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厂长的隐秘生活》
第191节

作者: 猪大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冉露见状已经信了一半,冷冷地问道:“那现在该怎么办啊?”
  “首先你得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方长认真地说道:“你总不希望我一直大白腿大白腿地叫你吧!”
  “你敢……”冉露凶凶地冲方长吼了一声,没好气地说道:“我叫冉露!”
  “冉露?好名字!”方长忍不住夸了一句,然后说道:“走吧,往上开三十米,左边有个路口绕到上面去,我就住那儿,把车停那儿我给你检查一下……我给你的车检查一下。”
  脸红扑扑的冉露听到方长突然改了口,这才白了他一眼,安心了一些。今天不知道是倒了什么霉,居然被困在这里了,还有这个臭不要脸的东西,看着真让人讨厌。
  冉露心中一边抱怨一边缓慢地开车往坡上走,果然在方长说的左手边有个小路口,转进去有一条水泥路可以直接开到这些老旧楼房的单元门口。
  这里有方长的专用修车场地,虽然简陋,但也是五脏具全。

  冉露把车开到地沟面前,就停了下来,然后再也不动了。
  “开上去啊,愣着干什么?”方长催促了一声,然后眉梢一挑,不怀好意地问道:“不会是不敢开上去吧!”
  冉露脸一黑,叫道:“我是女的,不敢开上地沟这不很正常吗,很好笑吗?”
  方长摇摇头道:“不好笑,你去单元口等着我,我来开。”
  薛露有些迟疑,不过也没想太多,开了车门蹦蹦跳跳地就冲到单元门口去躲雨了。

  方长从副驾挪了过去,关上门,轰了一脚油,四平八稳地把车停在了地沟上,然后来到单元门口道:“你在这儿等,还是跟我上去拿家伙事儿啊?”
  薛露也没多想,跟着方长就上楼去了。
  一口气爬上三楼时,右边一户的门打开了,里面探出半个女人的身子来,放了一袋垃圾在门口。
  方长抬头一看,那宽松大领口子里一对水汪汪的大白兔晃得方长头晕眼花,顿时一僵硬,这雅姐,又穿成这样出来勾引我!

  赵雅看到方长,特意更低了一些,想让方长看个够本儿,一瞧见方长身后那陌生的妹子,瞪了方长一眼,哼道:“方长,这是你的女朋友?”
  方长?这小子叫方长?这里是乔山镇?冉露心中狂震,跟丢了野马,居然见到他了,不会是个巧合吧。
  看着方长的背影,冉露的眼神已经完全变了。
  方长大饱眼福的同时,心里觉得好笑,冉露还好不是自己的女朋友,要不然听了这话估计也得吹了,吹了?方长脑子里的画面感来得太及时,不禁一个激灵,嘿嘿笑道:“雅姐穿这么少可别冻着了,外头下大雨,赶紧地把你阳台上的胸罩收收,我成天到晚地给你送胸罩也不叫个事儿啊!”
  女人一听方长这话,乐得都快合不拢嘴了,笑骂道:“死小子,你可以不送过来啊!”
  说着话,这女人冲方长眨了眨眼终于缩回了自家屋子里,砰地一声关上了门。
  方长不用看,都知道冉露的脸应该红得跟猴屁股似的了,一边在裤兜里摸钥匙一边解释道:“单位的大姐,就喜欢开这些没底限的玩笑,你要是怂了,她们整天拿你寻开心,只有尺度比她们还大,弄得她们说不出话来,才能消停会儿!”
  弄得说不出话?冉露咬了咬嘴唇,这个臭不要脸的东西,真是多余一句话都不想跟他说。

  方长打了房门,首先走了进去,冉露跟着也就进来了,不过这一进来还真是有些看呆了眼。
  这房间里除了一张放着电脑的长桌外,就是一堆零碎的电器,不算太凌乱,相对于一个男人住的地方来说,已经很整洁了……
  随着目光横移,冉露“啊”地尖叫了一声,原来在另一边的墙角的单人床上还躺着个一丝不挂的女人,仔细一看,原来一个气瘪的充气娃娃,跟鬼似的躺在那里。
  “变态!”冉露恨得牙痒痒地骂了一句。
  方长从洗手间的柜子里拿了一条毛巾准备给冉露的时候,听到这话时,马上把娃娃往床底下一扔,叫道:“半山不知道哪家农民开荒的地里插着这么个玩意儿当稻草人使唤,要是叫人晚上撞见了,屎不给吓出来啊?所以我就把它给捡回来了……”

  这话方长也对周芸说过,当时周芸的反应跟冉露也差不多。
  方长也懒得再多说,毛巾递过去半天也见她没有接,还满脸嫌弃的样子,于是方长悻悻地把毛巾收了回来,却那张长桌子上拿了一个万用表,再往裤兜里装了一卷绝缘胶布,就准备下楼去认真检查一下那辆牧马人。
  “有雨衣没?”
  方长听冉露这么一问,顺手从床上那枕头下拿出一个塑料包装的小雨衣来……
  “滚,你个臭煞笔!”

  一见方长手里的东西,冉露破口大骂,扭头就朝楼下跑去,她要的是雨衣,谁要那个了?冉露也不是什么思想保守的人,现在都什么年代了,成人玩具滥大街,谁的手机里还没几部爱情动作片啊?可即便是这样,冉露还是不能容忍自己被一个陌生的男人调嬉的事实。要是个帅哥也就罢了,这个男的长得又丑又猥琐,被他多看两眼都是犯罪。
  本来冉露还觉得方长是个人才,想替她老爸把他挖到铂锐去,可是现在冉露看他一眼都觉得恶心!
  方长邪恶地把小雨衣往包里一装,哼了一声,暗想道,这丫头的毛病的确不少啊,还得好好治治,不然以后很难驾驭得了!
  想到这里,方长不屑地哼了一声,带着家伙事儿地就下了楼,从一肚子鬼火的冉露身边走过,迎着那飘泼大雨跳了三四步,终于进了工篷,埋头就钻进了地沟。

  开了灯,黑压压的蚊子在方长的驱赶下逃命般地飞走了,刚一站定,方长就被那绵软软的东西给撞在了背上,触感还真是没得说,货真价实啊!
  方长心里浪归浪,不过脑子还清醒着,抢在前面叫道:“你干什么啊,老老实实在外面等着不行,下来凑什么热闹啊?”
  紧跟着方长的冉露脑子一木,马上叫道:“我当然要跟你下来看着,谁知道你刚才说什么短路是不是真的,万一你要是动什么手脚呢?”
  正当冉露得意了不到三秒钟,看到方长的脸上闪过一丝狡猾的神色时,这才想起刚才的亲蜜接触来,心头一颤,又羞又臊,成功地被方长转移了注意力,简直就是羞辱,居然被一个乡下人给套路了,草!
  瞧着方长装腔作势的样子,冉露暗想,要是你检查不出来毛病,看姑奶奶怎么拿捏你!
  方长没功夫管冉露在心里发狠,伸手进底盘装甲里将线路接头扯了出来,接上万用表一量,在看过几组数据之后,再往前走了两步,然后把线路往外扯出来一些,灯光一照,果然在那条白线上有一段已经被磨穿的胶皮,铜线裸在外面。
  冉露看得两眼一定,有些脸红,蒙的吧?也不对,刚才在马路上他就把这种情况说出来的,没想到还真是这个问题。没想到这乡下的死变态还真是有两把刷子,看来那套自动泊车装置也不是碰巧弄出来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