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偷四爷:鲁西南贼王和他的侠盗帝国创业史》
第331节

作者: 有毛僧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那位美国记者给娜娜留下了一部汉英词典,随后南下报道战况了。整个小组中,没有一个人懂中英双语,娜娜照顾他们的工作变得极为困难和复杂。由于这个英国人脾气暴躁,其他的几个女兵都不愿意伺候他。唯有娜娜每天给他换纱布,为他的双腿上药。推着轮椅,带他到山谷中呼吸新鲜空气。
  在一位印度伤员的帮助下,娜娜在词典上标记了很多常用单词,学着印度人的发言,念给这位年轻人听。听着娜娜的发音,他突然感觉到了有种交流的快乐,于是便笑着为娜娜纠正发音。慢慢的,娜娜可以听懂一些英文了,并试着读出来。
  从他很慢的表达中,娜娜知道了他叫霍华德,并且知道他来自英格兰的约克郡。这些对娜娜来说都是陌生的概念。

  又过了一段时间,年轻人的双眼可以看到东西了。当他看到娜娜的那一刻,他一只手死死地抓着娜娜的手,死活都不放。他双眼碧蓝,闪着奇异的光芒。伤员们一个一个好了起来,有些残疾了的,被遣送回了原籍,还有几个伤好了后,立即南下去了军队。
  上级多次派人要求娜娜回归军队,可是娜娜就是不愿意走。她并没有告诉任何人,为什么不想去,只是用身体不适延缓了时间。其他的女孩子都回到军队了,这里只剩下了霍华德与娜娜两个人,还有两个腿上的伤口没有好的印度兵。
  “我知道你为什么不去军队。”霍华德笑着说,“孩子是谁的?”
  “什么孩子?”娜娜惊慌地问道。
  “你的衣服已经掩盖不了了。有四个月了吧?”霍华德道,“你得跟长官坦白,不然的话,你违抗军令,说不定会被枪毙的。如果他们回来了,一定会处理你。”
  霍华德连比划带翻词典,终于对娜娜讲明白了他的意思。娜娜很害怕,哭着说:“我该怎么办?”

  霍华德想了下道:“我可以帮你。不过,你要告诉我,孩子的父亲是谁。”
  娜娜哭着说:“我来军队前,孩子的父亲去了其他的部队,已经战死了。”
  霍华德摘下了军帽,极为悲愤地说:“英雄的孩子,你要把孩子生下来。我立即给英国军方写信,让人转交给英国驻印司令部,让他们派人把我送到印度。你跟我去印度,把孩子生下来吧。我让英国军方与中国军队协调。在这里,孩子难以保住。你饥一顿饱一顿的,还如此疲劳,身体会垮掉的。”
  娜娜并没有把他的话当回事,自己一直在盘算着,如何才能把孩子生下来。很快,中国军队派来一个士兵,带了一份手续,交给了霍华德。这个手续保证娜娜可以合法地跟他走。
  一段时间后,一组英国军人开车进入云南,然后从云南来到缅北,把霍华德与娜娜带走了。娜娜来到了新德里,立即被送进医院接受全面检查。除了有点营养不良外,母子都平安,这个消息让娜娜非常激动,她忍耐不住哭了起来。

  霍华德在同一家医院接受了手术,手术将他腿上的弹片全部清理了出来。娜娜分娩的时候,霍华德已经可以拄着拐杖到处走了。娜娜在印度的医院里剩下了一个儿子,她为孩子取名小龙。这个孩子若干年后,便是叱咤全球的风流大盗阿龙霍华德,外号鸭龙。
  来到印度后,为了方便照顾娜娜,霍华德安排她住在医院里。孩子生下来后,霍华德派了一辆车将母子接到了新德里旁边一个红茶庄院的小城堡里。城堡是三十年前,霍华德的父亲建的,非常豪奢。
  在城堡内部服务的十多个女仆全部是从英国带来的。印度人只能在外面干一些苦活和累活,进不了城堡。霍华德为娜娜母子安排了一个奶妈和一个女仆。娜娜一方面非常不好意思,另一方面也很庆幸,终于有一个没有战乱的地方,可以让她来养孩子。
  不过,她也很清楚,这里并不是她长久待的地方。她必须想办法自力更生,把孩子抚养起来。在中国人的概念里,一个怀了孕的女人不会有人再娶了。所以,她从未认为霍华德会对她有基于婚姻的想法。然而,她还是太不了解西方人了。

  再一次午餐后,霍华德来到了娜娜房间,先是逗了一会儿孩子,随后拉着娜娜的手,非常真诚地说:“如果没有你,我早就放弃了。我不知道自己的双眼能否再次睁开,更不知道自己是否能再度站起来。是你给了我希望。当别人都不愿意照顾我的时候,你一直在照顾我。我喜欢你的声音,喜欢你身上的味道。每次你走过来,我都能从脚步声中分辨出来。我的命是你给的,更重要的是,我的爱也是你给的。我睁开眼之前,一直幻想你的样子,把你想象得如天使一般。等我真的看到你的时候,才发现你比我幻想的所有天使都美。”

  娜娜作为中国女子,从未被人用如此肉麻但听起来又如此真诚的话感动过。尽管她对英文完全是一知半解,但是这次她真的被感动了,哭着说:“别这么说,我没做什么。何况,你救了我们母子。咱们扯平了。”
  霍华德摇了摇头道:“不可能扯平的。嫁给我吧。”
  娜娜哭着说:“我早已是不干净的女人了。我已经生了别人的孩子,我不能嫁给你。这是我的命。”
  霍华德将她的双手捂在自己的手心里,笑着说:“这些都是东方人的观念。孩子并不影响我爱你,也不会影响我娶你。无论在印度还是在英格兰看,我都有绝对的自由爱你,不会有任何世俗的力量阻挡我们。”

  “这样不好。你还是不要再说了吧。”娜娜非常不好意思地说。
  “你千万别担心,等我们结婚之后,阿龙就是我的继承人。即便是咱们一起生了儿子,他依然是我的继承人。我会带他回英格兰,让他接受最好的教育。我会让他上哈罗公学,让他去牛津读书,还会让他去议会工作。他必须是个体面的绅士。”
  娜娜已经非常感动,没有理由不给他一个答复。
  “我答应你。”娜娜拭去泪水,笑着说。
  她并不知道答应他意味着什么,但是这是她人生中第一次感受到了安慰而没有恐惧。无论在宁十三身边还是在鸭屎身边,她一直活在恐惧中,从未有过安全感。但是,在印度的这个小城堡里,她每天都睡到自然醒而不是被噩梦惊醒。
  他们的婚礼当天,鸭屎突然从梦中醒来,仿佛感受到了什么,极为不自在。鸭蛋练了一天功夫,并没有被鸭屎弄醒,继续呼呼地睡着。鸭屎走下楼,来到漆黑的夜里,仿佛感受到一种奇怪的力量不断向他袭来。
  这么多年来,他第一次如此思念娜娜,多么希望她能在身边。
  他沿着山谷的小路一直在走,走了一个多小时候,天终于亮了。
  两位送信的人来到了村寨中,迎面撞上了鸭屎,赶紧将信交给了鸭屎。鸭屎见信是从远征军军队中送来的,立即撕开就看。
  鸭屎一边看,双手一边抖动。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