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偷四爷:鲁西南贼王和他的侠盗帝国创业史》
第330节

作者: 有毛僧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8-07-04 22:05:54
  第318章 铁血柔情
  娜娜原谅了鸭屎的一切,同时也表达了不愿意再回来的决心。娜娜写道:“过去的十多年,我为弟弟能活着而活着。最近的几年,我为你而活着。如今,我想为自己活一回。不要去找我。”鸭屎擦干眼泪,将信收好,走出了傣楼。小貂蝉知道他想做什么,所以早早地等在了楼下。
  “四爷,你想去哪儿?”小貂蝉问道。
  “我要去部队里找娜娜。”鸭屎极为坚决地说道。

  “你还是再想想吧,如果你想好了,就随你。这里只剩下了女人和孩子。我可以照顾鸭蛋,不过我不能保证会比你或娜娜照顾得好,毕竟我也有孩子要照顾。”小貂蝉道,“如果你心里真的有娜娜,你早就该在去重庆前娶了她。她等了你很多年了。”
  “我都知道,你不要再说这些了。我对不起她。这个世界上,我对不起的人太多了。缅甸距离这里不远,我想应该能找到他们。”鸭屎道,“鸭蛋就靠你来照顾了。”
  小貂蝉看了一眼鸭蛋、微山、悦悦一起玩的身影,随后冷笑着说:“如果鸭蛋是你亲儿子,你也会去缅甸?”说完,她走回了自己家。
  当天晚上,突然刮来了一阵风,接下来电闪雷鸣,下起了大暴雨。鸭蛋从梦中醒来,一直哭着要姑姑。鸭屎将他抱入怀里,拿娜娜的旧衣服裹着他,让他在半睡半醒中以为自己睡在娜娜的怀里。

  一直到天快明了那雨才停了下来,鸭蛋还在熟睡。鸭屎收拾了一个包袱,走下了楼梯。这时,他发现,小貂蝉打着伞站在他的楼下。
  “四爷,想好了?”小貂蝉问道。
  “嗯,我今天就去。”鸭屎道。
  “先不说你未必能找到她,即便是找到,她也不会跟你回来。你就别执着了。好吗?”小貂蝉道,“你的身体不好,闻到火药味肺就疼,你逞什么能啊?”
  “我已经决定了。鸭蛋就交给你了。”鸭屎极为坚决地说完,转脸就走。

  “四爷,”小貂蝉道,“还是娜娜了解你。”她从怀里掏出一张纸条,递给了鸭屎。
  “这是什么?”鸭屎接过纸条,不解地问道。
  “娜娜临走的时候说,你肯定会抽风去找她,她说你看了这个就不会去了。”小貂蝉道,“但愿四爷能三思而后行。”
  鸭屎展开了纸条,上面写得清清楚楚:“鸭蛋是你的儿子,好好照顾他。我答应黑蜘蛛为她守住这个秘密,但是如今我守不住了。你儿子已经没有娘了,就让他好好有个爹吧。我已经解脱了,照顾鸭屎的担子落在你的身上了。你的娜娜十多年前就死了,不要去找了,放手吧。”

  鸭屎看了纸条后,带着东西走回了楼上,走进房间,在鸭蛋身边躺下来。他进入屋子里的声音被鸭蛋听到了,鸭蛋没有醒来,但是翻滚了下身子,趴到了鸭屎的身边。鸭蛋还小,很像黑蜘蛛,他从未觉得鸭蛋像皮六,但是也从未想过他会像自己。鸭屎抚了下鸭蛋额头的头发,发现他的嘴巴、鼻子、脸型与自己的确有几分相像。
  泪水模糊了他的双眼,他不敢哭出声来,生怕影响鸭蛋睡觉。他用右手捂着双眼,身体不断颤抖着。去还是不去,这是个问题。如果不去找她,她可能从自己的世界永远消失。如果去找她,如何照顾儿子也是个问题。对他来说,儿子是一定不能离开自己的。他已经厌倦了别离与找寻。他更不想让鸭蛋小小年纪就经历当年自己经历过的痛苦。他必要让鸭蛋的生活丰富且安稳。
  如果自己不离开越南,苏菲早就嫁给自己了,自己也会有一个安稳的家。即便是日本人占领了东南亚,他们还可以去美洲,去太平洋上的岛屿中。来到中国后,鸭屎意识到,自己很可能一生都不会再次见到苏菲了。
  当娜娜离去时,他同样感觉到了这份绝望,所以要去找寻。然而,娜娜的坚决与决绝,让鸭屎失去了找寻的理由。
  “鸭蛋,”太阳刚升起来,鸭屎就将鸭蛋叫了起来道,“你不是想学功夫吗?从现在开始,四叔教你。”
  “四叔,天明再说好吗?我好困。”鸭蛋说完,转了下身,屁股对着鸭屎继续睡。

  当他以为鸭蛋是皮六的儿子时,带着对皮六的歉疚,他会对鸭蛋极端的客气。如今,得知鸭蛋是自己的儿子,他便收起了那份客气,略有粗鲁地说:“起床,不起我就打你屁股。”
  从此以后,鸭屎每天带着鸭蛋去牛洞中练习各种他们家族独有的绝活。尤其是在缩骨功方面,鸭蛋的进步让鸭屎极为震惊。简鱼曾经说过,他们这个家族的人骨骼与普通人不同,可以自生长,可以缩短,极为灵活。鸭蛋小小年纪,四肢可以很容易就卸下来。一开始他还惨叫着,很快就适应了,并表现出了异常的兴趣,这让鸭屎几乎狂喜。
  娜娜原本就在台儿庄大战、徐州会战期间做过卫生兵,更何况在微山期间,他曾经去接受过正规的训练。进入军队后她才发现,大量的卫生兵都是新兵蛋子,并没有接受过正式的培训。娜娜的直接领导立即安排娜娜做小组长,管理这支卫生兵。
  在夺取新平洋的战役中,娜娜主管的医疗队立功非常大,她被上级安排到其他医疗队负责培训。国军拿下新平洋,打通了通往印度的公路,一组英国军队为国军送来了补给。这支英国军队的主力队员全部是印度人,领导这支军队的人全是纯种英国人。
  中英美军队在胡康河谷一带,与日本军连续作战了十多天,双方的伤亡非常惨重。英军的临时医疗组被日本人给轰炸了,大量的伤员转移给了国军的医疗队。娜娜被上级安排负责一群英国伤员。娜娜不会讲英文,只能在一位懂汉语的美国记者的帮助下照顾这些伤员。

  这场战争的残酷程度丝毫不亚于徐州会战,大量的尸体填满了山谷。徐州会战期间,山东、苏北地区的温度并不高,处理尸体不需要那么着急。在缅北、滇西一带,气温非常高,尸体一日不处理就会发臭,随后就有可能传播瘟疫。伤员也是一样,伤口非常容易感染。好在,已经打通了云南到印度的公路,英国人的药品补给一直没有间断。
  军队继续南下,要留下一个小组照看这些伤员,娜娜总负债,还有五个女孩子协助她。这这群伤员中,有一位非常特别,他的双眼受毒气的影响,暂时性失明了。他眼睛上一直缠着纱布,娜娜也不知道他的双眼能否好起来。
  比双眼问题更大的是,他的双腿都被弹片击中,他无法站起来。他从第一天情绪就失控了。他是英国军队的一位营长,打了很多漂亮的仗,但是倒在了新平洋的盆地里。除了那位美国记者,他几乎不与任何人交流。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