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厂长的隐秘生活》
第192节

作者: 猪大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方长并没有得意,在他检查之前他就已经有百分之九十九点九九的把握是线路上的毛病,只是不知道具体位置而已。
  “这车不改的话不会出这种问题,改线路的技师粗心没把线路固定,在底盘装甲锋利的地方少说也磨了一两千公里,在这个当口出问题也算是运气好了。”
  本来冉露对方长的印象有所好转,听到他这话的一瞬间,嘴一撇,暗叫,自以为是的变态!
  用胶布把裸线部位缠好过后,再从兜里摸了一条扎带出来,将线路一固定,这车烧保险的毛病也就算解决了。
  方长把那双黑乎乎的手套取下来装进兜里,一转身的时候,差点又撞到冉露,幸好冉露这次反应快一连退了好几步,一想到刚才自己那儿贴在了方长的背上,就是一阵脸红,不过却不是羞臊,而是觉得犯恶心。

  冉露首先出了地沟,看着刚从里面猫腰出来的方长,问道:“这就算修好了?多少钱?”
  “不要钱!”方长满不在乎地拍了拍大裤衩子上的灰,没想到有些湿的裤衩沾了灰是越拍越脏,索性放弃了,抬头冲冉露露出两排大白牙笑道:“如果你一定要报答我的话,就叫声好哥哥!”
  “哈哈……”冉露一听这话,笑得连腰都直不起来了,上气不接下气地说道:“癞蛤蟆当中就属你胆子最肥,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那怂样,让我叫好哥哥……”
  话没说完,就看到方长扯开自己那大裤衩子朝里看了半天后说道:“我要是真当着你的面尿了,你估计得以身相许!”
  “呸,你个死变态!”冉露一脸血红,不想跟方长再废半句话,拉开车门就跳了上去,打着了火。
  方长站在高台上顺着这条公路往下看去,镇上果然快变成**大海了,十字路口边停的一辆拓拓车淹得只剩顶儿了。这雨下得也太大了。
  “你要走我不拦你,不过得事先提醒你,乔山镇已经被淹了,你车下去就得漂起来,车倒是小事,别把自己给淹死了!”
  “煞笔!”冉露低骂了一声后,就听到轮胎吱吱吱打滑的声音,咻地一下窜了出去,这种变态就算招进铂锐,也是个祸害,还是省省吧!
  我煞笔?方长笑了笑,暗道,一会儿别回来敲我的门!
  不到十分钟,敲门声响了起来,方长手上夹着烟,顺手把门给拉开,只见冉露落汤鸡似的杵在门口,这样一来,打湿的衣裳完全贴在了身上,嫩肉粉白,身材苗条,的确挺养眼的。
  “车被淹了……”冉露的脸很黑,虽然百般不愿意,但是在这个地方,她再也想不到有其她地方可以容身了。
  方长没多说话,把刚才那条她不愿接的毛巾扔到了她的身上,淡淡说道:“在家里等着,冰箱里有吃的。”

  “你去哪儿……”
  当冉露喊出这一声的时候,方长把刚才将兜里的小雨衣给拆了,将兜里的手机给套了起来。
  此时的冉露才知道这玩竟居然真的可以当雨衣用,难道他刚才把这个东西给我,是让我装手机的?冉露心中冷笑,你就是用强力去污粉也没用了,还想洗白。
  正当冉露胡思乱想的时候,方长已经下楼去了,冉露赶紧一扭头,推开了阳台门,顺着公路往下看去。

  只见方长踩着那起了层层浪的大水,顶着玻璃蛋子那么大的雨点子朝坡下狂奔。
  不一会儿方长的衣服就打湿了,抹了一把脸上的水,在雨水大到能见度,只有不到二十米的情况下,终于看到了那辆已经被淹了半截的牧马人。
  食堂门口这条路已经变成了路上河,想往山上走,各条山间瀑布般的溪流汇成一股粗壮的水柱冲击着食堂的后院与路上河相汇成一夹角完美地把食堂变成了孤岛。
  林佼被挡在门口,脸色的惊慌与无助不因为她害怕,而是她眼睁睁地看着方长跑了下来,不知道他要干怎样的傻事。

  “方长……方长……你不要吓我,赶快上去,水涨下来了,别去……”
  面对林佼关切的尖叫声,方长噗地把嘴里的水喷出去,瞪大了眼看着林佼喊道:“回去,如果水涨进家了给我打电话,听到没有!”
  话到最后几个字的时候,方长几乎是用吼的方式叫出来的。
  林佼听得心头一颤,弱弱地退到大门里,站在几个服务员和林丽的身前,眼眶泛红地看着方长。
  水势涨得很快,斜对门的少丨妇丨牛肉面已经被淹上了梯坎,镇上的主干道早就是一片**。
  方长不禁感叹,这里的风水简直太棒了,分分钟弄出一个背山面海的福地了,感动得都快哭了。
  多担误一分钟,水势就上涨一点,此时的雨早就不是雨点,而像是有人拿着盆子一盆接一盆的水往你身上泼。
  来不及多想,方长拉开面前那辆马上变船的牧马人的前门,挂了空档,松了手刹,这时明明是下坡,居然不遛车?方长笑不出来了,跳下车,拉开后门……
  这一幕让山上那从阳台上伸出头来的冉露能依稀看到点影子,却不知道方长到底想干什么。
  然而就在这一刻,方长肩抗门框,咬紧牙关,猛地一发力,将那刚好漂起来的车身带着再脚踏实地,更恐怖的是方长一步一顿,暴发出惊人的力量将这辆死沉死沉的牧马人给推离了洪水,每一步迈出的速度都在加快,活生生地将它给推上了坡……
  这特么就是个变态,死变态!冉露看到这一幕的时候,扭头就往楼下跑,从楼下顺走了一张塑料纸,踩着积水顺着石阶下到大路上,后跟带起一路水花狂奔到方长的面前,顺手一下将塑料纸披在方长的头,自己也靠着方长结实的身体,一同栖身在塑料纸下面。
  “你疯啦!”冉露生气地喊了一声,叫道:“你是不要命了吗……啊……都发大水了,你还管一辆破车,有毛病吧……啊!”

  冉露时不时被雨淋得哇哇大叫,方长跟她靠得挺近的,闻着女人香,再欣赏一下那诱人的身子,眨巴眨巴眼,心想,如果不是老子没把线缠好,你这车也不会熄火啊。既然来都来了,就让你这么走了,计划了这么多天的事情不就给耽误了吗?
  方长盯着那紧致浑圆的酥软,小是小点儿,不过够挺啊,嘿嘿一笑道:“再怎么也是辆几十万的车,就这么被水给泡了,也太浪费了。”
  推着车,走平路都够呛,这可是在上坡啊,冉露两眼都直了,水花溅了进来,又是啊地一声娇嗔。
  裤裆里一阵乱震,震得那刚有反应的老二发麻,方长脚下不信,伸手进包里,把那戴着雨衣的手机拿出来贴在耳边道:“嗯……怎么了……”
  “方长,下暴雨了,镇上涨水了,你在哪儿?”周芸焦急地冲方长喊道。

  “啊……啊……”方长大喘着道:“我知道啊……啊……先等会儿再说……啊!”
  “啊……”冉露又被淋得嗔叫了一声。
  周芸一听这男女的声音,面色一紧,冷冷道:“死混蛋,你在干什么?”
  “啊?我在推车啊……啊……好累啊……”
  推车?周芸的脸一下子臭了起来,听着这啊嗯哦的声音之间还伴随着女人的叫声,气得周芸一脸血红,咬着牙上火道:“你……你……臭不要脸,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推车,我……你……你给我等着!”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