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独的气味》
第94节

作者: 树妖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东深风轻云淡,走了进来,看了一眼蒋璃,然后目光跃过饶尊落在刘队脸上,“物有相同人有相似,刘队抓错人了。”刘
  队知道陆东深,也知他不好惹,但这般硬闯也是不合规矩,他冷笑,“陆总这话说的有意思,你说她不是蒋璃?那她是谁?”

  陆东深一字一句,“陆门集团气味构建师,夏昼。”
  陆东深的语气不疾不徐的,可每个字扔出来都是掷地有声,眼神哪怕淡淡也权威十足。原本是半死不活的蒋璃闻言这话后肩头颤了一下,抬眼看陆东深,眼里多有惊愕。
  饶尊也有怔楞,但也只是片刻,狭长的眼微眯时就成了犀利锋芒。刘
  队的眼睛也不是白长的,自然看得出其中端倪,笑道,“陆总也说了物有相同人有相似,我看认错人的是陆总吧,夏昼?什么夏昼?随便叫来个沧陵人都认得她是蒋璃。”
  “哦?”陆东深饶有兴致,“那刘队不妨可以找几个沧陵人来认认。”刘
  队一愣,他倒是没料到陆东深会顺着他的话将他一局。陆东深朝前走了两步,宽厚的背影恰到好处地挡住了蒋璃,“刘队要是嫌麻烦也好办,倒不如直接问尊少。”
  刘队啊了一声,一脸疑惑。
  陆东深看着饶尊,嘴角微扬,“我记得尊少与我集团的夏昼有过一面之缘,想来辨她是蒋璃还是夏昼倒也不难。”
  饶尊寒着脸抿着唇,下巴绷得很紧,相比他的剑拔弩张,陆东深看上去风轻云淡,可两个男人之间已是汹涌暗流。刘队皱着眉头,这局面远远超出他的预想,看得出来饶尊是被陆东深架了起来。许
  久后,饶尊的脸色才稍稍回缓,冷笑,“没错,她是夏昼。”话毕,他走近陆东深,用近乎两人能听见的声音,似笑非笑,“陆总,领教了。”

  陆东深这一招用得极狠,他澄清她是夏昼,那就连带着向外人承认她是陆门集团的夏昼,除非他否认陆东深的话,咬死她就是蒋璃。但事实上他能任由她在审讯室里继续人不人鬼不鬼地待着吗?不,他于心不忍,所以势必要给自己和执法机关一个台阶下,与陆东深站在同一条战线上。这
  也是他愤恨的原因,陆东深这个人要么不出手,一出手就是一招制敌,死死抓住了他的软肋,果真够毒够辣。
  陆东深不动声色,“承让。”刘
  队没料到饶尊会这么说,急了,“尊少!”饶
  尊转身面向蒋璃,脸沉似海。蒋璃没看他,但也没看陆东深,整个人坐在灯影下,脸色堪比刚刚还要惨白。
  刘队见状不甘心,“陆总这一招临时抱佛脚做得诚意不足,她在谭耀明身边待了三年,怎么扭头就成了贵集团的人了?改名换姓这种事可不是随便说说的。”“
  刘队小心驶得万年船我能理解,景泞。”陆东深淡淡道。景
  泞走上前,将手中的文件逐一摊在刘队眼前,说,“三年前夏小姐就任我集团的气味构建师,这是集团的聘请书和夏小姐的合同原件,另外还有夏小姐这三年来在集团的工作记录。”

  刘队拉长了脸,抬眼看向陆东深。都说陆门长子陆东深年纪虽轻,可足以将商场之上的一众老狐狸耍得团团转,此人心思深沉难测,又是十足十地压得住心沉得住气,人人都道他是个极难对付的角色,今天初次交手就让他领教了,这人做事还真是滴水不漏。“
  陆总,真是煞费苦心啊。”刘队压着不悦,笑。
  陆东深眉头微扬,眼里的笑始终浅浅,“景泞,给刘队一份能交差的文件。”景
  泞将最后一份文件从文件夹里抽出来,递到刘队手里,“这是夏小姐相关身份证明文件,里面有原件和复印件,夏小姐被刘队带进了局子里,陆总带走夏小姐的时候总要提交夏小姐的身份文件的,所以复印件已经为刘队准备好了。”

  一切不疾不徐,一切都是有备而来。
  对于陆东深带来的所谓聘书和合同等等这些,明眼人都知道这些不过就是个幌子,这个幌子若要普通人来做那是难上加难,但陆东深张口,这件事就易如反掌,所以,不管是刘队还是饶尊,在看到这些文件时都没太大反应。然而,身份证明文件就不同了,复印件能造假,原件是有备案的,也有造假的可能,可落在局子里一旦造假风险就太大。
  所以,饶尊僵直了脊梁,刘队惊讶地嘴巴合不上,他想的是,明明就是沧陵人眼里的蒋爷,明明就是待在谭耀明身边的蒋璃,怎么就摇身一变成了什么夏昼了?而
  在审讯椅上枯坐的蒋璃,相比在场人的反应已是平静了,即使陆东深使出了杀手锏她都毫无反应。她只是用拇指捻着袖口上的血迹,一下又一下,直到捻到手指生疼都不停止。最
  后怎么出审讯室的连蒋璃自己都不知道。
  她只知道经过饶尊身边时他周身散发的寒凉,堪比那日冬祭时的风还要锋利,嗖嗖地直往她心里钻。他始终盯着她,双眼如钉,谭耀明死了,合他意了,蒋璃知道,他不会善罢甘休。她
  也只知道自己整个人都轻飘飘的,脚跟再一酸的时候,陆东深就稳稳地接住了她。就

  这样,她被陆东深一路抱着离开的警局,在走廊两侧、身后的众目睽睽之下。陆
  东深命景泞先回去,他亲自开车。
  车行一路都是沉默,她不知道他要把她带到哪,想问,喉咙是堵着的,嘴巴也像是被线封住了似的动弹不得。直到,车子途径了川阳区、经过了通往凰天的路口。
  蒋璃猛地去开车门。
  陆东深以为她会一路沉默到酒店,不曾想她会有这般行动,一个急刹车,长臂一伸拦住了蒋璃前冲的身子。“
  不知道危险吗?”他低喝。蒋
  璃整个人靠在后座上,渐渐的,肩头在抖,如此近的距离,陆东深都能听到她牙齿相撞的声音。见状,他低叹了一声,放缓语气,“我的意思是刚才太为危险了,你想做什么跟我说。”蒋
  璃的眼泪一下子就下来了,“我想下车,下车……”陆
  东深没料到她能哭,先是一怔,然后赶忙抓过纸巾给她擦眼泪,他处理过商场上大大小小的难题,棘手的、要命的,就是从来没处理过这种情况。“行行行,下车,我们现在就下车。”
  在谭耀明手下产业被查封之际,唯独凰天被搁浅,缘由是不论官场还是道上的人虽然都知道凰天的幕后老板是谭耀明,但没有直接证据能证明凰天是谭耀明的产业,所以凰天只能成为一条漏网之鱼,仍旧由明面上的老板伍哥来打理,然而看得出凰天的辉煌已经过去。蒋
  璃进来的时候,凰天虽没面临整改,可也没对外经营。
  日期:2018-11-13 06:5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