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独的气味》
第92节

作者: 树妖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一举动令祭台下所有人都愣住,那几名便衣们发觉事情不妥,开始悄无声息地接近祭台,陆东深还站在原地,微微眯眼,眉心微锁。
  蒋璃眼角的余光自然扫到那几名便衣的身影,看向谭耀明,“你护我周全,我保你安好。”音落,她手一扬,那些祝文和锦帛就被扔进了长明灯盏之中,紧跟着就听几声巨响,如天际的闷雷炸开般,惊得祭台地动山摇。是
  长明灯盏爆开。眼
  前是大团浓雾升腾,很快就将祭台淹在其中,阻隔了祭台下的视线。沧陵男丁们震惊,想冲上祭台看个究竟时却发现动弹不得,不光是他们,那几名便衣也是为时已晚,双脚双手像是被人捆绑了似的无法移动,头脑还清晰得很,就是神经如同麻痹,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祭台被浓雾缭绕。

  陆东深将这一幕完完整整看在眼里,他试图动动手指,却是无法如愿。蒋璃这一招来得聪明果决,真正的端倪就藏在长明灯盏的这一炸上,香炉里的香气和酒气不过是催化剂,他只想到了香炉里香丸做了手脚,原来,真正刺激酒气和香炉里的香丸相克的东西藏在长明灯盏和祝文中。那
  白雾气味怪异,是与周遭香气混合一起的结果,浓洌逼人。蒋
  小天带着一众弟兄跃上祭台,他们各个身穿便装,没带符包,祭祀的酒他们没喝,所以眼前的香气对他们来说并不起作用。蒋小天意气风发,“蒋爷,一切都备好了,陆东深和饶尊的人现在山下都鬼打墙呢。”
  谭耀明愕然。蒋

  璃没跟他解释,说,“谭爷快走。”毕
  竟不是害人伤命的东西,所以这香雾对人的钳制也有时间限制,时间一到,那些便衣就可自由活动,到时候她就功亏一篑了。谭
  耀明料到蒋璃不会甘心,可没想到她会动作这么大,阵仗也这般大。想了想,眉心紧皱,“你这算什么?豁出自己来还我的人情债吗?”
  蒋璃又急又促,“再不走来不及了!”
  谭耀明见她眼眶湿润,一时心就软了,走上前,轻抚她的眉骨,“傻丫头,就算你拼尽全力我还能躲哪呢?我能躲得了一时还能躲得了一世吗?”
  “能保谭爷一时是一时。”
  谭耀明摇头,“大势已去了。”

  “谭爷!”蒋璃见香雾渐渐转薄,急火攻心,朝后一退跪在地上,蒋小天等人见状,纷纷跪地。“求你快走吧!”
  谭耀明迎风而立,居高临下低喝,“都给我起来。”
  蒋璃跪地不动。“
  蒋璃!”谭耀明喝道。

  蒋璃抬头,对上谭耀明的眼,“谭爷,今天你走也得走,不走也得走,蒋小天!”
  蒋小天肯定是站在蒋璃这边的,在此之前蒋璃问他,蒋小天,我交给你个任务你敢做吗?蒋小天这孩子聪明,许是从她前几日准备东西时过于沉默的态度里看出了端倪,没等蒋璃明说他就表态:没有谭爷和蒋爷就没有我蒋小天的今天,所以,蒋爷您随便吩咐。
  蒋璃又问,如果是丢命的事呢?
  蒋小天笑了说,在道上混的人从来不怕丢命,只怕丢脸。
  所以在今天,蒋小天一早就准备好了。他起身,带着一群弟兄拥上前,用蒋璃最后叮嘱他的话就是,到时候哪怕用绑的也要把谭爷带走。可
  他刚冲上前,衣领就被谭耀明揪住,几乎是贴着他的脸低问了句,“你是不想让你们蒋爷活命了吗?”

  蒋小天一愣,又被谭耀明的眼神凛了一下。
  谭耀明只用了两人能听见的声音,所以蒋璃并没听见他说了什么,见蒋小天停住了动作,急声喝道,“蒋小天你磨蹭什么呢?”蒋
  小天也想到了种种可能性,一时间左右为难,不知道该如何是好,身后的弟兄左等右等不见他动弹,自是着急,但也不敢轻举妄动。蒋璃见状,蓦地起身冲上前。香
  气相克有时间,香雾一旦散尽,她就再也没办法保住谭耀明了。所以一时间急火攻心,朝着谭耀明就动手了。她
  出拳的速度极快,看得出是打算破釜沉舟,要不然平时哪敢对谭耀明下手。谭耀明像是早就料到她会这般,一个偏头躲过她的拳头,大手一抓,试图钳住她的胳膊,岂料她的反应也快,身形一闪就避开了谭耀明的进攻。
  蒋小天在旁是又着急又上火的,直跺脚,“两位爷别打了!”帮谁都不行,他还从来没这么为难过。蒋
  璃也不指望蒋小天上前帮忙了,干脆全力以赴钳制谭耀明。但谭耀明毕竟是见天在道上混的,身手之好出手之快是众所周知的,就算蒋璃真挺能打,面对谭耀明也是吃力。在她跃起准备再次擒住谭耀明的手臂时,谭耀明抓住机会反手一控,她的手腕就被钳住,还未做出反击,谭耀明就手劲一收,紧跟着将蒋璃一把拉了过来。
  蒋璃再动,腰就被谭耀明搂个瓷实。

  “谭爷,你——”
  她的话音未落,他的脸就压下来,吻上了她的唇。
  蒋小天等人都震惊了。蒋
  璃心中一惊,紧跟着谭耀明的大手就扣住了她的后脑,仍旧是唇贴着她的唇,却只是这么贴着,不曾探开她的唇齿。他的唇微凉,轻颤,似磐石般压着她,一直压进她心头。
  她没再动,鼻腔却酸了。他
  的绝决、他的执意,就尽在这一吻之中了。
  清晨风大,祭台又是在山顶处,香雾便被吹散了。很快,祭台之上清晰可见,台下的人将这一幕尽数看在眼里。陆
  东深盯着祭台,遗世独立,眉色沉重,手指费劲全力才能动上一动,斜对面的那几名便衣也是各个惊愕,他们没以为香雾散了谭耀明还在。祭
  台上,谭耀明抬了脸,松了她的腰,扣在她后脑的手轻轻拂了她的额前发,低低地说,“任何时候都不能哭,记住了吗?”“
  谭爷,你不能……”蒋璃哽得要命,一手紧紧攥着他的衣袖,“我求你了。”谭
  耀明笑了,“你从来都没求过我,这是你的第一次吧。”
  蒋璃红了眼眶。
  谭耀明伸手将她搂在怀里,下巴抵在她头顶,“蒋璃啊,兄弟们都在这,我不会走。”
  还有一句话是留在心底的:我走了,所有的为难就落你头上,蒋璃,我不忍你为难,一丝一毫都不可以。
  “还记得你第一次参加冬祭时你说过的话吗,你说哪怕是割破手指见点血也算是祭祀,只拿酒来糊弄老天爷,老天爷会不高兴的。想来你是对的,所以安稳的日子才过得这么匆忙。不知今天血祭过后老天会不会满意,不求别的,只愿你能一生安稳。”蒋
  璃心脏漏跳一下,紧跟着就听见蒋小天一声歇斯底里,“谭爷!”她

  一惊,用力想要推开谭耀明看个清楚,却被谭耀明搂得更紧。她不知道到底怎么了,只觉得他的身体渐渐沉了,拼命唤他谭爷。最后一个拼尽全力推搡,谭耀明终于松了手,高大的身子踉跄了两下,倒在祭台之上。风
  过,血腥味摇曳,像是荒草抓了蒋璃的呼吸,她只觉心口一窒,像是被人生生捅了一刀似的剧痛。
  可这一刀是捅在谭耀明的身上。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