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偷四爷:鲁西南贼王和他的侠盗帝国创业史》
第333节

作者: 有毛僧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几日之后,雨林里来了一组国军,他们来到之后立即把通缉令交给了鸭屎。文刀等人拒绝加入军队的事情影响非常不好。这支军队的目的就是要带走这里所有能打仗的人,不能打枪就去拉大炮。鸭屎带着一帮成年男子,躲入了牛洞中,在洞中生活了好几个月,才完全躲过了这帮人的抓捕。
  文刀等人走后,一直没有音讯,鸭屎等人在雨林中整天提心吊胆的,一直到山东全境解放的消息传到了雨林,鸭屎才发现了回去的希望。

  “四爷,你们先回去吧。微山已经没有我想见的人了。微山对这里也熟悉了,我们娘两不走了。”小貂蝉道,“再说,带着我们俩也麻烦。”
  “你说哪里话?咱们一起,相互有个照应。把你们娘俩留在这里算什么?”鸭屎要求道。
  “四爷,这里是距你大哥最近的地方。”小貂蝉说完,双眼流出了泪水。
  小貂蝉的这个理由,让鸭屎无论如何都不可能再提带她走的事情。鸭屎沉默了一会儿,摸了下微山的头道:“四叔过一段时间就回来看你。”
  十二岁的微山笑着说:“四叔多保重,回来要教我功夫。”
  鸭屎笑着说:“当然会。”
  鸭屎走了过来,不忍与微山分别。微山拥抱了他,握着他的手道:“鸭蛋,别忘了回来一起玩。”
  鸭蛋点了点头。
  鸭屎一手摸着鸭蛋,一手摸着微山,略有伤感地说:“你们今天就结为兄弟吧。”
  牛洞外摆上了香案,鸭蛋与微山结为兄弟,就像当年鸭屎与皮六一样,立下了誓言。微山走到鸭蛋耳畔,小声说道:“照顾好悦悦。”
  鸭蛋点了点头。
  鸭屎带着鸭蛋、林静姝、悦悦回到微山的时候,新中国已经建立了。湖西的小院、大院都被充公了,望湖楼经过战争的洗礼早已千疮百孔,但也贴上了封条。
  鸭屎在湖东一位熟人那里,租了一个体面的小院,将林静姝与悦悦安置在里面。随后,鸭屎到处打听小宋江的事情,但是一无所获。
  “四叔,我怎么觉得微山又冷又无聊呢?”鸭蛋不解地问道。
  “这里是老祖宗生活的地方,再破也是家。”鸭屎道,“凡是老祖宗待过的地方,你都要磕头的。”

  “哦。好的。”
  鸭屎首先来到了靠近楼外楼的那片地方。当年的楼外楼,被鸭屎炸了之后,变成了一片废墟。站在废墟旁,鸭屎对鸭蛋讲道:“你娘在这里曾经生活过很长时间。”
  也没有人教,鸭蛋直接跪下,对着楼外楼的废墟磕了三个头。鸭蛋站起来后,鸭屎摸着他的头,双眼有些湿润。鸭蛋十三岁了,已经长得很高了。她的眉宇间依然有黑蜘蛛的秀气,但脸部的轮廓越来越像鸭屎了。
  第二天一早,鸭屎独自一人来到了距离楼外楼不远的几棵柳树旁。根据嫣红的说法,鸭屎的生母小红应该就埋在附近。鸭屎在每一棵树下都挖了一下,终于挖出了一堆枯骨。没有棺木,没有� 尸布,小红死后,直接被拉到这里埋了。
  除了骨头,没有任何其他的东西留下。鸭屎用一块黄布包裹了骨头,抱着骨头,蹲在地上大哭了起来。等他站起身来的时候才发现,鸭蛋一直在柳树后面偷偷看他。
  鸭屎擦了下泪,不太开心地说:“谁让你来的?”
  鸭蛋低下头,半天没有说话。
  “赶紧回屋去,不要来这边。”鸭屎命令道。
  鸭蛋走了过来,摸了下鸭屎怀里的黄布包裹,小声问道:“这是谁?”
  “我娘。”
  “我叫什么?”
  “你要叫奶奶。”

  鸭蛋立即跪下,在地上磕了三个头,恭恭敬敬地叫了声奶奶。鸭屎那一刻实在是忍不住了,抱着鸭蛋大哭了起来。鸭蛋没有哭,不断抚摸着鸭屎的脖子,安慰他。
  “我要把我娘埋到我爹坟上,你愿意去吗?”鸭屎问答。
  鸭蛋点了点头道:“愿意。”
  “你不害怕吗?”鸭屎问道。

  鸭蛋摇了摇头。
  鸭屎带着鸭蛋来到老鲶鱼的坟地的时候,已经是下午时分了。那坟已经与地面平齐了。鸭屎靠柳树上的痕迹,很容易就确定了准确的位置。挖了不足半小时,老鲶鱼的骨头就被他挖了出来。
  鸭蛋并没有害怕,帮着整理骨头。鸭屎同样用黄布将老鲶鱼的骨头包好。鸭屎随后在原地继续挖,挖出了一个双人的墓穴。
  他将两位长辈的骨头包裹放在一起,放到了墓穴里。
  “四叔,这样不好。骨头都叠加在了一起。墓都挖好了,为什么不把他们的骨头摆好,再用黄布盖一下?那样他们躺着也舒服。”鸭蛋建议道。

  尽管鸭蛋的建议很荒谬,但是这个建议非常好,鸭屎立即采纳了。他打开黄布包裹,开始把骨头拼接起来。鸭屎负责拼接小红的骨头,鸭蛋负责拼接老鲶鱼的骨头。
  拼着拼着,鸭蛋大惊小怪道:“四叔,你爹,哦,爷爷是干什么的?”
  “爷爷是神偷啊。”
  “他的腿是怎么断的?”
  “你怎么知道他的腿断了?”鸭屎问道。
  “他的腿上有断的痕迹啊。再说,为何用一排铁钉固定骨头,是怎么做到的?这样断了的骨头可怎么长在一起?”鸭蛋拿起老鲶鱼的腿骨看来看去。”
  鸭屎立即比鸭蛋更震惊。老鲶鱼的骨头断的地方,有一排铁钉,从刺入骨头的情况看,这排铁钉是被外力钉进去的。鸭屎突然想到,简鱼从房顶行掉下来,骨头摔折了,很快就恢复了过来。简鱼说过,这个家族的骨头与众不同。如果不是外力钉住了老鲶鱼的骨头,老鲶鱼觉绝对不会一致好不了,也不会最终死去。
  到底是宁十三干的还是李一刀干的,鸭屎不得而知。然而,不管是谁干的,只要对方还活着,鸭屎都不会饶了他。老鲶鱼的死,比鸭屎想象得要复杂太多。他仔细又看了看骨头上几乎快锈完了的钉子,立即满头大汗。鸭屎意识到,那位真正害了老鲶鱼的人或许并没有死,也可能就在周围看着他。整个微山这些年的火并与征伐,或许背后都有他的操控。想到这里,鸭屎毛骨悚然。他立即将鸭蛋抱在了怀里,朝空旷的田野望去。除了茫茫的野地,他什么都看不到。

  “四叔,怎么了?”
  “没事,咱们填土吧。”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