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未冷,大圈》
第1113节

作者: 龙易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在坐了一夜的火车之后,永孝和刘牧抵达目的地,两人在车站对面打了一辆出租车,告诉司机一个地址。
  这个地址,是永孝从肇事司机前女友那里打听出来的,说是对方有个亲人住在埃德蒙顿,但是什么亲近的关系来往密切不密切就不知道了,他前女友对也不是很了解。
  “你说这家伙有没有可能藏在这呢?咱俩就摸出来一条线,要是这也找不到的话,那可真就抓瞎了,所有的线索全断咱还拿啥往下查啊?”刘牧有些不确定的问道。
  “没谱的事,我他么也说不清楚啊,咱就只能跟上帝说一声赐我好运吧,不过我怎么总觉得这人失踪有点猫腻呢,他撞死人了不跑,等邦哥顶替了秦军的名才跑,这前后可差了不少的时间呢,他的逃逸完全没有什么意义啊”
  “没准是他听到风声,知道秦军的名字被顶替了,怕受牵连了呗”
  永孝斜了着眼睛说道:“那就更不应该跑了,秦军都没死他跑啥?”
  刘牧顿时无言,脸色难看的说道:“那就是还有一种可能了,咱们反着推一下因果关系,秦军没死他也没必要跑,那万一是有人知道邦哥顶替了,想拿这个案子做文章的话······这明显是有人想彻底给邦哥堵死在顶替这条路上啊,让真正的肇事司机彻底消失,咱老板就没有任何洗清自己的可能了!”
  永孝摊着手说道:“事出反常必有妖啊”
  此时,刘牧和永孝还有十几公里要到达的目的地,一间普通的民宅里,卧室床上躺着个二十岁左右的青年正枕着脑袋眼睛无神的盯着天花板。

  和他隔了一堵墙的另外一间卧室里,两个面部阴沉的男子坐在桌旁喝着酒聊着天,一堆酒菜旁边还放着两把的枪。
  “嗡嗡,嗡嗡嗡”这时其中一人的口袋里手机响了起来,他拿出电话接起后,里面就有人问道:“那个人怎么样了?”
  “还是那样,除了没什么自由外,其他的一切正常”
  “事情有点变化,你们不用看着了,给他直接灭口然后找个地方处理掉吧”
  接电话的人明显一愣,语气有些不愿意的说道:“想什么呢?我早就说过,带他来的时候就应该直接杀了然后埋掉算了,还得浪费时间看着他,现在怎么又变卦了?”
  “那是老板的决定,觉得留他活着不能死掉,是因为他尸体万一漏了之后被温哥华警方追踪到,那被灭口的迹象就出来了,对方会怀疑是有人在故意针对这个案子,所以他不能死,但现在是那边有人追踪过来了,要找他,你们带走了容易疏忽,那就只能给他杀了灭口,免得露馅了”
  “行,知道了,白看了他这么长时间了,么的”这人挂了电话,从桌子上拿枪“哗啦”一下撸动枪栓就往隔壁走去。
  “哗啦”接电话的人从桌子上拿起枪后就撸了下枪栓,跟同伴说道:“你把屋子里面收拾下,别留下什么痕迹,我去给他灭口了,然后咱俩把尸体弄走找个地方埋了,全弄干净了后咱们也就能离开这破地方了,在这他么看着人几个月,到头来还是要灭口,哎,老板的风格太让人难摸了”

  “ok,你动静小点,四周都有民宅,小心被人听到枪声”
  “唰”此人随手从桌子上拿起个矿泉水瓶子顶在了枪口上说道:“放心吧,小事”
  两人交谈的时候,完全没有留意到房门的缝隙里,有一双惊恐的眼睛正在看着他们。
  这个人就是肇事撞死了秦军的白人青年,他在撞死人后的当天就驾车逃逸了但是没有离开温哥华,因为那一处路口当时的监控坏了,同时也没有目击证人,所以他并不担心自己撞死人会被丨警丨察发现。

  但是,忽然过了大概不到一个月,就有两个陌生人找到了他,并且还告诉他撞死人的事正在被追查,并且马上就要查到这了。
  这人当时是不信的,因为都过去快一个月了,还没有查到他这时候自然也不可能知道是他撞的,可对方给他看了几张照片他就哆嗦了。
  这几张照片是当时事发路段一家门面店的监控摄像头,显示的正好是他车子经过的瞬间,和秦军的死亡时间高度吻合,并且车牌号非常的清晰,还有另外几张照片是他撞死的车遗留下来的前保险杠和他后来送到修理厂维修的照片,这些旁枝末节的线索全都汇集在一起,那他肯定就很难说的清了。
  同样的,当时大圈也掌握了这些照片,只不过当刘牧和永孝找到肇事司机后,他却消失了。
  接此人走的两人告诉他,要想不摊上这个案子,就得跟他们一起离开温哥华,等什么时候事态淡了才能安全,于是他被人接走后就来到埃德蒙顿找以前的亲戚借了这处房子来住,而带他走的人这段时间也没有难为他,一直好吃好喝的养着,除了自由受到限制外其他的都一样,他后来几次问过对方自己什么时候能安全,但每次问的时候这两人都搪塞着不跟他明说,在这种情况下他就越呆越没底了,因为带他走的这帮人处事太神秘了。

  这人听见对方在电话里要灭他的口,还拿起了枪后,就惊恐的往后退了几步,然后轻轻的推开房门,出了屋子屏住呼吸,快走几步之后连忙撒腿就跑。
  灭口的人来到隔壁卧室见床上没有人,就推开卫生间房门,发现里面也没有。
  “快出来,人好像惊跑了”这人回头招呼了一声同伴。
  “怎么搞的,上帝告诉他,自己要死了啊?”同伴皱眉骂了一句,也拿起枪跟了出去,两人在周围简单搜了片刻还没找到人就知道对方估计是真逃了。

  他俩跑到外面,站在路上左右张望,就看见距离他们几十米外,有个人影正在撒腿狂奔,伸出手拦着经过的出租车。
  “在那呢,追他”两人把枪藏在衣服里,迈步快速的朝着拦车的人追去。
  对方看见他俩过来后,冷汗直冒的骂道:“真是活见鬼了,怎么一辆空车都没有·····”
  没拦住车他果断掉头就跑,在这种生死攸关的时候,他几乎跑出了自己的极限,和后面的距离始终都拉在五十米开外。
  “他好像属兔子的,跑的真他么快,千万别让人逃了”
  “这里有点偏,他往哪跑?”
  这一片似乎是埃德蒙顿的郊区,周围车不多,建筑物也不是很高,显得特别的空旷,夺命狂奔的人气喘吁吁的跑了能有两三分钟就有点上气不接下气了。
  对于逃生,他的经验明显差了不少,身体素质也不太行,就是个正经的运动员在全速保持百米冲刺的速度跑动的时候,也绝对不可能坚持超过五分钟以上,常人大概两三分钟就是极限了,到了这个极限点肺部的负荷程度都能让你感觉到喉咙冒火,内脏都要炸了。
  “呼哧,呼哧·······”这人明显感觉自己两腿发软眼睛有点花了,他回头看了一眼当即就给吓的差点都哆嗦在了地上。

  后面追来的人身体条件比他好像强了不少,之前从几十米的距离正在逐渐拉近着,这时候差多双方就相差十来米远了。
  “嗖”追击的人顺手从路边拎起一个垃圾桶,甩手就朝着前方用力的扔了出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