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独的气味》
第99节

作者: 树妖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车行东四环的时候有些堵,景泞亲自开车,稳稳地在车流中穿行。合生霄云路8号依旧安静,蒋璃阻了景泞入院相送的好意。景泞将车子停好后扫了一眼小区,“原来夏小姐住这里啊。”蒋
  璃嗯啊答应也没多说,将身上披着的大衣拿下来,“衣服我放这了,替我谢谢陆总。”岂
  料景泞说,“这是陆总私人的东西,夏小姐还是亲自还给他的好。”
  蒋璃一愣,脑子里又浮现出今早从他怀里醒来时的一幕,心就慌了一下,清清嗓子,“怕是他等着穿吧,你要是不方便给的话,放在车子里总行吧,这不是他的车吗?”“
  这是公司的车。”景泞轻笑,“所以更不大方便存放陆总的东西。”

  蒋璃总觉得景泞的笑有故意之嫌,理由站不住脚,但也让人找不出辩驳的言辞来。景
  泞离开后,蒋璃一手拖着行李箱,一手搭着陆东深的大衣进了小区。小区里的保安竟还是三年前的老面孔,见了她后先是一愣,然后惊讶地说,“夏小姐您回来了啊,好些年没见着您了,还以为您搬家了。”
  这种久别重逢的问候并不适合蒋璃,有些回忆对她来说就是把刀子,每每碰触都会伤她斑斑血痕。在
  原地僵站了许久,嘴角牵强地扯了扯当是回应,说,“物业还有我家的备用钥匙,麻烦跟物业那边说一声,找个小时工收拾一下房间吧。”
  保安说,“夏小姐您不知道吗?”
  “知道什么?”
  “以前经常送您回家的那位先生每周都会派人来给您的房间做打扫呢。”
  蒋璃忽而窒息。
  是饶尊。
  默了少许,说,“今天还是找人做一下清洁吧。”将

  行李一并交给保安,她终究还是没勇气踏进房间一步。
  798依旧热闹,许是哪个画家又举行画展了,虽走了三年,但蒋璃也见怪不怪,这个地方是艺术集中区,承载了太多艺术家们的梦想,浓缩了功成名就的艺术大师还有初出茅庐的文艺小青年。
  蒋璃不知走了多久。
  这座城处处充满了喧嚣和纷争,来往的都是匆匆人影,只有她像是散漫的孤魂,飘荡在对她来说不再有温度的皇城根上。三

  年,变化太快。
  直到三里屯,她僵在酒吧街好久,恍了半天神才反应过来,原本的建筑已成了太古里。素
  叶这段时间减少了工作量,一些轻患者她能转就转了,手里只留几个重点个案跟踪。夕
  阳西下是素叶最轻松的时候,每到这个时候,她总会走到办公室的露台上看着沉沉日落,然后再将她同年柏彦的回忆拿出来一点一点思量,来填满这年复一年日复一日的时光空隙。
  办公室门被推开时,助手李圣诞的声音有点着急,“哎小姐,你不能直接这么闯啊,我得通报——”“
  通报什么通报,我见她还用通报?”
  素叶扭头一看,惊讶。*
  “听说你去沧陵当了三年的爷?”等
  李圣诞将咖啡果茶和点心端上来离开后,素叶问她。蒋
  璃靠躺在贵妃椅上,一身懒洋洋的,拎了只苹果在手把玩,“倒不如说做了三年的逃兵。”
  “感觉怎么样?”素叶也很放松,坐在贵妃椅旁的沙发上。蒋
  璃咬了一口苹果,“挺好。”
  素叶笑,“你明白我在问你什么。”蒋
  璃沉默了半天,再抬脸时眼珠子在素叶身上打转,“我怎么觉得你有点变化呢?”“
  例如?”
  蒋璃上下打量,“好像胖了。”
  素叶指了指肚子,“当然。”蒋
  璃惊讶,素叶见状就起了身,在她面前站定。她穿的衣服宽大,蒋璃这才瞧见她微微隆起的肚子。“谁啊?没经过我同意就搞大了你的肚子!”
  素叶笑着上前,手往蒋璃的肩膀上一搭,“是啊,在国外的时候咱们好歹也能见上几面,想着回国了又都在北京怎么着也能经常见面了吧,结果您老倒好,改名换姓在个小山沟里藏了三年,我是耐不住寂寞找了男人,你想怎么着吧。”蒋
  璃手一伸就将素叶顺势拉坐身边,然后搂住她的腰,笑起来有点痞,“那你男人呢?叫出来,我捅死他。”素

  叶面色微微变化。却
  没逃过蒋璃的眼睛,“怎么了?”
  素叶眼里有丝苦涩,“没什么,我跟他结了婚又离了婚,就这样。” 蒋
  璃狐疑,眉头一挑,“他是谁?”
  “年柏彦。”素叶没隐藏。
  蒋璃想了半天,一下子想了起来,原来是那位赫赫有名的钻石大亨,她多少听说了他的事,商业犯罪、雇佣杀人等罪名落下来,现在锒铛入狱。她没跟那个男人接触过,只听说过他的事,但素叶她是了解的,能入得了素叶的眼的男人,哪会是池中鱼?想
  来这其中也是一番愁苦的滋味。
  但蒋璃不是一个喜欢心灵安慰的人,在她认为,越是这种时候说些听上去挺温情的话很别扭很矫情,倒不如一醉方休来得痛快。所以她道,“这就是你背叛我的下场,以后别背着我跟男人鬼混了,外面太危险,好好陪着我,我罩着你。”
  “行啊,我知错了。”素叶也是个怕矫情的人,所以才跟蒋璃的性子这么搭,她重展笑颜,“以后我就专心伺候爷您一人,不过,爷,您能先告诉我,您这一路抱进屋的大衣是谁的吗?”她
  用眼神示意了一下搭放在沙发扶手上的男式大衣,她眼睛尖着呢,这衣料和裁剪,金贵着呢。
  蒋璃难得尴尬。
  见状素叶指着她,“哎哎哎没意思了啊,我都如数告知了,大衣的主子还掖着藏着的?”蒋
  璃瞪了她一眼,咔擦一口苹果,“陆东深。”这

  会轮到素叶抡圆了双眼,“你还真跟陆门太子爷搞上了?”
  这话听得蒋璃一阵皱眉,指了指她的肚子,“胎教啊大姐。”素
  叶捂住肚子。
  “另外,什么叫还真?”蒋璃自然听出她话里的意思。素
  叶也不瞒她,“陆东深身边有个叫杨远的人,他查过你的事。”
  蒋璃咬着苹果若有所思,少许抬眼看她。素叶在她目光的注视下说,“我跟他承认我认识你,小夏,我知道你以前的所有资料都被谭耀明洗了,再加上你以前很少抛头露面,换做其他人怕是穷尽一生都有可能查不出你的过往,但陆东深可未必。”蒋

  璃收回目光,没滋没味地啃着苹果,半天甩出句话,“他知道夏昼这个名字。”“
  他是只知道这个名字还是知道了全部事?”
  蒋璃思忖,“估计了解的情况不是很多,至少他连我在北京有住所这件事都不清楚,十有八九只是知道名字,应该很多事是在猜测中,毕竟谭耀明的势力不浅,他洗资料的能力不容小觑。”素
  叶摇头,“我倒不这么认为。”蒋
  璃不解。“
  你认为陆东深是不想查还是查不出来?”素叶说,“虽说我没见过陆东深这个人,但我见过他弟弟陆北辰,一个尚且游离在陆门之外的陆家儿郎心思都特别缜密,更别提陆门长子陆东深了。年柏彦之前跟陆东深有商业上的往来和合作,是聊得来的朋友,他曾跟我提及过陆东深,别看年纪轻,可极有商业头脑和手腕,心思难猜的很。所以就像我刚才说的,如果陆东深有心要查,他一定能查的出来,他可不是什么普通角色。”蒋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