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独的气味》
第93节

作者: 树妖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一把匕首直插他身上,血沿着锋利的刀刃洇了他的一身白衣,渐渐的摊开了大片红,宛若开了一片彼岸花,吞噬着天地间的绝望和悲凉而生得异常妖孽。蒋璃双腿一软瘫地,一时间只觉得不远处的腥甜钻了呼吸,她的喉咙也似乎多了血腥。
  蒋小天等人冲了上前。香
  气彻底被吹散了,只有香炉中的气味飘飘摇摇,伸向远方。台
  下的人全都有了反应,手脚都能动了,见这幕后都纷纷跪地,悲痛,“谭爷!”
  几名便衣想往上冲,被带头的拦下,然后第一时间叫了救护车。可带头的心里明白,谭耀明一旦不逃不逸,按照他的性子可未必就是甘心伏法,一代枭雄怕是宁可死也不愿将脸面搁在牢狱之中。一旦一心求死,任大罗神仙来也无济于事。
  祭台之上,蒋璃艰难地跪爬过去,每靠近一步,纠缠着她喉头的血腥味就更浓烈了些。三年来她身上沾的、鼻子里闻的都是别人的血,没想到今天是谭耀明的。

  她抓住谭耀明的手,方才还是温热的掌心,现在正一点点转凉,她用了力气,抓得更紧,试图能留住他的一点手温,可这凉就透过肌肤寒着她的骨骼。胸口如被人撕扯,痛却无法畅快地痛,闷得歇斯底里。她没想到的是,谭耀明在宽大的白衣之中竟藏了匕首。
  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她气、她痛、她悲凉、她绝望,可种种情绪压着喉咙里倒不出,想要咽下眼泪的苦涩,却也无能为力,眼泪就坠坠而落,打湿衣襟,砸落祭台。
  这祭台,这天地,这荒芜,被祭奠的就有血有泪了。
  谭耀明吃力抬手覆上她的脸,泪水顺着他的指尖滑落,他微微扯开唇角,“刚刚说过了,别哭……”话音落,一大口血就喷出。蒋
  璃痛哭,“为什么?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谭耀明的气息渐弱,嘴巴一张一合,蒋璃抓住他另只手,拼命摇头,“不行,我不能让你死,不行。”
  “蒋璃……”谭耀明无力地唤着她名字,用尽最后一点力气攥着她的手,“这样挺好,有脸见弟兄们了。”
  “谭爷!”蒋璃将脸埋在他的胸口,呜咽。谭

  耀明抽出手,轻轻扣住她的头,半晌后低叹,“今生算是欠你的了,如果有来生……”话没说完他便不说了,眼神开始涣散,可脑子里一遍遍过的还是初见她时的那幕。那
  是她最无助的时候啊,蜷缩在角落里,眼里有恨有痛,还有近乎被人逼到悬崖边上的疯狂,所有人都说她疯了,只有他知道她没疯。他跟她说,你跟我走,我帮你做你想做的。
  她说,我要报仇,他说,好。
  可在沧陵待了半年后,她说,我想忘了一切,想要安稳。
  他说,好。她
  骨子里有狠劲,可又那么渴望安逸,他许诺,现在却食了言。是
  啊,今生都无法履行的诺,他怎敢再奢望许来世的愿?
  蒋璃死死揪着他的衣服,痛不欲生。台
  上台下一片苍凉。风
  过,天阴沉。周遭飞沙走石,树叶簌簌直响。便

  衣们冲上了祭台。陆
  东深虽能动,但他没动,负手而立,静静注视祭台之上发生的一幕。蒋璃的泪、蒋璃的声嘶力竭、蒋璃的拼命等等他都看在眼里,眉间不见波动,就这么看着她肆意宣泄。
  谭耀明,终究是个顶天立地的汉子。想
  他陆东深踏上人性争斗这条路后就很少有佩服的人,谭耀明算是为数不多的一个,如果不是利益相争,说不定他和他还能把酒言欢。只可惜,世间太多想无奈,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江湖之地厮杀难免。想
  他谭耀明当时在医院里杀人杀红了眼,那一刻他就从谭耀明眼里看到了诀别。他

  一事相托。
  其实并不用谭耀明多言,他也知道他相托之事。
  当天,谭耀明也只是寥寥几句,却道尽了身上的担子,他说,陆总,希望你能保下蒋璃。他
  敬谭耀明血气方刚,让他去坐牢,他宁愿血洒祭台。所以,今天的冬祭,是蒋璃的生,也是谭耀明的死。
  只是……蒋
  璃那一声几乎划破长空的悲恸,令陆东深微蹙了眉,心口也像是被捅了一刀似的,生疼。
  **沧
  陵变了天。
  冬祭之后,整个沧陵人心惶惶。
  谭耀明在祭台上的自尽,犹若勒断了沧陵人向来的生机勃勃,一时间,整座城都笼罩在苍凉悲壮之中。在沧陵人的眼里,不管谭耀明做了什么,他都是沧陵的爷,都是让人敬重的爷。

  现在爷走了,齐刚等人殡天,谭耀明所有的产业被搁浅,其他一干弟兄都被相关部门问话,其中,也包括蒋璃。
  蒋璃作为跟谭耀明走得最近的人,自然会深受牵连,尤其是在冬祭时试图放走谭耀明,给司法机关造成阻碍、以气味袭警等等行为,已然成了一项项指控的罪名,如果当时一旦谭耀明逃脱,那等着蒋璃的将会是无妄之灾。蒋
  璃在审讯室里什么都不说。
  她还穿着祭祀时的白衣,身上留着谭耀明的血迹。终究那些彼岸花缠了她的身,令她如同个死人般听不进任何话。灯光刺眼,却也未能照亮她暗沉的瞳仁,那瞳仁里无悲无喜,无痛无忧,平静似水,可又是熬尽了最后一滴水的枯井。市
  局的人负责审讯,隔着一层单向玻璃还有其他相关部门的人,全都是大有来头。谭耀明的罪行明朗,自杀也不会隐藏太多案情,警方要做的就是从蒋璃嘴里掰出更多东西。
  饶尊赶到时,透过玻璃看见蒋璃一副生不起死不了的模样后怒了,朝着市局拍桌子,市局的人也知饶尊的身份,虽不敢得罪,但也不能徇私,就说,“现在是审讯期间,我们该走的程序还是要走的。”饶

  尊脾气上来了,“这他妈的是走程序吗?没看见她什么样了吗?”紧跟着众目睽睽之下就闯进了审讯室。身
  后跟着一群人,拦也不是劝也不行,各个急得跟热锅上的蚂蚁似的。
  蒋璃这边混混涨涨的,下一秒就被人拉了起来,手劲不小,也就连带的让她有了知觉,她抬眼,对上了饶尊的脸。饶尊见她脸色浆白得吓人,压了一身的嚣张,放低了嗓音说,“我带你走。”
  蒋璃却有了反应,一用力,抽回胳膊。
  饶尊愣住,转头看着她。她
  盯着他,缓缓吐出一个字,“滚。”饶

  尊脸色一僵,微微眯眼,“你别不知好歹!”“
  滚。”蒋璃只重复这一个字,声音寒凉得很。
  审讯室里不少司法人员,饶尊的脸面自然挂不住了,铁青得很,攥了攥手,咬牙切齿,“好,你愿意在这待着是吧?刘队!”负
  责审讯蒋璃的就是刘队,他上前。饶
  尊死死盯着蒋璃的脸,“继续审!往死里给我审!什么时候吐口了什么时候再放她走!”
  刘队简直是要烧香拜佛了,他最怕的就是眼前这个祖宗插手干预,现在总算能顺当了。可一腔的激动还没等凉下来,有手下敲门进来,压着他耳根子说了句话,刘队闻言脸色一变,眉心紧皱,“审讯期间不允许保释,开什么玩笑,谭耀明手底下那些人能放,也不能放了她蒋璃。”
  “谁说她是蒋璃?”
  一声低沉嗓音扬起,陆东深竟出现在审讯室门口,高大的身影挡住了走廊大片光亮,身后跟着景泞。刘
  队一怔,饶尊倏然转头看过去,眸光一厉。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