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独的气味》
第97节

作者: 树妖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应该是痛恨他的吧。如

  果他在场的话,估计扎在沙发上的那一刀就会扎在他身上。陆
  东深想到这,不知怎的竟笑了。他
  放轻动作,将她手里的酒瓶拿了下来,原本想找个位置搁好,但一看周围环境也就作罢。她
  怀里的那件长衫刚被抽走,她就冷不丁醒了。
  醉眼朦胧。她
  转头看着他,瞳仁的光明显的不聚焦,涣散得很。陆东深也看着她,窗外是簌簌而落的飞雪,悄无声息,室内是清浅的呼吸,男女之间,吐息之间静若幽兰,交织交缠。蒋
  璃醉酒,始终不会是安静的那一个,见他在看自己,她晃晃悠悠起身,陆东深不知道她要干什么,伸手来扶,她就顺势勾住了他脖子,瞅着他的眼睛瞅了半天,突然吃笑,伸出食指指着他,“你眼睛里有我啊。”一
  句醉话,却像是一把极小的钩子,轻轻在陆东深的心口上勾了一下,不疼,有一丝莫名的痒无声扩散。他
  低笑,“是啊,有你。”

  蒋璃就笑得更是花枝烂颤,许是头真的晕,就将额头抵在他的锁骨上,“为什么啊?真是奇怪,我怎么进你眼睛里了?”陆
  东深唇角始终含笑,将她轻搂入怀,低声道,“是啊,真是奇怪。”蒋
  璃在他怀里摇头,也不说话了。没一会儿,陆东深就觉得胸口微凉,托起她的脸一看,她竟哭了。哭得无声无息,眼泪颗颗砸落,好半天低语,“为什么要这么对我?我做错什么了?”
  陆东深没由来地心疼,她质问地绝望,揪着他的情绪也跟着起起伏伏。他干脆将她抱起,进了卧室,又是一阵天雷滚滚。床
  已报废。

  床垫连着床单被开膛破腹,枕头被那把芬兰刀死死扎在床头上。陆
  东深终于承认,醉酒后的女人力气真是不小。怀
  里的女人还一直在哭,眼泪鼻涕一大把,他甚至都不用低头去瞧,都能想象的到自己身上的衬衫照比抹布有过之而无不及。
  想都没想,抱着她转身出了酒店房间。刚
  走到电梯前,门就开了,里面有三男俩女,像是在谈什么公事,能往上面走应该都是总统套的客人了,陆东深见里面的人帮按着电梯,也不方便再等下一部或转身去走楼梯,只能硬着头皮进去了。能
  出入天际总统套的客人也都算是有身份的人,圈子自然就小了些。其中一人认出了陆东深,惊喜,“您是陆总吧?”
  陆东深怀里还抱着哭得一塌糊涂的蒋璃,一时间略有尴尬,“是。”那
  人像是中了彩票似的,忙上前道,“能在这里见到陆总简直是我的荣幸,您可能不记得了,咱们在上海名流宴会上见过,我——”
  “你要带我去哪……你要干什么?”许是电梯间的光刺痛了蒋璃的眼令她有了警觉,哭得更是悲凉。陆
  东深脊梁一僵,不用回头,也能察觉身后那几人诧异的眼神,他下巴绷紧,尽量面不改色,可内心早是波涛汹涌。上前说话的那人果然也僵住了,略有狐疑地打量着陆东深,深更半夜、抱着个醉酒的女人、回房间……电
  梯门开了,那人刚要自我介绍一番,陆东深淡淡地道,“幸会。”电
  梯门在他身后又缓缓关上,他低头看着怀里的蒋璃,无奈叹气。
  他也不知,电梯里的人开始有了议论,“都说陆门公子不喜女色,尤其是长子更是洁身自好,看来传言不能尽信啊。”
  回到房间,放眼满室的整洁和一尘不染,陆东深觉得自己总算活过来了。抱
  蒋璃回床上,她却依然哭得凄惨,揪着他的衬衫不放,擦眼泪擤鼻涕,看得陆东深那叫一个于心不忍,甚至一度都相信自己成了人贩子似的。她哭,他就相陪,后来干脆倚靠在床头,她就趴在他身上泪流成河,他一手搂着她的腰,一手轻抚她的头,像是在慰藉个孩子,也顾不上身上的衬衫有多么不堪入目。“
  你们怎么能这么自私呢……”蒋璃还在哭诉。陆
  东深低叹,看来真是醉得不轻,要是搁平常,这句话她是绝对不会哭着说出来的,最大的可能就是手举着芬兰刀手起刀落,然后狠狠补上一句,“再让你们自私!”暗

  夜。
  长窗之外还在落雪,如四月鹅白的樱花,铺满悠悠的长巷,填满寂寥的人生。银雪取代了霓虹,将这夜衬得更是宁静。
  这般安静的夜,陆东深在此前从未细细品味过,在他认为,哪怕是入夜,压在他人生里的也不过是繁忙、是匆匆,哪有时间停下来看看窗外被繁星围绕的冷月和被霓虹点亮的长街。
  他从没想过会有这么一个夜晚,放下所有公事,放下所有防备,放下所有算计,来陪着一个女人,任她在他怀里痛哭,同样是无眠之夜,今晚的无眠似乎来得与众不同。

  蒋璃哭,陆东深是心疼。可
  渐渐的,这种心疼就变了味道。他
  侧身下来,抬手擦拭她脸颊的泪,低语,“别哭了。”蒋
  璃也是哭累了,昏昏涨涨间瞧见头顶上的男人,窗外雪影与室内暗影相撞,男人的脸就在这场恢弘的光影交替间愈发棱角外捉,他的眼却像是收敛了世间所有的光华,深沉又遂亮,温柔又长情。性感又洒脱,危险又诱惑,像是风月中的景色远在天涯,又像是岸柳清风近在咫尺,这般种种都尽在他的这双眼里了。
  她觉得这人熟悉又陌生,醉语喃喃,“你是谁?”伸手,试图去抓他的脸。
  陆东深就顺势低下脸,任由她的手贴在他的脸颊上,他抬手覆上了她的手,垂眼看她,沉笑,“你说我是谁?”蒋
  璃迷迷糊糊,觉得自己呼出来的都是热气,可头顶上男人落下来的气流也是滚烫,她如置身熔炉,男人的脸、男人的身体都是炙热的来源。她抬眼看着他,细细端详,抽出手,手指描绘他的眉骨、他的鼻梁,醉眼相笑,“你长得可真帅……比我见过的任何人都好看。”
  “是吗?”陆东深的呼吸深沉,嗓音很低,像是磐石压过一般。“

  你的鼻子真高……”蒋璃的手指又顺势落在他的唇上。陆
  东深拉过她不安分的手,十指相扣,低问,“知道我是谁了吗?”她的手指还沾着酒香,除此之外,还有她自身的清幽,透过她肌理的温度,丝丝缕缕地往他鼻腔里钻、心头里拱。她碰触轻柔,可要命地左右了他的理智,或许,他该安慰自己说,今晚其实他也是喝了点酒的。
  所以,他觉得她眼角嵌湿的模样异常勾人,他也觉得自己身下藏了一团火,吞噬她的唇齿、她的身心。
  蒋璃似乎在认真地想这个问题,可她醉得太厉害,眼前的男人脸又是恍惚重影,她只能瞧见他那双宛若夜色的眼。可男人身上的气息好闻,虽说他眼里像是藏着某种不知名的危险,然而,她喜欢靠近他,就这么贴着他,有种从未有过的安全感。

  日期:2018-11-13 18:5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