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古眼:拥有一双看透世间一切赝品的眼睛后》
第629节

作者: 金元宝本尊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从几个开出来的窗口来看,全部都起了胶,荧光透散,完全吃透了整块料子。
  当下这个商人嘶声大叫:“全冰满绿——”
  “一只宽条没得跑。”
  此话一出,全场炸锅,群情激动无比。

  全冰满绿,一只宽条手镯,镯心还能做牌子,其他部位还能做蛋面挂件和小配饰。
  都是行家里手,随便这么一算,立刻算出了这个料子的价值来。
  这下所有人都疯了。
  要知道,在这条街上,开出全冰满绿手镯料子的时间最迟的都在十八个之前了。

  整整十八个月,玉器街没有这种料子出世了。
  听到这话的阿劲仔脸都白了,酷暑的季节,室外三十多度的高温暴晒下,自己却是如陷冰窖一般的寒冷。
  两千块……
  两千块,我,我就把这块料子给卖了。

  我他妈真的是猪……
  连猪都不如呐!
  旁边的商人们可没闲心去打击阿劲仔,围着金锋纷纷叫嚷起来,目的就一个,拿下这块料子。
  “两百万。”
  “切。两百万也好意思开口?欺负人不懂行是吧?”
  “咱们玉器街发展到今天,靠的就是诚信。”

  “这块料子,起步价也得在二百六十万。”
  “那就按老规矩来……”
  “价高者得。”
  一干人等纷纷叫好,立马开始了现场竞价,从两百万六十万开始,一路飙升到了四百万大关。
  外面不少的游客听着这些报价也是惊呆了。

  疯狂的石头,果然没有半点虚假。
  更多的人却是羡慕能捡漏的这个年轻人,仅仅只花了两千块就开出来价值四百万的极品料子。
  这是多少倍的利润。四百万的巨款,在五线城市都能坐着吃到老死了。
  四百万,差不多也是这块料子的极限价格,还得刨开昂贵的雕工,做出来以后还得压本压货,不是实力雄厚的商家根本不敢压这么贵重的翡翠。

  然而这时候,金锋却是朝着周围拱拱手,曼声说道:“对不住,这东西,我不卖。”
  “自己留着用。”
  白高兴一场,很多商家冲着金锋瞪起了白眼却又无可奈何。
  等到众人散去,金锋点上烟,走到失魂落魄呆若木鸡的阿劲仔跟前。
  阿劲仔呆呆的看着金锋,忽然间悲愤无比的大声叫道:“你——是玉雕师。对不对?”
  到了这时候,阿劲仔还没反应过来的话,那他真的白在这条街混了这些年了。

  刚刚金锋用角磨机开窗的几个地方全是那块冰种满绿翡翠部位最好,松花最多几个窗口。
  只有最优秀的玉雕师才开得了这些窗口。
  金锋神色平静,淡淡说道:“崔劲,把你老豆崔枫叫出来。”
  一听这话,崔劲当即就傻了。

  “你,你……怎么知道我老豆……”
  当崔枫见到金锋的瞬间也是相当意外,跟着快步跑过来,跟金锋紧紧的握手。
  自己老家锦城,挨着废品站那块地被金锋用翡翠明料黄换购,赚得不少。
  带回来的毛料找了几个一级玉雕师做了几件摆件出来送到港岛省那边参展,被疯狂一空。
  这一来二去,赚得爽翻了天。

  再次见到金锋这个财神爷,焉有不高兴的道理。
  很快崔枫就帮金锋搞好了会员证,带着金锋去了公盘。
  坪洲公盘一年会开很多次,从七月开始一直到年底,每一个月都有公盘,只是举办的标厂不一样。
  七月的公盘是最大的公盘,去年累积成交量为八十亿,创下了历史新高。
  带着金锋进入标厂,崔枫告诉金锋,由于上前年翡翠国关了很多诸如帕敢几个百年老场口导致翡翠原石原料大幅度的疯涨,不过国内却是经济下滑,各个行业遇冷,翡翠行业也不例外。

  冰火两重天让国内翡翠行业苦不堪言,直到去年翡翠公盘才缓过气来。
  今年的翡翠公盘参展的料子非常的多,但是价格,却是犹如坐火箭一般的上涨得可怕。
  登记好手续以后进入标厂,放眼望去,面积超过上千平米的简陋标厂内人山人海,都能赶得上春运的火车站了。
  走廊,大厅,露天场的地上每一个角落里都摆满了密密麻麻的翡翠明料和片料。

  从高冰种到冰种,芙蓉种,糯种,金丝种甚至水沫子应用仅有。
  飘蓝,飘绿,春带彩,紫罗兰,福禄寿,黄带绿,红翡,墨翠、水沫子以及红极一时的冰翠各种翡翠色种琳琅满目。
  那些个大几千万几百万的翡翠料子就这么横着摆着,很多买家毫无道德的就站在这些料子上,手里拿着矿泉水不住的往下淋,手电筒压在片料上翻来覆去的看了又看。
  坪洲公盘最大的特点,那就是这里的料子全是明料,也就是全部切开的料子,有的甚至是几公分厚的片料。
  这样做大大降低了赌石的风险,虽然有些明料看着很好,金玉其外败絮其中也不是没有。

  崔枫两父子热情的招呼着金锋,尤其是崔枫从自己儿子嘴里得知刚刚金锋捡了一个大漏之后,对金锋更加的尊敬了。
  陪着金锋逛了一段,广播里传来主办方生疏的普通话声音。
  原来是一个标区的投标马上就要截止了。
  恰好崔枫就看上了这块标区的几个料子,赶紧过去填标书。

  剩下阿劲仔陪着金锋继续闲逛。
  这里真的是人山人海,天气又热,地面湿漉漉的一片,泥泞不堪。
  到了一个标区的时候,金锋停了下来。
  这里是标厂里难得的一块搭着凉棚的地段,里面放着的是大料。每一块料子的直径都在一米以上。
  很多人围在一块块的明料边上,拿着手镯尺在各个料子画着圈圈,计算着开手镯的方位和位置。
  说实话,现在的中低端翡翠市场真的是很艰难。因为各种因素的影响,中低端翡翠市场早就已经饱和了。
  利润低,也就跑跑量。
  真正抢手的,供不应求的是高端翡翠。
  一是资源越来越少,尤其是高端资源。二是,环境影响所致,购买高端翡翠保值那是绝对没问题的。
  投资高端翡翠,与投资艺术品同样的道理,升值不强求,但保值还是没问题的。
  金锋看了看人围得最多的一块料子,足有一尺多高,最长的地方赫然有一米三的长度。
  通过其他人的手电照射,这块料子是油青种飘花,水头很足,目测吃进了三分水进去。
  旁边标注的是,这块料子的重量,足有一百七十七公斤,木那老场口。
  这可是备受所有商家喜爱的著名场口。
  海天一色,点点雪花,混沌初开,木那至尊。

  同时,这料子也是这一次标厂公盘的第三大标王。
  这样的料子最适合的就是做飘花手镯,如果色水能吃进去五公分,那可取的镯子就会达到惊人的数字。
  油青种是仅次于冰种的料子,飘花手镯在现在的翡翠市场可是相当吃香的高货,一对镯子随便都是一百多万往上走。
  这块料子注明的标价是四千万。

  这只是标价,如果是明标,那么肯定的就要溢价。按照今年开标的情况来看,一般都是溢价百分之百。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