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1297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的傻姐姐,你也太看不起你这位初恋情人了。”萧晋搀着她在身旁坐下,笑着说,“一个没根没底的人在外流亡十年,突然摇身一变成了归国投资的大老板,无论他是好人还是坏人,都肯定不是笨人。
  如果他要逃避通缉的话,这会儿早就在国外了,怎么可能会躲在你这个最容易被国安怀疑的人身边?”
  贾雨娇终于落下泪来,却用力咬着嘴唇说:“小猴子,我对不起你!你走吧,我自作自受,求你不要管我!”
  “别用这么大的力气咬她,我还没有吻够呢!”指尖轻触她的嘴唇,萧晋柔声道,“另外,该离开的人是你,男人之间的事情,老娘们儿就别搀和了,乖!”
  贾雨娇狠狠地摇头,泪珠都甩的飞起来。

  “我上辈子一定是欠了你的。”萧晋叹息一声,为她拭去泪水,说,“想留就留下吧!但不准再露出这种心碎的表情了,我心眼儿其实挺窄的,真的会吃醋噢!”
  贾雨娇低下了头,再抬起时,嘴角已经翘了起来,捧住他的脸轻轻吻了一下,说:“那这辈子就算是我欠了你吧,不管你要做什么,我都陪着你,死也没关系。”
  萧晋哈哈一笑:“又说傻话了不是?咱俩注定了会天长地久,死还早着呢!只要你的胖次不再那么坚不可摧,我就满足啦!”
  司徒金川是真的爱过贾雨娇的,甚至现在依然还爱着,只不过他更爱的人是自己罢了。
  此时看着两人表演浓情蜜意、爱比金坚,他登时便有一股怒火上头,沉声道:“萧晋,贾雨娇已经中毒超过二十分钟,如果你不想她死,最好不要再废话!”
  萧晋摊开手,一脸无辜的说:“我已经问过你想干嘛了,是你没回答嘛!”
  司徒金川眼中露出一抹狠戾之色,掏出一把枪丢在桌子上,说:“我还有几个问题想要问你,不过,在那之前,我很希望看到萧先生用行动证明一下你对贾雨娇的爱并不只是说说而已。”
  “不要!”
  贾雨娇惊呼一声就要去抢那把手枪,可身体还没来得及完全站起,突然就僵在那里动不了了。

  萧晋收回摁在她肋下的手,让她重新坐下,看着她充满哀求和惊惶的双眼说:“真是的,臭婆娘非得教训一下才行,都让你不要搀和了,就是不肯听话是不是?”
  说着,他把枪拿在手里,又看着司徒金川问:“你不怕我用它胁迫你拿出解药来吗?”
  司徒金川露出狞笑:“你可以试试,看我会不会用这条命换你痛苦终身。”
  “我的医术很好,要解开雨娇中的毒并不是一件多么困难的事情。”
  “那你还有不到半个小时的时间,加油!”

  知道了毒性的大概猛烈程度,萧晋再不废话,枪口对准左臂就扣动了扳机。
  枪响了,子丨弹丨直接穿透了他的胳膊,鲜血喷了一地,但他却连眉毛都没有动一下。
  贾雨娇的眼睛蓦然睁大,但她不能动,也发不出任何声音,只有血丝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爬满瞳孔周围,心痛欲绝。
  “你看,要是之前你乖乖听话离开多好?”萧晋右手在她鼓囊囊的欧派上掏了一把,嬉笑道,“放心!你的小猴子枪法很好,刚刚那一枪没有伤到骨头,又直接穿透了,所以只是皮肉伤而已,回头伤口一缝,药膏一抹,屁事儿没有,只是短时间内可能要委屈你多练练骑乘位了。”
  贾雨娇的眼泪又汹涌的流淌出来。此时此刻,她只想用尽全身的力气抱住他,吻他,咬他,打他,不管他想要什么,都给他!
  “咦?看样子你是同意喽!太好了,这一枪挨得真值。”
  萧晋开心起来,说话的同时,右手扶住左肩,手指不露痕迹的摁压了几下。
  啪啪啪……
  司徒金川鼓起掌来:“萧先生自残为红颜,鲜血遍洒仍谈笑风生,令人钦佩!”
  萧晋不屑的翻个白眼:“免了,小爷儿赶时间,有什么问题就赶紧问,真逼急了小爷儿,鱼死网破,你可就不单单是没命那么简单了。”

  司徒金川撇了撇嘴,拿起手边的酒壶给自己倒了杯酒,边喝边道:“现在你应该已经知道我的真实身份了,所以我很好奇,你是怎么逃脱掉摆渡者对你的追杀安然来到这里的?”
  萧晋没有回答,而是拿起了他刚刚倒酒的酒壶细看起来。
  那酒壶是金属的,通体青绿色,壶身上有双龙戏珠的浮雕,栩栩如生,工艺精美,而萧晋观察的地方,恰恰就是双龙戏珠的那个“珠”。
  那颗珠子镶嵌在壶把上端与壶身的连接处,微微凸出,看不出什么材质,和整把酒壶一样都是青绿色,只是细看之下好像有一点色差,比壶身淡了一些。
  萧晋拇指摁在珠子上,试着一搓,珠子竟然跟着滚动起来,再一看,颜色已经变得和壶身一模一样了。
  “看到了没有?”他苦笑着摇摇头,把酒壶拿到贾雨娇面前,示意道,“这就是一把传说中的鸳鸯鸩壶,只要倒酒的时候转动珠子,就能控制倒出来的是好酒还是毒酒,市面上也就值几千块钱,这把做的精美一些,几万顶天了。
  简单的令人发指,可谁又能想到在二十一世纪的今天还会有人用这种手段呢?我的娇姐姐,看来你这位老情人在很早之前就已经想好失败之后要在古意盎然的楚女会实施报复了,为了对付我,他还真不是一般的煞费苦心呢!”
  听完这番话,贾雨娇再望向司徒金川的眼神中就没了丝毫的痛苦,只剩下无穷无尽的恨意。
  被欺骗、被伤害,她都无所谓,但现在连累了萧晋,她恨不得把司徒金川碎尸万段!

  把贾雨娇的酒杯倒空,萧晋又往里面倒了一些酒液,端起来一闻只有酒味,眉毛就挑了起来,赞叹道:“无色无味,这样毒药可不多见,司徒先生可以介绍一下吗?”
  “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司徒金川说。
  “你问题的答案很简单,我之所以能够躲掉摆渡者的追杀,是因为他们压根儿就没打算追杀我。”
  “这不可能!”司徒金川瞪眼道,“我已经将你的身份、以及在龙朔的所有亲近之人资料都上交了组织,你毁了我们那么重要的生意和进军华夏的机会,怎么可能会轻易的放过你?”
  萧晋得意洋洋的耸耸肩,说:“这个就更简单了,因为你的组织高层在经过评估之后,认为我在各方面都远超于你,权衡利弊之后,就选择了对我拉拢,而不是追杀。

  说白了,你的组织已经抛弃了你,要不然,你以为我是怎么一下飞机就知道你躲在楚女会的?”
  司徒金川呆若木鸡。
  “哦,对了,”萧晋又接着说道,“你会选择在今天给雨娇下毒,是因为冯洋那家伙跟你说我要来了,对不对?
  我们的交易就是在回来的飞机上谈的,下机之前,我摆了他一道,想来他肯定不会甘心,这也是我为什么会选择大摇大摆的进来,而不是偷袭你的原因。”
  司徒金川的脸色一阵黑一阵白,好一会儿才咬着牙狰狞道:“就算你避免了摆渡者的追杀,就算你算无遗策,那又怎样?现在还不是一样要通过自残来求我?”
  日期:2018-07-05 18:5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