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独的气味》
第101节

作者: 树妖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当饶尊出现在她家门口,那张脸被走廊的灯光映亮,她就想起他的那句:你想忘却前尘,前尘却因你而来。蒋
  璃最直接的反应就是关门。男
  人的大手却一把控住房门,让她强行关闭不得,下一秒,房门就被饶尊推开。
  蒋璃惊悚,连连后退了两步。
  饶尊却对她这般见鬼的模样见怪不怪,闲庭信步地走了进来,高大的身影投落,像是踩着众生的影子前行。见她目光瑟瑟,他笑了,尽数风流就匿在他微挑的单眼皮和狭长的眼里。若是在其他人看来,他一笑如染尽世间风华,自是英俊,可在蒋璃眼里,他的笑是她的梦魇,跟他的人一样令她恨不得退避三舍。“

  怎么样,三年没回家了,还习惯吗?”
  蒋璃整个人都贴在墙壁上,没说话,可后背发凉,像是有蜈蚣在爬,慢慢的,是汗。
  饶尊在她面前站定,抬手,手指轻搭她的发尾,宽大的掌心贴着她的脸颊,感受到她有一丝颤抖,他的眸色很快就变了。手劲一收就控住了她的后颈,二话没说将她拉到了镜子前,她脚步踉跄不稳跌坐在地,镜中的女人脸苍白。
  她低垂着头,目光能及的只是饶尊擦得光亮的皮鞋和西装裤腿。
  “抬头。”饶尊居高临下的口吻。
  蒋璃没动。饶

  尊蹲身下来,长指一挑勾起她的下巴,将她的脸扭着朝向镜子,坚实的胸膛压在她的后肩上,“你自己看看你现在是什么德性?”镜中饶尊的脸色也好看不到哪去,俊脸铁青,“你逃了三年,结果怎么样?现在不还是一样不敢面对我,甚至不敢面对你自己?”
  “我没逃……”这话蒋璃近乎是拼尽了全力,可挤出来的声音极小。“
  是吗?”饶尊将她扳到镜子前,“看着我!”
  蒋璃逃脱不开,抬眼,看着镜中的男人。饶尊的目光在对上镜中她的就变得温柔了,不忍苛责,轻叹,“夏夏,我们回到从前不好吗?”

  一句夏夏让蒋璃突得变了脸色,一把将他的手推开,双手捂耳蜷缩到镜子一角,“别这么叫我!”饶
  尊见状皱了眉头,上前扯下她的手,任由她挣扎都箍得紧实,“别这么叫你还怎么叫你?我告诉你,事情发生了就是发生了,你想逃避到什么时候?”捧起她的脸,他一字一句,“你不是蒋璃。”
  这句话像是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蒋璃只觉得支撑自己的唯一那么点信念和坚持都瞬间被他推倒,绝望衍生了恐惧,恐惧盘旋成了愤怒,她陡然歇斯底里,推搡着他,“你为什么要出现?为什么还要出现?饶尊,你已经逼死了一个谭耀明,现在你还想逼死我是吗?”“
  谭耀明是作茧自缚,我不过就是顺水推舟。”饶尊也恼了,手劲之大让她动弹不得,“逼死你?你说这话良心呢?这么多年我对你怎么样你不知道吗?我宁可逼死我自己也不舍得逼死你!”
  蒋璃情绪激动,拼命避开他的钳制,这令饶尊更是不悦,一把将她扯怀里,低头就来寻她的唇。
  “放开!”蒋璃更是惊慌失措。
  饶尊目光冰冷,一腔热情干脆就来个霸王硬上弓。

  就在两人纠缠之时,门口有声音落下,极淡,却深沉得很。“都说君子不夺人所好,尊少这般硬闯强行就没劲了吧。”
  饶尊一僵。
  蒋璃只觉得有清新的气流入肺,趁机挣脱开饶尊的桎梏,抬眼朝着门口一瞧,竟是陆东深来了。
  刚刚饶尊进门时房门没锁,所以就方便了陆东深的主动上门。心底的那一大片阴霾和黑魆魆的绝望像是被将至的日光驱散,就算她再不想承认也得承认,她很感激陆东深此时的出现。
  虽然说,她没想到他会这么快查到她的住址。
  饶尊自然也是尊贵之人,做不出当着陆东深的面还强行耍赖的行径,他起身,矜傲地整理了下身上略凌乱的衬衫,不在公众场合,他也就明目张胆的冷嘲热讽了,“陆总何尝又不是夺人所好?而且这个时间突然上门,跟我硬闯强行也没什么差别吧?”“
  哪会一样?”陆东深笑得清浅,可眼里看不见丝毫温暖,他上前来,长臂一伸先将蒋璃拉了起来,十分自然地给她整理了微敞的领口,“同样是夺人所好,也分夺得来和夺不来。既然我有幸成了前者,那尊少自然就成了后者。所以,我没有所谓的硬闯强行。”
  说到这,陆东深的手一伸圈住了蒋璃的腰,“换句话说,我来看自己的女朋友,天经地义吧。”
  蒋璃虽说紧张的情绪全都集中在饶尊身上,但也能品出陆东深这句话怪异的意味来,可究竟怎么怪异她还说不上来。然而饶尊找到了言语的关键,这不是陆东深第一次从他手里抢人,之前在凰天,他扣上的借口是来捞自己的女人。
  没人是傻子,自然明白陆东深当时的那句话不过就是个托词。但
  今天,从陆东深这种人嘴里吐出“女朋友”三个字这就变了意味,比“我的女人”少了一些强势却多了不少尊重,这倒是让饶尊不得不引起警觉。他
  盯着陆东深少许,冷笑,“陆总在投放真心之前是不是该看看身边人的情况,你以为她是只羊?”说到这,他的目光又转到蒋璃脸上,眼底的光转得更是暗沉,“说不准她是头喂不熟的狼。”蒋
  璃被饶尊的目光逼得无路可退,撇开眼,心里丝丝缕缕蜿蜒的都是寒凉。
  她听到陆东深低笑,然后,她的下巴就被他挑起来。她撞进他的眼,他似含笑又似打量,她却觉得他的眼是一片汪洋,夜色下的汪洋,能承载她这艘船,可同时的,也能吞噬她这艘船。“
  如果她是只羊,我给她千亩草原,如果她是头狼,我就给她万顷森林。”陆东深松了挑着她下巴的手,看向饶尊,“所以,她在我身边是羊还是狼那就不烦尊少操心了。”
  蒋璃心头拍过惊涛骇浪,因为陆东深的话,她突然觉得他说这话很认真,认真得竟让她相信了。饶
  尊目光冰冷,蒋璃近在咫尺,可他碰触不到强抢不得。他收了手,悄然攥了拳头。
  “另外,她已经是陆门集团的气味构建师,不管论公还是轮私,尊少都没有插手的余地。”陆东深句句堵人后路。
  “陆门的气味构建师?”饶尊嘴角弧度寒意森森,“糊弄执法部门的把戏用在我身上了,陆总,你还真当我是三岁孩子?”“
  文件可以作假,当事人的意愿总归才是重要。”陆东深不疾不徐,扣住蒋璃腰身的大手微微紧了紧,低头看她,语气就柔和很多,“回京的路上你是怎么跟我说的?”这
  句话纯粹是瞪眼说瞎话了。
  怎么跟他说的?蒋
  璃心想着,那一路上您老可是没说几句话,除了忙公事就是忙公事,从登机到落地,她跟他说过的话一个巴掌都能数得过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