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独的气味》
第102节

作者: 树妖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但事情就是这样,陆东深已经不动声色间将她和饶尊逼到绝路,尤其是她,后方是万丈断崖,前方是望不尽的海域,两者对于她来说都是危险领域,可她不得不做出选择。后退一步她必死无疑,所以只能硬着头皮前行,虽说那片海域多危险,将会是另一场的暗波涌动,可她已然没了退路。
  所以,她只能顶着饶尊的目光说,“我已经同意到陆门任职了。”
  不用抬眼,她也能感受到饶尊眼神里的冰冷,她想的是,如果可能,饶尊恨不得都能把她给宰了。
  饶尊也着实是寒了眼,死盯着蒋璃了许久,然后冰冷冷问,“你的良心是被狗吃了吗?”蒋
  璃没吱声,紧紧咬着唇。饶
  尊见状,字字咬出,“你还真是只养不熟的白眼狼!”
  等饶尊离开后,蒋璃整个人窝在沙发里,每次历经饶尊都像是她的一场劫,如同抽骨断筋,哪怕在如春室内,她都会冷汗淋漓。恐惧如潮水渐渐离散,剩下的就只有麻木和无力。

  直到。“
  囡囡?”陆东深的嗓音低低的,又似乎带着笑腔。蒋
  璃冷不丁抬头,见他正靠在相片墙旁,手拿着只实木相框,见她看过来,他含笑示意了下,“原来你小时候就挺漂亮的。”
  自然不是什么隐私,他说的听上去也像是称赞的话,可被这么个大男人品头论足蒋璃终归觉得不舒服,快步上前从他手里抽回相框,“你怎么能乱碰别人的东西?”“
  你又不是别人。”陆东深抬手给了她个脑瓜崩,很轻很亲昵,“字是你父母写的?”相
  框里是张合照,一对夫妻手牵着个小姑娘,小姑娘笑得开心,相片的一角写着三个字:爱囡囡。蒋璃抬手轻抚照片里的夫妻,好半天“嗯”了声。陆
  东深察觉她眼神的落寞,问,“怎么了?”“
  没什么。”蒋璃没多解释,见他又要继续看照片,身形一晃挡在照片墙前,双臂交叉于胸前,“不准再看了!”其
  实墙上也没什么,都是她的个人照片,还有很小时候跟父母的照片。“
  你似乎没什么朋友。”刚才趁她发呆的时候他扫了一眼照片墙,很奇怪的是,跟她工作有关的照片没有,跟她交际有关的照片也没有,再不爱拍照的人也会有几张跟朋友的合照才对。“

  没错,我这个人就是很惹人烦,就是没什么朋友。”蒋璃觉得挺纳闷,按照正常人的逻辑,他应该更关注她和饶尊的恩怨才是吧,怎么反而只字不提,净说些有的没的话呢。
  陆东深似乎被她的话逗笑,说了句,“遭别人烦没关系,我喜欢就行。”然后将最后一排照片看完,又补上了句,“你兴趣挺广泛,上山入海滑翔攀岩,怪不得没什么朋友,时间都花在路上了。”
  蒋璃的重点没落在陆东深最后那句话上,脑子里盘旋着的都是他前句话。像是很随意的一句话,可总觉得像是他这种身份的男人不会把这种话当做调侃。有些深层次的东西她不敢去想,然而,心底深处是有一种感觉在明朗。就
  像是在景泞送她回家的路上跟她说,夏小姐,其实陆总挺为你花心思的,你也知道,陆总个人时间少得可怜……“
  囡囡啊……”陆东深看完了照片后,靠在沙发扶手上唤她。蒋

  璃一个激灵,很快眉头一挑,“你叫我什么?”
  “囡囡。”陆东深好笑地看着她,修长的手指敲了敲刚刚那只相框。
  蒋璃不得不提醒他,“你的中文老师没把你教好吧?这两个字是你能叫的吗?你知道是什么意思吗你就叫?”
  陆东深抿唇浅笑,等她抓完狂后,他说,“小姑娘,这两个字落你头上最合适。”

  小姑娘?过
  去的三年里,蒋璃已经听惯别人跟她叫爷了,冷不丁听着句“小姑娘”她着实是别扭,但倒也能忍,不能忍的是他对她的称呼,而且照他的架势,似乎这两个字会经常从他嘴里冒出来。“
  我有名字。”她不高兴,“虽然跟34岁高龄的你比起来我的确占了年轻的优势,但还没小到被人当成个黄毛丫头。”
  陆东深干脆坐在了沙发扶手上,饶有兴致地看着她。她被他看得周身发凉,又觉得他的目光里藏了钩子,勾得她一颗心脏七上八下地乱窜。她清清嗓子,“你想说什么?”

  陆东深嘴角微扬时有说不出的性感和潇洒,“一个女人对一个男人的年龄如此关注,说明什么?”
  搁平常女子,面对个风度翩翩的男子,说出这番似撩人又暗藏暧昧的话肯定会脸红心跳羞涩难耐,可蒋璃脸不红心不跳地来了句,“说明我想害你易如反掌。”这
  句不寻常于普通女子反应的话倒是更惹陆东深感兴趣,“有意思,说说看。”蒋
  璃道,“当我越是清楚你的个人情况,就越能精准分析属于你的气息构成,你的气息能暴露你的生理和心理上的秘密,知道了你的秘密,我想救你或害你可不就是易如反掌的事?”
  陆东深闻言起身,朝着她这边过来。蒋璃瞅着他,直到仰起头,他在她面前,居高临下,少许高大的身影罩下来,双臂搭在她两侧的沙发靠背上,笑,“那你说说看,我现在心里藏了什么秘密?”气
  息很近,抚落眉骨鼻梁,浅淡又好闻,如此接近,蒋璃又不经意想起恍恍惚惚的吻来,似真似梦,像是现在。她扯了扯嘴角,“你想占我便宜。”陆
  东深被她逗笑,却说了句,“还真被你说中了。”

  像是有只手一把揪了她的心脏,卡在嗓子眼里,半死不活地乱蹦,她瞪着眼睛盯着他。瞳仁里男人的脸颊清晰可见,尤其是唇角的笑,清浅得很,可又像是藏了温情。
  她竟有些移不开眼。陆
  东深刚开始也不过就是想逗逗她,可这般亲近,她的气息就勾得他呼吸沉重,他有些情不能自控,低头,一张俊脸就压下来。攻
  略性气息。
  源于唇温。

  相贴的瞬间蒋璃一下子反应过来,一把将陆东深推开,美眸圆瞪,“陆东深你大爷的,你还真占本小姐便宜啊,你——”下
  一秒她的下巴就被陆东深掐住,紧跟着他攫住她的唇。
  像是惩罚。
  唇角生疼。

  蒋璃只觉得耳畔嗡嗡的,却离奇般能听见他的呼吸声和自己的心跳声,然后没由来地想到他曾经说过的那句:如果再让我听见你骂人,我就……
  所以,他就这样吗?
  恍惚间,她又觉得他放轻了力道。
  与醉酒的记忆吻合。蒋
  璃有一瞬心脏是炸开的。唇
  角成了痛痒,像是流入心底的感觉,微涩又甜蜜。少

  许,陆东深放开了她,掐着她下巴的手摩挲她的唇角,低笑,“骂一次,吻一次。”
  “那我以后不骂了呢?”她问。
  陆东深眼里的笑更浓,“也会吻。”
  “凭什么?”陆
  东深轻掐了她的鼻子,“全凭心情。”
  “陆东深你——”蒋璃觉得自己被他耍了,又要爆粗口,冷不丁止住话头。陆
  东深被她的样子逗笑,这一次笑得爽朗。醒

  了之后的她果然就是剑拔弩张,周身都竖起了刺,看似一切好说话,可稍不注意就能触她的逆鳞。他看着她,总会想起醉酒那晚,她哭得像个孩子,哭累了睡得也像个孩子。
  她没心没肺,难为了他紧绷着频临的欲念。
  后来他冲了冷水澡。等
  回房后就见地上裹了一团东西。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