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独的气味》
第91节

作者: 树妖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蒋璃转身端过酒樽,对带头人说,“既然随了冬祭的规矩,那诸位就请饮杯酒吧,在沧陵,任何酒都可以不喝,但冬祭的酒一定要喝,新年即将伊始,讨个吉利,也冲冲你们身上的煞气。”
  带头人礼节得当,“心意领了,但这酒我们不能喝。”蒋
  璃轻轻一笑,“怕我在酒里做文章?”话毕,她将杯中酒一饮而尽,当着他的面酒杯一倒,“警官,现在如何?一杯酒而已,喝不醉你们。”
  带头人许是面子上挂不住,便接过蒋璃再次奉上的酒樽,其他手下见状也一一拿过酒樽,一饮而尽。
  “多谢赏脸。”

  等蒋璃端着酒樽过来时,陆东深的脸上已是无风无浪,看着她,目光深沉。她将酒樽微微举起,“陆先生肯赏脸吗?”陆
  东深没动,始终盯着她。
  蒋璃浅笑,酒樽送到他唇边,“亲自喂你吗?”
  酒气钻了陆东深的呼吸,有一丝气味若有若无,不属于酒气,陆东深的脸色微微一变,如果不是之前闻过,他现在必然会浑然不知。蒋璃将他眸底的神色全然入眼,朝他靠近了几分,“陆先生太高了,我的手都举酸了。”

  陆东深抬手,一并将她的手控在酒樽上,目光先是落在她系于白袍上的符包上,然后又扫了祭台的谭耀明一眼,他身上也同样系着符包,是刚刚焚香时蒋璃为谭耀明系上的。他收回目光,低叹一声,再开口嗓音似淡似沉,“别再任性了。”
  蒋璃于他手心里的手指微微一僵,对上他的眼,稍许后直截了当说,“如果我就是任性呢?陆先生是准还是不准?”陆
  东深的目光稳稳落于她的脸,下巴微绷,略有严肃时的样子就倨傲很多,能僵持个半分多钟,直到她的手腕真举酸了,他竟是忽而一笑,似无奈又似妥协,修长的手指一拎,酒樽就从她手心脱离,他没多说一句,举杯一饮而尽。
  蒋璃没料到他会这么痛快喝下,愣住。
  倒是陆东深,杯中酒尽后,他似笑非笑,问她,“满意了吗?”一
  句低语,令蒋璃恍惚一下,心头却是猛地一颤,像是被只手掬了一把,她有点清晰,这手,就是陆东深的手。忙从他手中拿过酒樽,道了声谢,不敢再多看他一眼,转身回了祭台。
  祭台之上,谭耀明等她返回,低低地说了句,“他们是外人,不需要喝祭酒。”
  蒋璃轻声说,“还好,他们都给了情面。”也还好,他们都喝了酒。
  谭耀明看着她,目光绵长,低叹,“蒋璃,以后……”话说了一半止住。她

  看着他,不知怎的,总觉得他眼里的光黯淡沉遂,如夜空里最遥不可及的星辰,让她触碰不到,猜测不透。谭耀明微微挑起嘴角,抬手揉了揉她的头,“不能再这么胡闹了。”蒋
  璃不知怎的,心就慌了一下。像是一种诀别的预感,如菟丝草似的在心底蔓延,卡住她的喉咙,草丝的触角扎进了血液,她闻得到腥甜的气味。深吸一口气,压了心头的不安和急促,抬手整理了一下谭耀明衣角的符包,布角扯动时就会有气味钻出来,很深沉的气味,不香却绵长,奇异地能压住四周如海浪般游走的香气。“
  谭爷,我们该进行最后一道程序了。”她
  以后是不能再胡闹了。

  谭耀明,将他所有的耐性和荣宠都给了她,这三年来她不是不知道他的心意,可他日日夜夜尽是敬重,从没对她轻薄过半分。她爱他,是发自内心的敬爱,是能抛了一切的敬爱。
  这世上有一种超出爱情和友谊的男女关系,便是她对谭耀明吧。
  他是她的爷,一辈子的爷。
  谭耀明凝视她许久,然后说,“好。”望
  瘗是整个冬祭的最后环节,也是遥祝亡灵的最好时机。齐
  刚等四人的棺木已摆放整齐,旁有祝文、锦帛,只待谭耀明亲手为他们盖上棺椁,焚烧祝文和锦帛,上达于天方才礼毕。谭耀明步履沉重,明明不过几步的距离,却恰似隔了千山万水沧海桑田。
  蒋璃没上前,静静地看着他的背影。
  哪怕不看他的眼神,她也知他内心楚痛,他的脊梁僵直,看得让人心疼。曾经为他打拼的兄弟,如今就这么躺在他眼前,再无声息。以往,他送走不少亡灵,而今天,他送走的是自己的兄弟。
  谭耀明站在齐刚的棺椁前,一手撑着棺木的边沿,另只手死死扣在棺盖上,却迟迟无法落下。只怕这一落,他跟这些兄弟们的情义就彻底隔了前尘来世。蒋璃轻步上前,她看到他的手背青筋凸起,罩在光影里的侧脸是极力压制的悲痛,她喉咙堵,心口酸,少许说,“谭爷,时间到了。”谭

  耀明咬咬牙,这才稍稍松了手指,可落棺盖的手都在颤抖。
  蒋璃伸手,压在他的手背上,这才察觉他的手温低得很。她深吸一口气,帮着他用了力,棺盖最后一声响,与棺木扣死。谭耀明像是被抽光了所有力气,许久说了句,“谢谢。”
  所有人都在等着谭耀明焚烧祝文和锦帛。
  可他双手撑着棺木迟迟未动,低垂着头。蒋璃离他最近,所以能察觉出他的不对劲,她微抿了唇角,移了下身子,恰到好处地挡住了那些便衣们的视线。
  “蒋璃,今天不管你要做什么,都停手。”谭耀明低低地说。蒋
  璃心头一凛。谭
  耀明微微侧头瞅她,语气很重地补上了两个字,“听话。”
  蒋璃知道瞒他不过,开口,“任何时候我都可以听你的话,但今天,不行。”
  谭耀明眉心一蹙。“
  既然谭爷迟迟不肯焚祝文,那我就代谭爷来做,权当我来送这弟兄四人最后一程。”话毕,她持起祝文和锦帛,长明灯中火光熊熊而烈,映亮了她的眉眼。这
  一刻,她比谭耀明更绝决。谭

  耀明一把拉住她,“你想做什么?”
  日期:2018-11-12 18:1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