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独的气味》
第90节

作者: 树妖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她等不来答案,抬眼去看他,却被他眼里的黑沉惊了一下。他始终不给她这个答案,眼里的那片暗沉如海,隐隐翻滚着令人不安的险境。可就是这般沉默,让蒋璃明白了一切,她没再追问,轻声说了句,“不管结果怎样,我都是要感谢你的。”
  窗外最遥远的天际有浅浅开明。
  蒋璃深吸一口气,压下心头滞闷,转身去开车门。“
  她转头看他。陆

  东深盯着她的眼神里有一丝让人捉摸不透的东西,他似乎有话要说,可最终蒋璃也没能等到他真正想要吐口的,末了,他只是抬手摸了摸她的头,低沉地说了句,“以后把头发留长吧。”*
  *鸡
  鸣三声,黎明散,天际线就亮了。
  每一年,沧陵冬祭的时间都是如此。
  鼓声大作,雷雷而震,如春饷的雷,炸开后就是一片鸟语花香。
  冬祭以白色为尊。所
  以,前来参加冬祭的人都是身着白衣。哪怕是暂时站在外围死盯着谭耀明的便衣们,也为了敬重传统而身穿白衬衫。
  鼓声过,谭耀明作为主祭祀出现。
  他身穿白色长褂,双手托着绘有祥云和符文的祭杖,从人群两边分开的祭道缓缓踏上祭台。鼓声作作直达天际,风声萧萧直入人心。有一线光从云层之中挤出来,最遥远的天边开始了明与暗的交织翻滚。每
  一次天明,都是一场与黑暗的厮杀。谭
  耀明伟岸于天地间,承载着所有沧陵人的希望,所有男丁全都单膝跪地,手托五彩祭条高于头顶,仰视谭耀明的身影。
  蒋璃跟在谭耀明的身侧。以
  往冬祭她都以长发示人,一袭白衫如最美的画、最遥不可及的诗,那华服的光亮缀在她的眉眼,是不可亵渎的美。但今年她剪了长发,褪去华丽白衫,身着跟谭耀明同样的中式白色长褂,一身素白如她,风扬衣角,她英气逼人得很。
  通往祭台的路百米长。
  蒋璃随谭耀明的脚步徐徐而走,想起第一次跟谭耀明参加冬祭时的情景。
  那一年,她紧张得要命,谭耀明是牵着她的手一路走向祭台。也是在这条如人生漫长的通路上,她小声问谭耀明,如果一会我出错了怎么办啊?谭耀明虽没看她,但嗓音含笑,说,怕什么,还有我呢。
  没走几步,她又小声说,其实就算我上去胡乱舞弄一遭,他们也看不出来吧。
  谭耀明就笑了,跟她说,放肆。
  她就是这般放肆,在沧陵放肆了三年,谭耀明就纵了她三年。可
  每次踏上这条通往祭台的路她都不曾放肆过,每一次都做足了诚意,因为她心有所图,她向天地间求的是一个安稳。然而,安稳许是这世上最奢侈的念头,饶尊有句话说对了,她想舍弃前尘,可前世会因她而来。躲
  不开避不掉,这就是命运。沧

  陵冬祭是按照最原始的周制祭祀礼来进行,所以在步骤上也极为繁琐,分为斋戒、就位、迎神、祭帛献祭、饮福、辞神和望瘗。在
  行文念祭词后,谭耀明和蒋璃就登上了祭祀台。以
  往在祭台上,副执事是齐刚,现如今被蒋璃取代,在谭耀明携众人对着天地进行四拜礼后,蒋璃手提壶樽为谭耀明盥洗双手。之后需要焚香和瘗毛血,焚香的重任自然是交到蒋璃手中,而在沧陵百年之前,是需要以阴物迎神,但在现如今,这一环节就改成了以酒祭祀。第一年参加祭祀的蒋璃最为毛躁,跟谭耀明说,要不我割破手指意思意思得了。
  说这话时谭耀明当年已在祭台之上,又低笑着甩给她两个字:胡闹。
  迎神是整个冬祭中最重要的环节。
  蒋璃点燃了四方长明灯,然后,净手,再去焚香。香
  是迎神的关键。
  她手持火烛,逐一将长明灯旁的琉璃香炉点燃,风吹火摇曳,她的手跟她的眼一样四平八稳。背后是流光暗窜的天际线。火光落在她的眉颊,清冷得很。随着火光跃跃,空气中开始浮游香气。经
  她一手炮制的香丸被她放置香炉之中,还有那一味看似无色无味的,逐一滴在众香之中。
  香气初起时似浓郁芬香。随

  风流转又成了清淡幽明。在
  沧陵老一辈负责制作祭祀香料的人来说,再稳定的香气总要经过前味和中味的转换,最后才能悠远绵长。可蒋璃只经过前味的转换就能稳定香气,并且能让这香气一直维持到冬祭结束,这便是旁人无法练就的本事。
  不远处的便衣们各个都提着神,盯着谭耀明,不敢有丝毫放松。这一众白色行衣皆是沧陵民众,一旦谭耀明真的趁机生事,那眼前这些民众都将会是他的帮凶。
  只有陆东深始终在注视着蒋璃。

  他与那些便衣离得不远,但也不靠近。跟他们一样,他也为了尊重冬祭而身穿白衣。他大多数大衣都以深色为主,但今天他穿了件白色大衣,于天地间负手而立甚是潇洒,光落他眼,却也不及他自身的光亮,很少男人敢这般穿,他就将这颜色穿得高雅,颀长如姿,竟尽是不染俗尘的清冷脱羁。他
  的眼里没有天地,没有一众身穿行衣的民众,只有手持香火的蒋璃。哪怕隔着百米,瞳仁之中也倒映着她的身影,像是绽放了一朵白色幽兰,香气是传于她的手,他微微眯眼时,眼里幽兰就再也跑不掉了。
  鼓声依旧,主乐为笙。吹笙的都是沧陵的老人了,他们祖祖辈辈以吹笙为乐,到了年底,他们自然也是迎神之中最重要的人选。奏乐时恰巧就是天明,黑暗被彻底撕开,天际的那角就如天神的眼缓缓睁开,万丈晨光沿着祈神山巍峨的山峰徐徐而下,将整个祈神山笼罩在茫茫光亮之中,从天周山这边看过去,那就是神祇降临之地。乐
  奏半时,一身白色行衣的谭耀明率沧陵一众男丁先是朝着祈神山的方向朝拜,四次拜兴之后,其余三个方向分别朝拜。祭
  帛起,蒋璃将五月醉倒于酒樽之中,谭耀明手持酒樽,身后徐徐而上几名捧帛的人,几人朝向祈神山的方向,跪祭帛,祭酒。
  奏乐呜明。
  庄重,深沉,于天地间回荡。陆
  东深的手机震动了一下。他
  微微侧身,风吹了他额前发,接起手机,嗓音沉粹,“说。”
  是景泞,“陆总,查到那个叫蒋小天的正带着一群人候在祭台南侧,他们没穿白色行衣。”
  陆东深转过头,目光落在祭台之上正在斟酒的蒋璃。祭台一侧的平台之上,上白只青铜酒樽,她手持酒舀不疾不徐逐一将酒樽填满,不见丝毫端倪。他的脸色稍稍沉了些,嘴唇微抿。
  “还有件事,我们安排在山下的人已经联系不上了。”
  陆东深眉心骤然一蹙,盯着蒋璃的身影,瞳仁一缩。“

  陆总,现在这种情况您真的不适合再插手了,万一遇上危险——”
  “晚了,我已经来天周山了。”话毕,掐断了通话。
  从通话到结束,他目光未曾离开蒋璃须臾,果真,他还是低估她了。跪
  饮福酒受福胙,谭耀明在祭帛之后再与天地间祭拜,众人也再次跪拜,之后,沧陵男丁便一一入祭台献祭礼,领祭酒,众饮。很
  快,蒋璃带了一小众人鱼贯而下,到了便衣们的面前。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