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厂长的隐秘生活》
第190节

作者: 猪大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看到那个厂了吗?”方长笑道:“这镇上就这么一个厂子能修车,不过不对外,你要是信得过我,我帮你修修,应该就没问题了。”
  “你?行吗?”冉露狐疑地打量着方长,从心眼儿里就觉得方长是个乡下的小流氓,于是带着防备心理地问道:“你不会是想敲我吧?”
  方长眯着眼猥琐地笑道:“你要是不信我,就自己想办法吧……不过这天气可能要下大雨了,今年的雨季来得晚,不知道老天爷这泡尿得尿到什么时候,要是发大水了,你这车也只能当船恐怕不好使吧?”

  冉露被这么一提醒,警惕地看了看四周这地势,跟个漏斗似的,本来也在半山腰上,要是这雨真下个没完没了的话,估计不到两小时山洪就该来了。见方长说着就要走,冉露情急地叫道:“别急着走啊,要不你给试试……”
  乔山镇上女人不少,像周芸、付颖、林佼这些都是一等一的美女,不过跟冉露还是有区别的,如果不是清楚冉露的脾性,方长也不会这般接触她,至于她能跟到乔山镇来,那不过是方长刻意安排的一次邂逅罢了。
  方长从屁股兜里掏出一双沾满油渍的线手套戴在手上,然后在引擎盖里看了看,温不经心地问道:“是停了车之后打不着火了,还是跑着跑着就熄火了啊?”
  “这不是上山去兜了一圈吗?结果才刚才下来的时候突然就没响了!”冉露越想越生气,真是人倒霉喝凉水都塞牙,跑了一千多公里山地都没遇到什么麻烦,偏偏在这儿当了“山大王”,真是窝火。
  方长四处检查了一下,又让冉露进车里引擎发动了两次,只瞧见方长那右边的耳朵动了动,心中一下子就有数了。
  缸里没进油,电瓶电力还充足,小问题一个,于是方长把左手边的一个保险盒子给打开了,里面整齐地插保险片儿,方长手指顺着保险片往下一划,然后从盒子里拿出个小夹子,将手指尖摁住的一片保险给夹了出来,然后举到头顶,仰头借光一看,果然像他猜测的一样,当中的保险丝果然已经烧断了。

  看到方长认真的样子,冉露的面色一凝,想不到一个这么丑的男人认真起来还挺耐看。
  冉露突然脸一红,摇了摇头,暗想道,再有魅力也架不住长得丑啊。
  在冉露看来,方长不但丑,而是土,草狗子一条,这样的男人是不可能入得了她的眼的。
  “好了!”方长把一片备用保险插进去时,叫了一声道:“你去试试,看看能不能打着?”
  冉露回过神来,冷笑道:“这就好了,你别是来搞笑的吧?”
  边说,一边坐进了驾驶舱点火……
  喝喝喝……轰……
  马达猛转一阵过后,突然响起一阵发动机的轰鸣,就在那一刻,冉露满脸惊讶,盯着似笑非笑的方长,这个丑不拉叽的变态好像还挺厉害的啊!
  虽然方长把车修好了,不过并没有让冉露觉得他有多厉害。
  “修车的?”冉露好奇地问了一句。
  方长没否认,一边把手套摘了一边说道:“应该叫作机械师。”
  冉露冷笑了一声,显然是对方长这一声辩解显得非常不屑,从包里又掏出叠老人头,跳下车来递给方长道:“拿着吧,这是你应得的。”

  看厚度怎么也得两千多块了,不过方长笑了笑,并没有伸手接,笑道:“我可不是冲着钱来给你修的车!”
  冉露心里咯噔一声,瞧见方长那贼溜溜的眼珠子一直盯着她胸口看,下意识地捂着胸口哼道:“你到底收不收,不收我可走了。”
  “大白腿……”
  “你叫我什么?”冉露一下急了眼,咬着牙冲方长叫道:“再胡说八道,我把你舌头给割了。”
  方长又不是吓大的,丝毫没把这话放在心上,何况他还觉得冉露嗔怒的样子别有一番味道呢,被她这么骂两句心里也是美滋滋的。
  就在这时,一滴豆大的水珠吧嗒地打在美女的胸口,顺着那峦缝之中滑了进去,方长咽口水的咕嘟声听得冉露那俏脸一烫,轻轻咬了咬唇角,想吼他两句的时候,哗地一声,暴雨倾盆,两人只在这一瞬间就变了落汤鸡。
  手足无措的冉露赶紧跳上车去,扭头一看,方长居然也从另一边坐了上来。
  “你上来干什么?我有让你上来吗?”大白腿眼睛瞪得溜圆地说道。
  方长笑了笑,说道:“帮你修了车,也没要酬劳,借你车避避雨不算过分吧?”
  照大冉露原本的性格,肯定会不留情面地把方长给轰下去,可是一想方长把他的车给修好了,也就忍了下来,顺手抹了一把湿漉漉的头发,那水珠滴嗒地往下掉,正想从旁边拿些纸巾的时候,才发现方长两只眼珠子死死地盯着她的胸口,眼睛子都快掉出来了。
  这也不怪方长,谁让这雨水把冉露的上衣全都淋湿了,粘贴在那娇嫩的身子上,勾勒出了一条动人的曲线来不说,连黑色的内衣也给显露了出来,圆滚滚挺立着,弄得的方长有些激动,暗叫道,卧草,不小啊!
  “你看什么?”
  方长被吼得一愣,顺手拿起一包纸递给冉露道:“快擦擦,别弄感冒了。”
  冉露是追着野马来的,她也没想到自己这么倒霉,本来一肚子火正准备冲这臭不要脸的东西撒出来,完全控制不住了。
  一把抢过方长手里的纸,忍了一手,也没必要撕破脸,瞪了方长一眼,慢慢地擦起身上的水来。
  方长时不时地还会瞥上一眼,每当冉露的纸在那傲物上蘸过时,他的心跳就会快上一分。
  当方长感觉有点紧绷的时候,岔开话题道:“不知道这雨什么时候才能停得下来啊?”
  冉露板着脸,哼了一声,道:“你还想在我车上赖着雨停是吧?你家在哪儿,赶紧的,先送你回去,我还有事儿得赶回市里去呢!”
  方长叹道:“你恐怕是回不去了啊。”
  听到这话一瞬间,冉露警惕地问道:“你想干什么?”
  “什么叫我想干什么啊?”方长苦笑道:“你的车烧保险知道吗?有点常识的人都知道一般只有短路才会烧保险,这车发动了这么长时间也没见熄火,那就应该不是长时间短路,而是间歇性搭铁造成的,我猜应该是什么地方的线路被磨破,裸了线,现在只是解决了表面的问题,具体是哪儿的线磨到了还得检查一下才行。”
  冉露疑心地瞅了方长几眼道:“真的假的,不会是骗人的吧?”
  “那要不,我下车,你自己去试试!”方长指着这条下山的路道:“按现在的降雨量,你下了山一旦熄火,这车就成船了,再过一会儿就变潜水艇了。”
  看着方长认真的样子,再看看这密集打在挡风玻璃上的雨滴,这才多大点儿功夫啊,雨水成片,完全不用雨刮器都能看得清外面,层层叠叠的雨水像河一样在马路上翻滚着朝山下涌去,按照这种降雨量,不用半小时低洼路段就能把车给淹了。
  日期:2018-07-06 06:4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