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725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方晟涎着脸说:“但他是排名第一的候选人,是不是,二叔?”
  于道明忍不住笑道:“我就担心提拔的黄海干部太多,有朝一日被你架空。”
  “二叔这话说的,难道对房朝阳和范晓灵不满意?”
  “他俩表现不错,正打算让范晓灵正式接手省事务机关管理局,提副厅,”说到这里他含蓄一笑,“怎么样,凭这个消息足以今晚去她香闺聊聊?”

  方晟赶紧说:“我跟她是清白,若有不轨天打雷劈……”
  “算了吧你,老天真有眼把你劈八百回了。”于道明笑着挂掉电话。
  意外收到方晟的消息,程庚明又惊又喜又紧张,请教要准备些什么,该说什么话。方晟叮嘱道你就当常规考察,啥也不知道,人家问什么你答什么,中规中矩就行,另外测评的时候多注意点,别让那些奸诈小人参加问卷,这方面你懂的。
  行,行,我明白。程庚明心领神会道。
  两天后省委组织部先到梧湘,继而来到黄海。朱正阳深知又是方晟这双手在幕后搅动,打电话询问内幕。方晟如实相告,并说信息中心的位置不适合你,在常委位置多熬资历吧,后面肯定有机会。
  朱正阳说程庚明若能高升,肖翔则可顺利接任书记一职,并无不满,眼下最着急的当数齐志建,按说樊红雨也到了离开的时候,可她按兵不动,一付神定气闲的模样,可把他急坏了,总不能老在区长位置上窝着吧?
  方晟想了会儿,说也许她急在心里,没表现在脸上罢了,她背后有两大家族支持,一定会找个合适的位子。
  但愿如此吧。朱正阳叹道,幸好在你的统筹调配下昔日黄海一班兄弟最起码都是正处,对咱俩这些办事员来说曾经多么遥不可及的梦想,更不用说副厅、正厅或更高追求,每每念及此,我觉得现在没啥不满足的,哪怕明天办理退二线手续都无妨。
  方晟笑道瞧你,说着说着又消沉了,这可不象你的风格……闲也闲的好处,避免卷入过多麻烦,将来没有包袱。听说前段时间梧湘连接有几个中外合资企业撤出,韩子学压力很大呢。
  那是曾卫华搞的名堂,为了税收和政绩过于压榨,终于把人家吓跑了。朱正阳悻悻说,常委会大家劝过好几次,曾卫华嘴上答应,实际工作又是一码事儿,这锅韩子学不会背,自己惹的祸还得自己兜底。
  所以放心吧,后面机会多多。方晟道。

  快挂电话时,朱正阳似乎不经意地说上周你的老部下来找我,想要在最近市直机关一波人事任免里稍稍进半步。
  哪个老部下?方晟一时没转过弯来。
  朱正阳似笑非笑说安如玉啊,这么快就忘了?还是装糊涂?
  方晟恼道我是真忘了!她刚到梧湘没几个月,不安心工作倒想提拔?

  朱正阳说她不是市团委任副书记分管青少年活动中心吗?现在残联主席退二线,正好腾出个正处级位置,她找我的意思是她之前在红河当了好几年副处,任职资格没问题,加上团委工作受到好评,青少年活动中心被省团委评为标杆示范单位,完全有实力竞争残联主席岗位。
  你觉得呢?方晟反问道。
  换一般人肯定设法揣摩方晟的真实想法,继而作出判断,但朱正阳跟他何等交情,几乎无话不谈,根本无须藏头露尾说话。
  朱正阳直截了当道我怎么做全看你俩关系,倘若真是你马子,我豁出去挺一挺,反正残联也不是什么热门岗位,换其他人还未必愿意去;倘若只是普通上下级关系,我可以帮忙说两句,但仅此而已。
  方晟道你这家伙存心把我顶到墙角是不是?帮忙就帮忙,别扯上男女关系。上次在梧湘被樊红雨放倒的账还没算呢。
  樊红雨以在酒桌上单枪匹马击倒方晟等黄海干部,已成为梧湘官场的经典段子,只要宴请活动,朱正阳等必定被人笑话。
  而朱正阳、程庚明等慑服于樊红雨,没人出面代酒,也成为方晟手里的一件绝杀武器,每每提到这个话题稳稳占据上风。
  朱正阳顿时投降,无奈道好好好,我懂你的意思了,全力促成此事!
  他娘的这还差不多。方晟满意地说。
  当晚方晟留宿在市委宿舍楼——姜姝又去了京都第一人民医院,徐璃陪同于道明下基层视察,鱼小婷更不用说,已经大半个月没消息。
  真是孤家寡人也。方晟自嘲地想,独自在食堂吃了点东西,回宿舍分别跟赵尧尧、白翎通会儿电话,然后在月光下慢跑两公里,出了层细汗,觉得畅快不少。
  人近中年,该多做运动了。方晟暗自提醒自己。
  回去冲了澡,躺在床上边看书边看电视,捱到十点多钟便有了睡意,正待熄灯,有人轻轻敲门。
  这个时间点可不是回报工作或送礼的时候!
  方晟顺手握住枕头下防身匕首,喝道:“谁?”
  “我……”门外声音细细弱弱有些熟悉。
  到底是谁?方晟脑子里急速运转,却一时想不起来。
  方晟将匕首塞进兜里,小心翼翼开门,外面游鱼般闪进来一个纤细的身影,脱掉帽子,除掉墨镜和口罩,赫然竟是安如玉!
  “你……你来干嘛?”
  方晟瞠目结舌,心里却掠过一个念头:该不是为了提拔到残联的事,求我帮她找朱正阳?
  安如玉似犯错的小孩,双手绞个不停,嚅嚅道:“下午……在省里培训,结束后到红河宿舍收拾了点东西,然后……路过这儿看望下您……”

  晚上十点多钟“路过”,从红河到梧湘又不用穿过市区,方晟暗自好笑,板着脸说:“看到了?你可以走了。”
  “其实……我车子出了点故障,又忘了带身份证,”安如玉头埋得更低,“在你这儿宿一宵好不好?我明早五点就动身,不会被人看到的。”
  孤男寡女同丨居丨一室,能有啥好事?偏偏方晟无法拒绝。
  一是安如玉很妙,每次都将自己放到很低的地位,低到方晟不忍心拒绝;二是她那付柔柔弱弱的样子明知有装的成份,却很对方晟胃口,因为他之前的认识的女人,大都出身高贵,如赵尧尧、白翎、徐璃等一长串名字,要么背景神秘,如鱼小婷,叶韵等,绝少有安如玉这样平民身份而且经历坎坷。
  “好……好吧,”方晟指着隔壁房间道,“你睡那边。”
  “我去冲个澡。”
  安如玉擦身而过飘过一阵香气,方晟心里一阵迷乱,心里咬牙骂道:狐狸精,真是迷死人不赔命的狐狸精!
  转身进房间关上门——市委宿舍楼里所有房间都没有锁,这是很奇怪的事,更奇怪的是从没有领导反应过这个问题。坐在床上,捧着书却一个字都看不进去,既警告自己不准乱来,免得被这个狐狸精越缠越深;又隐隐期盼发生点什么,回想之前发生的两次,安如玉的确有与众不同的妙处……
  隔了很漫长的时间,至少在方晟看来特别漫长,门被轻轻推开。
  安如玉热气腾腾地裹着大毛巾进来,怯生生道:“隔壁……没有枕头……”
  日期:2018-08-07 06:3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