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喝了坟前冥酒,结果和一鬼妹纸拜天地了……》
第1066节

作者: 树下有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以为他有什么变招,但旋即便发现,此时他另一只手握着的盘古斧,忽然有了变化。
  盘古斧,本聚集有混沌之气,此时似乎受到了催动一般,混沌气息忽然跃动起来,凭空膨胀而起,将整个斧身都包裹了起来。
  下一刻钟,一股强横无匹的力量,从那片混沌气息忽然出现,一道白光迸射而出,速度疾逾闪电,甚至我的目光都没有跟,直接便射入一旁那妖族的额头正。
  在这之后,白光消失,我这才看到盘古斧旁,凭空出现了一个白衣老者。此时他一手握着盘古斧,另一只手则是按在那妖族的额头。
  猝然发生了一幕,让我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是什么样的力量,竟让那实力至少在冲举期以的妖族,根本做不出反应,便直接一命呜呼?
  这白衣老者,到底是谁?

  我心惊的同时,四周寂静的荒原,忽然狂风大作,漫天风沙之后,原本乌云密布的苍穹之,忽又霞光生出。紧跟着,乌云消散,苍穹归晴,而那一丝霞光也化作万丈,正落在眼前这白衣老者的身。
  这番诡难言的情形,让我不由想气当初姽婳破开山海界门时的景象。只是山海界门开启如此大事,生出任何异象都很正常,而眼前这老者,只是区区一人,却能引发如此天地异象,着实让人心惊。
  我心神被震慑的同时,那妖族的头颅在白衣老者的手指之下,瞬间爆裂开来,化作一片血雾。随后,他那无头的身躯,才从半空坠落下去,跟地的尸骸血泊混成了一体。
  紧接着,那白衣老者的目光偏移,盯到了我身。这一瞬间,我全身的毛孔似乎全部打开,被他的目光渗透进去,在体内来回逡巡一般。

  说不清是惊恐还是震慑,甚至意识都有了片刻的模糊,也不知过了多久之后,那半空的白衣老者忽然叹了口气,目光终于从我身抽离。
  他虽站在远处,但叹气的声音,仿佛在我耳旁一般。叹气声才刚结束,白光一闪,他真的出现在了我面前,却并未理会我,而是弯下腰,双手将王灿的尸身抱起,转身往远处行去。
  他的脚步十分缓慢,但一步之后,整个人便到了天边,只能看到地平线模糊消失的影子。等第二步之后,连影子也彻底消失了。
  妖界壁障之内的蛮荒古气再度弥漫来,霞光隐退,晴空消失,一切又恢复了先前模样,似乎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直到那老者的身影彻底消失之后,我整个人的意识依旧在游离之,呆滞的站在原地,也不知过了多久,灵智才逐渐恢复,整个人重新活了过来。
  在今日之前,我也曾见过许多修为高绝之人,譬如祭祀恶灵和张天师等人,但白衣老者那一人引发天地变色的情形,我却是真真正正的第一次见到。
  等灵智恢复之后,我脑生出的第一个词,便是“仙人”二字。
  须臾之间,实力强横的妖族殒命,王灿的尸身也被带走。如此手段,如此异象,非仙人不能为之。
  相于方才的感觉,当初面对李会长和张天师同时出手,我也没有如此的无力无助。在那种威压之下,莫说反抗,便是连反抗的心思都根本升腾不起,只觉得如同面对天地之威一般。

  我无从猜测这人的身份,但他出现之前,盘古斧混沌气息曾有变化,以此推断,这老者定于盘古斧有极大关联,莫非是盘古斧的器灵?
  神器虽有认主一说,但主人殒命,器灵现身带走尸身,依旧有些不可思议,但除此之外,我也无法推测此人身份,只能此作罢。
  站在原地,我催动体内灵力,连做两遍周天运转之后,这才将心神收敛,略微恢复了平静,低头往四周看去。
  王灿已然殒命,凶手也已伏诛,而他的尸身又被那白衣老者带走,连番震撼之后,我心头的怒火和悲伤倒也平静了下来,最终只化作一声长叹,不再思索此事。

  四周被残杀的人族尸骸散落一地,他们都是随王灿一通前来的巫道同盟之人。我既然来了这里,自然不能对他们坐视不理,平复了心情之后,便开始动手,将他们散落的尸骸寻回。
  相柳袋虽然颇能载物,但也无法收敛如此多的尸身,聚拢完所有尸骸之后,我也只能将每一具残尸拼凑起来,先近找个地方安葬,回头统计了具体身份之后,再考虑是否想办法运送回去。
  散碎的尸身想重新拼凑起来,不是一件容易之事,我仔细辨认着每个人的残留气息,耗时半个时辰之后,才终于将所有尸骸拼凑完毕,然后在附近挖了个巨坑,小心将每具尸体放好,掩埋起来。
  考虑到这里是妖族领地交界处,我担心妖族发现埋尸踪迹,便催动灵力,卷起一阵狂风,将四周荒原的表层砂土与一些地表植物卷过来,掩藏了坟墓的踪迹。

  做完这一切,我回头看了一眼妖界壁障,便准备离开了,但在我刚抬脚之时,妖界壁障那边,苍穹之,忽有漫天黑云掩压而来,黑云之下风沙席卷,几乎是一瞬间,妖界壁障之后的蛮荒古气便爆发了出来,催动着那妖界壁障瞬间从我身穿过,直直朝前推出去不知多远。
  片刻之间,我根本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下一秒钟,我便置于一片蛮荒古气之,四周目击之处,尽是妖气迷茫,妖界壁障已不知到了何处。
  在此时,苍穹之,遥遥传来一声苍老悲凉的怒喝之音。
  “谁人残杀吾子?”
  这个声音之,裹挟着无灭世之威,甚至要先前那白衣老者带给我的冲击更甚。
  浓郁的妖气之,只是一瞬间,我便喉头一甜,喷出一口血沫,体内经脉震荡,瞬间天脉便彻底散碎,灵力也无法抵抗,勉强维持住了命宫的稳定之后,便直接崩溃消失。

  随着周身灵力的消散,满天风沙之,我根本无法稳定身形,直接被卷进了狂风之,残存的意识也逐渐模糊了起来。
  在意识消散之前的最后一秒,我隐约看到苍穹之,一个无巨大的黑色身影,从我头顶方一闪而过,裹挟着漫天黑云,朝前方疾速掠去。与此同时,先前那苍老悲凉的声音,再度传入耳,只是这一次,似乎已经到了距离我极远之处。
  “……谁人……残……害……吾子!”
  伴随着这个声音,我的意识最终坠入了无边黑暗。

  也不知过了多少时日,重新恢复意识之时,我睁开眼,入目之处,尽是黄沙。
  我头脑昏沉,整个人处于一种迷茫的状态,呆滞的盯着眼前的黄沙,许久之后,记忆才慢慢从脑海之复苏,回想起了之前发生的种种之事。
  很明显,我此时所处之地乃是一处荒漠,空气之蛮荒古气浓郁,那狂暴的风沙之下,我并未被卷出妖族领地之外,从此时眼前景象的变化来看,反而更像是被风沙带到了妖族领地更深的地方。
  回想着先前经历的灭世威压,此时我依旧惊惧,许久才平复下来,开始内视查看体内情况。
  在意识消失之前,我便察觉到体内天脉崩碎,灵力尽失,只勉强保住了命宫没有损毁,此时内视之后,发现情况并没有变好,但也没有变坏。
  日期:2018-07-06 18:4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