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未冷,大圈》
第1118节

作者: 龙易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炸裂的钢珠和子丨弹丨的碎片从人的脑袋和身体上划过,点背的直接被干穿了身体,伤势稍微轻一点的,也被钢珠嵌了进去,当场就至少有三四个人全都捂着身子痛苦的倒在了车里。
  前面的陆巡也被波及到了,车窗,车身被击的叮当直响,有几枚钢珠从碎裂的车窗中飞了进来,击打在车的内饰里掉落了下来,冒出一股火药燃烧过后的焦糊味。
  这种土雷可不是部队里常规作战的方式,是永孝以前在东北老家的时候跟村里的老猎人学习的,以前东北的山里有很多胡子,很多人都会这种制作土枪和土雷的方式。
  “孝,他们懵了!”刘牧从后视镜里看见,车全都停了下来,车上上千疮百孔。
  永孝舔了舔嘴唇,说道:“走,趁他病要他命”
  “妥了”刘牧的眼神里充斥着兴奋的嗜血味道,他和永孝全都推开车门,拎着枪就下去了。
  永孝指了指右侧,伸手示意两人一人一边摸过去,手臂伸直,左手拖着枪把,歪着脑袋眼睛落在准星上,以两步一米的距离,两人快速的往后杀了个回马枪。
  两台车里的人,被那个土雷爆裂的一瞬间给有点炸懵逼了,这玩意儿你从杀伤力上来讲肯定跟真正的手雷或者地雷是没办法比的,但就胜在了一点上,波及面比较广,炸裂开的钢珠还有子丨弹丨当场打不事人,但只要沾上了,肯定得有创伤。
  “亢”刘牧走了几步之后,看清了满是蜘蛛网的前挡风玻璃后面有人在动,果断扣动扳机。
  “噗”子丨弹丨穿透玻璃,击中了一人的脑袋上,鲜血顿时喷溅的到处都是。
  永孝和刘牧边走边开枪,枪口喷出的子丨弹丨一直都没断,一个弹夹打空之后,随即快速再次填装子丨弹丨。
  车中的人被这一顿回马枪在开始的时候,给打的全无头脑,因为本身两台车里就已经有人受伤倒下了,他们还没来得及处理,他俩就突然杀到了,在至少两三分钟的时间内,是没有能力有反应的。

  于此同时,永孝他们要上的另一段高速入口,也有三辆车在这边等着,这一点还真让他俩给料对了,这伙人兵分了两路,两段高速口都有人堵着,只要他们上路哪怕就算错过一边也绝对跑了另外一头。
  那边刚交火不久,这边就接到了电话,说是碰上以后对手很难对付,人没有劫住,然后把方位报了过去,这边人在等了一段时间之后由于两地离的并不远,在空旷的范围内枪声和永孝扔下的那个土雷,传出去了有几公里远,他们这边就隐约听见了动静,在和自己人联系不上后,这三台车就果断的从高速口出来了,直奔这边过来了。
  车程不到十分钟!
  再说永孝和刘牧这边,两台车里的人都让他俩堵住之后,真差不多是枪枪到肉了,别看对方武器精良人也多,但有个劣势的条件是,他们被憋在了车里出不来了,他俩的枪口始终都锁定在车窗以上,但凡有人露一下,子丨弹丨直接就干过去了,这种情况下造成的状况就是,在永孝和刘牧逐渐接近对方车辆的时候,里面的人几乎有三分之二都中枪了,再算上之前被土雷给炸伤了的,他们差不多已经完全丧失战斗力了。

  “踏踏踏,踏踏踏”两人迈着稳健的步伐,一人一边各奔着一辆车去了。
  车中仅剩的人惊恐的听着车外的枪声,冷汗从额头上一直滑落到脖子上。
  “枪,快开枪啊,别让他们靠近了······”
  有人可能说了,他们手里都是MP端起枪朝着外面一顿横扫,永孝和刘牧在牛逼不也过不来么。
  这种见识就有点浅薄了,你得知道个常识是这种枪在射击的时候,首要一点是枪身得要摆正,然后双手把住,不然在后坐力的作用下,枪口始终都是在飘的根本就瞄不准,他们在车里的空间太过狭小,根本没办法正常操作射击,因为完全都施展不开。
  寸有所长尺有所短,有一利就肯定也有一弊,这是必然的因素。
  “你那辆车里的人全都干死了,快点!”
  永孝朝着刘牧摆了下手,自己则是没有在开枪了,试探着用手拉了拉车门。
  “嘎吱”车门开了,先是倒下来一具之前靠在车门旁的尸体,紧接着就有个枪托朝着外面砸了过去。
  永孝往旁边一躲,伸手一把拽住枪托然后猛的朝自己这边一拉就给人扯了出来,同时右手的枪朝着地上的人影看都没看就快速的点了两枪。
  “嗒嗒嗒,嗒嗒嗒······”
  这边车门刚开,一个靠在后座上的人半仰着身子,费劲的端起枪,疯狂的搂了半梭子子丨弹丨过去。

  “噗通”永孝趴在地上,滚了一圈,胡乱的抬起手完全没有目标性的,奔着车那边又再次点了三枪。
  “唰”随即,永孝脚蹬着地面滑了出去,紧靠在后轮毂上。
  对面,刘牧那边就挺轻松的了,因为当时车里就剩下一个人了,他几乎没费啥劲就给人堵死在了里面。
  刘牧从地上捡起一把MP看了下弹夹还有一多半的子丨弹丨,就把枪管子架在了车门上,一枪一枪的点射着,给永孝压制住了车里的人。
  永孝为啥没有采取强制措施,给人直接干死了呢?
  那是因为他想要落个活口在里面,然后从对方嘴里挖出来,是谁在背后为秦军的死亡案这么使劲。
  黑暗中盯着你的眼睛,就是你插在你喉咙上的那根刺,此时可能要不了你的命,但绝对会让你难受。

  时间一长这根刺就能让你的喉咙发炎流脓,到最后感染,要你的命也不是不可能的。
  这时候,远处路面上有一束束的车灯透了过来。
  “那边,西面有枪声,直接开过去”车里的人焦急的催促着。
  几辆车从路上跃下后,大灯的光就闪到了这边,刘牧扭头看了一眼,急促的说道:“孝,走了,走了,不行了,肯定是他们来人接应了,快走吧”
  永孝皱眉看了眼,估计对方和他们这里,差不多还有不到一公里左右的车程,就咬牙说道:“给我在压一把,我说什么都得给里面的人掏出来”

  刘牧不在劝了,索性再次扣动扳机为永孝压制对方,枪声再响,永孝突然匍匐在地上,快速的从车后摸了过去。
  车里的人惊慌之下只知道开枪还击,根本看不清车外是啥状况,几秒钟后,永孝绕到另外一边,忽然就站了起来,拉着门把手使劲一拽,车门开了后对方靠着车门的身子顿时就仰了过去,栽倒在了地上。
  “你还挺顽固的哈·····”人倒在地上后,永孝单腿压着他的胳膊,使劲一拧就给人手“嘎巴”一声掰断了。
  此时那边的车子已经差不多要临近了,要不是这片大野地路况太复杂的话,他们几乎就是转瞬即至。
  “小牧,我把霍尔克和这人扔下,你带着他俩藏起来,我开车把人给引走”永孝爬起来后就朝着陆巡跑了过去。

  刘牧顿时一愣,急切的吼道:“你他么别闹,你自己能行么?”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