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独的气味》
第103节

作者: 树妖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上前一看才知道,是她缠着被子一并滚地上了。他着实叹为观止,据他所知,陆家所有的儿郎打从娘胎里出来,晚上睡觉就老实本分,哪会像是她这样乱滚乱蹭,再说,正常成年人睡觉都不会这么野吧。感
  叹归感叹,他还是好心地将她抱回床上。
  可他刚要出卧室,再一回头又见她摔地上了,还是裹着被子,跟只要蜕变的蚕似的。

  就在那一刻,他突然觉得床底下铺地毯还是很有必要的。
  再折腾回床上时他就决定不走了。
  顺势躺下。
  为了防止她再摔地上,他甚至是牵着她的一只手。然后就想到是不是有种牵引绳可以拴在她身上,这样晚上睡觉就老实了。
  正想着,身边的女人就翻过来了。
  大半个身子近乎是压在他身上。陆
  东深没有搂女人睡的习惯和经历,别说自他懂事起了,就是他刚出生都是独自一人睡,直到三十四个年头里,他早就习惯独自入睡。虽说他会有些生理需求,可都是完事之后他就离开。
  他有严重的失眠症,一旦身边真睡了别人,他不用想都知道将会是怎样遭难的一晚。可
  蒋璃就那么鸠占鹊巢了。
  毫不客气,也毫无预警。
  有一瞬,他的身体是僵直的,因为从没说哪个女人这般“对待”过他的身体。
  少许,他见她歪着脑袋像是不大舒服,就落下手臂将她圈过来。
  然后……她
  蒋璃还真是不客气了。顺

  势就枕在他胳膊上,半张脸埋在他胸口,像是抱着只玩具熊似的死搂着他,腿缠着他的腿。他
  哑然失笑。
  心口很痒,是她呼落的气息。这
  痒很快勾了他好不容易压下的贪念,想推开她,她的力气却出了奇的大。
  一夜无眠。
  不是陆东深又失眠。胳
  膊上承载着的那一小团女人跟只猫似的惹人怜爱,他怕惊扰她,不舍得动一下,可就这样,他竟然有了困意。像是大团的雾气压下来,使得他的眼皮直打架。
  但每每刚要阖眼,蒋璃就在他怀里翻江倒海。要
  么就是猛踹他一下,要么就是身子横过来了。总
  之一晚上她都在转,她转,陆东深也只能跟着转,生怕她再一个不小心直接摔在地砖上来个花容俱损。直
  到天明,陆东深算了一下,蒋璃转了七次三百六十度。
  有一种变化在发生。
  蒋璃能够感觉的到。或

  许是从醉酒那晚开始,也或许是陆东深牵着她的手一路走出祈神山开始,更或许是从陆东深出现在沧陵的那一刻开始。她
  还记得那一天阳光很艳,谭耀明远远地唤了她名字,回头抬眼的瞬间,陆东深就罩在大团浓烈的阳光下,虽是远远地看不清长相,可洇在光影里的高大身影就足以英挺潇洒。她
  一直不肯承认的是,其实第一眼的撞见就有逃不脱的心跳,就如同逃不脱的宿命。但
  有些关系是她想都不会去想,碰都不会去碰的。陆东深这个男人,就这么闯进她的生活里,她不是懵懂无知的少女,也不是给个甜枣就能忘乎所以的孩子,她能透过他温厚的笑看到他背后的野心,她也能从他平静的双眼里看到他的狠绝。
  她害怕了波澜壮阔的日子,而陆东深,就是那个能掀起巨大风浪的男人。
  陆东深不知道她在想什么,抬手揉开了她微锁的眉心,“说点正经的事。”蒋
  璃收回流浪的思绪,拨开他的手蜷回了沙发角落,“是你一直在不正经。”陆
  东深不怒反笑,在她身旁坐下,“一周的休息调整时间够不够?”这

  话问得蒋璃莫名其妙,不解地看着他。
  他好心给出解释,“到陆门任职。”“
  你还真请我啊?”蒋璃诧异。
  陆东深略有无奈,“我像是个喜欢开玩笑的人?”
  “可是——”
  “你还有其他选择吗?”陆东深抬手揉了她的头。蒋
  璃扯了个抱枕在怀里,跟他义正言辞,“你对我了解多少?”“
  但凡从事气味工作的,大多数都是经过后天培养和训练,但听说几年前,在闻术界出了个很有天赋的气味构建师,她天生嗅觉灵敏,能闻到别人闻不到的气味,所以从出道开始就成了难得的天芳师。只是,此人行踪神秘,又不热衷参加各类闻术活动,除了圈内寥寥几人,外界并没有太多她的相关报道,可也是经手了几件其他气味构建师无法解决的案子。”陆东深靠在沙发背上,语气不疾不徐,像是在说别人的事,但目光是落在蒋璃脸上的,“本该是大好前途,然而三年前离奇失踪,现如今跟她同期的卫薄宗和季菲,一个是闻术协会的会长一个是副会长,前者就职长盛集团后者任职陆门,都有了极高的声望和地位,唯独那位极具天赋的天芳师下落不明。有人说她是杀了人犯了事被关起来了,有人说其实她早在三年前就死了,总之众说纷纭。”

  蒋璃面无表情,“你跟我讲的这些我并不感兴趣。”陆
  东深抿唇微笑,“她的事你不感兴趣,她的名字或许你会感兴趣。她叫夏昼,挺特殊的名字。”
  “不过就是个名字罢了。”蒋璃冷笑,“所以你认为她就是我,然后打算为我改头换面?”“
  你也说了,不过就是个名字而已,你是或不是她不那么重要。”陆东深四两拨千斤,“但有句话你说对了,我的确打算让你改头换面,以夏昼的头衔重生,目的是彻底摆脱你在沧陵的麻烦,毕竟,总被警方盯着不是件愉悦的事,谭耀明的势力要多久才能彻底清除掉谁都不知道,蒋璃这个名字的确不适合你了。”

  蒋璃微微眯眼,“你怎么知道夏昼这个名字没有纷争没有麻烦?能离奇失踪,保不齐这期间发生了什么不可告人的事。”
  陆东深的回答轻描淡写却意味深足,“你能经历蒋璃的生死,难道承担不起夏昼之重?”蒋
  璃怔楞了一下。
  “人的过往不重要,重要的是以后。”陆东深淡淡补上了句。蒋
  璃沉默。
  陆东深看着她,她虽不说话,可眼里有挣扎,他看得出。对于她来说,无论哪个名字都是生命中无法承受的痛。他想起谭耀明曾经拜托他保她周全,他跟谭耀明说,如果她是蒋璃,就注定逃不脱,只要跟你谭耀明沾边的人和事,这辈子都不能洗白。
  谭耀明思量了许久,说,她可以不是蒋璃。有
  些事有些话未必要说得那么透,有些真相也会在大是大非甚至是生与死的大事前显露无疑。谭耀明洗去一个人的资料手段有多彻底他是领教过的,但那么绝决想要做的事,却在那一时那一刻吐口,可见谭耀明对蒋璃用情至深。
  陆东深右腿优雅地叠放左腿,“有饶尊压着,你的择业范围很局限,邰国强虽说对你感兴趣,可邰家儿女都不是省油的灯,你在那未必会如鱼得水,更何况还有个卫薄宗。陆门虽说复杂,但你是由我来担着的人,对你指手画脚的人不会很多。”“

  日期:2018-11-14 18:4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