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未冷,大圈》
第1122节

作者: 龙易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中途,刘牧和何征联系过两次,双方定下了碰头的地点,由于他们这边危险度已经不太大了,何征就赶紧让陈小文和李奎,于占北还有陈小帅还有崔海他们五个人的这辆车往刘牧提供的交火地点走,看能不能给永孝接应上。

  时间一晃过去几个小时,天色亮了之后,九点半钟左右。
  刘牧的这辆车最终和何征会面了。
  “永孝的电话,怎么一直都不通呢······”刘牧急切的问道。
  何征皱了皱眉,说道:“其实,没通也许比通了要强一点”
  “啊?”刘牧顿时惊呆了。
  向缺在旁边说道:“电话通了就两个结果,要么是永孝自己接的,他没什么事,要么就是他落在对方手里了,人家拿他要挟我们,所以不通的可能性是电话坏了丢了或者没电了”

  刘牧明白了,点了点头但神色还是有点担忧和难看,何征叹了口气,说道:“首先你得相信永孝的战斗力,就剩下他一个人了,在没有什么顾忌的情况下,他想要脱身其实并不难,是吧?”
  “也就只能这么想了!”刘牧沉闷的点头说道。
  “人呢?”何征瞅了眼车里问道。
  “撞死秦军的司机和抓的对火的人都在”

  “你休息下,剩下的我们来吧”何征拍着刘牧的肩膀安慰着说道。
  看见惊魂未定的霍尔克,何征手插在口袋里,说道:“你剩下的唯一选择就是我们把你交给温哥华的警方,不过你放心,我们已经打过招呼了,算你自首,赔偿的款也由我们来拿,所以从加a大的法律来讲,你撞死人后逃逸有自首和赔偿情节的话,你最多只会被判三年徒刑,这个期限你能接受吧?三年后你出来,我额外再给你一笔钱,这钱肯定让你过的日子比现在要好,那么现在问题来了,我为你做了这么多,我的要求就一个,你能做得到吧?就是一五一十的告诉警方,你是怎么撞死秦军的”

  霍尔克沉默的点了点头,说道:“我也没得选了····”
  “呵呵,这个选择对你再合适不过了,总比被警方主动抓上你要强太多了”何征跟他交代两句之后,就给安邦去了电话:“哥,两个案子都处理干净了,你可以回温哥华了”
  电话那头,安邦长吐了口气,说道:“无债一身轻啊!”
  和安邦聊了几句,何征才来到永孝强掳来的那人面前,眯着眼睛打量着对方。
  这人两条胳膊折了一条另外一条脱臼了,此时被疼的早就浑身都湿透了,嘴里被塞着一团破布还叫不出声来,可谓是精神和**都在遭受着双重的折磨。
  何征提了下裤腿蹲到他面前,伸手把他嘴里的抹布摘了下来,然后说道:“你的下场其实也挺好选择的,我问什么你答什么,我问完就给你放了,另外一个就是,我问了你不说,那我就得好好在你身上用点手段了,相信你也知道,我得不到自己想要的我肯定不会善待你,毕竟因为这一件事,我们有个挺重要的人还生死不知呢,所以一不小心我们就得把怒火发泄到你身上了,对不对?”
  “咕嘟”对方咽了口唾沫,喘着粗气说道:“你,你不能这么对我······”
  何征冲着向缺勾了勾手指说道:“不好意思,我晕血,剩下的你来吧!”
  向缺手里拿着一把军刀,挽着刀花说道:“我们中古时候的屠夫,手中都有门技术叫庖丁解牛,嗯,对不起我忘了,你们外国人不懂这个,算了,我还是直接给你现场直播吧·······对,你就是牛”
  对方当即就呆傻了。
  片刻后,空气中弥漫出一股血腥味,伴随着的还有一阵阵的哀嚎。

  何征捂着眼睛说道:“缺哥,真有点恶趣味,玩的挺嗨啊!”
  向缺没太怎么施展什么解牛,就只是抓住对方那条受伤了的胳膊,从他的手指开始,居然硬是把人的一只手用刀给慢慢的割了起来,差点把整层皮都蜕了下去。
  永孝刚打开手机,高宁宁的电话完全没有任何间隔的就打了进来,在这段时间里高宁宁就趴在床上一遍又一遍的边充着电边拨打着永孝的号码,中间根本都没间断过,最后大拇指头上都硬生生的磨出了个血泡。
  电话接通后,高宁宁眼圈就又红了,委屈的说道:“小孝哥,我爸爸要把我送出加na大,今天晚上八点的航班,我要走了”

  永孝当即就愣了,皱眉问道:“前两天刚说的,今天就走,怎么这么快?你爸打了鸡血啊”
  “不是,我感觉出来了,是爸爸现在的麻烦很大,你不知道我最近发现他脑袋上多了很多的白头发,皱纹也出来不少,他真的很辛苦很操劳,好多年了我都没有看他这样过”永孝问道:“你非得要走么?”高宁宁“哇”的一声就哭了:“我当然不想走了,我舍不得你啊,但是爸爸说我不走不行,他已经在国外转移好了房产,为我存了不少的钱·····”
  永孝瞬间无言,高宁宁父亲的做法无疑是透露出一个信息来,那就是他的麻烦绝对已经到了没有任何方式能解决的程度,不然没有一个父亲会如此为自己的孩子去安排后路的。
  “小孝哥,你说话啊”
  永孝沉默半晌,说道:“我现在就去多伦多,你不是晚上的航班么?我尽快赶过去,然后和你父亲见个面,我想试试······试试他的麻烦我们能不能帮得上忙,我哥快从香港回来了,到时我跟他说一下”
  永孝是硬着头皮说这番话的,因为从他个人的角度来讲,他和高宁宁的感情问题是私事,不管从哪个方面来说都没有麻烦组织的道理,但永孝就是个一旦动情就难以放下的人,为了自己这第一段也绝对是最后一段的感情,他打算厚着脸皮和安邦谈谈,如果在大圈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可不可以试着为高宁宁的父亲解决掉他的问题。
  并且永孝也确定,只要自己和安邦张嘴,只要事情的难度不会给大圈拖垮,拿他的安BOSS就不会拒绝的。
  毕竟,现在的大圈历经多次事件之后,成长的还算可以了。
  “你等着我,我马上飞多伦多去跟你见面”永孝跟高宁宁说了几句之后,连忙就拔掉充电线,收拾妥当后马上就要往机场赶。
  而这时候,永孝自然还不清楚,高宁宁的父亲就是高维成,自己当初还曾经一人一枪给对方挟持过,最后拿拿他的悍不畏死,逼得高维成不得不把他放了。
  永孝拿着手机,边走边找到何征的电话,刚拨过去之后屏幕上闪了闪,电量条上直接就红了,紧接着屏幕“唰”的就暗了下来,没电又关机了。
  “日了!”永孝无奈的骂了一声,只得从商场出来后,到路边打上一辆车跟司机说了声去机场,准备等充上电之后再联系刘牧和何征。
  于此同时,刘牧看着自己手机上永孝的号码一阵懵逼:“这他么的怎么回事,刚才打过去了显示正在通话中,打了好几次都是,怎么现在再打又关机了呢?我孝哥玩啥呢,不知道这样很折磨人么”
  向缺联手一摊,说道:“妥,肯定没电了,不知道他刚刚是和谁在通电话,打了一通之后电用完了,现在肯定不用担心,咱孝哥要是出事了的话,第一个电话肯定是求援啊,对不?”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