺着头皮滑落。
  她哆嗦了一下,冷。
  推开沉重的朱漆大门,穿过幽长曲廊,重门叠户院落深深,入耳是假山叠嶂间水流飞溅的声响,还有雨水打落人工湖面的滴答,偶有涟漪,是围着枯莲的鱼儿吐泡。占地面积不小的四方庭院,若不是对这里熟悉的人必然会迷失方向。

  日期:2018-11-15 06:5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