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独的气味》
第88节

作者: 树妖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板是汉族人,平时不显山不露水,但听说都是在全球美发大赛中拿过奖的,荣誉加身,但关于老板的传奇只是沧陵当地人的茶余饭后,他们虽承认老板手艺不错,但并不觉得他以前有多牛,沧陵当地人觉得那么牛的人应该待在大城市里才对。
  只有蒋璃知道这老板并非等闲,她在店里的墙壁上看见过一个用相框裱起来的证书,在很多沧陵人眼里那只不过是张写满英文的纸,但蒋璃看得清楚,那是来自英国皇家的一张聘书。
  明明就是个高人,偏偏在沧陵这里开了家再普通不过的理发店,而且店名起得周正接地气,每次蒋璃一看这几个字,总能想起北京的大北照相馆。
  老板姓何,三十多岁,从店里店外只有他一个人来看应该是单身,长得不错,个头挺高,宽肩窄腰的,性子有点冷有点傲,还有点任性,喜欢旅行,有时候店里一关就是半个多月。
  今天蒋璃运气不错,何老板不但没关门,店里还没其他客人,许是这个时间大家都午睡了。听
  见动静后,何老板抬手往下拉了拉帽檐,见是蒋璃,问,“剪发还是做营养?”
  蒋璃径直走到洗发池,说了句,“剪头发。”老

  板没有给客人洗头发的习惯,但凡进店的客人都是自己动手。何老板起身晃到洗发池跟前,双臂环抱斜靠在那,“前一阵子不才修剪过吗?”
  蒋璃算是店里的常客,何老板自然认识她,他知道蒋璃是个十分爱惜头发的人,所以来店里大多数都是做营养护理,头发长了做一下修剪,她对头发的长度也有要求,就必须固定在一个长度上,不能长一寸也不能短一分,有时候何老板都恨不得拿尺子给她量着剪。
  蒋璃打湿了头发,手指微微停滞了一下,然后说,“这次是剪短,跟我假的短发一样短。”何
  老板一怔。
  少许后,他上前来,替她压了些洗发液,她刚要抬头,他就轻轻按住了她的头,“别动。”
  何老板亲自给她洗了头。等
  坐到镜子前,穿好理发衣,何老板将裹在她头上的毛巾拿下来,盯着镜子里的蒋璃问,“怎么突然想着要剪短了?”
  蒋璃说,“三千烦恼丝,剪去了是不是就能了断前尘?”“
  那你干脆去当尼姑多好。”何老板说了句,拿了吹风机在手,“真想好了?”“

  嗯。”
  何老板就不说话了,开始给她呼呼吹头发。吹得差不多时,手里的剪刀就开始飞舞了。许久后说,“你的发质特别好,剪短可惜了。”蒋
  璃看着他在头发间的修长手指,“那你这么高的造型本事,窝在沧陵开家小店岂不是也可惜了?”何
  老板瞅了镜子一眼,“彼此彼此。”蒋
  璃品着这话,突然觉得还真是彼此彼此。
  “明天的冬祭能正常进行吗?”何老板问。青
  丝簌簌而落,蒋璃目光肯定,“能。”何
  老板也不多问了。
  倒是蒋璃问他,“看来今年你又不打算参加了。”照理说到了这个时候,家家户户都会拿出祭品搁在窗前屋后,这里倒是干净。何

  老板动作利落,“我不是沧陵人,又没有信仰,所以冬祭对我来说没太大意义。”“
  毕竟是沧陵的传统,也是一个时代的印记。”蒋璃说。
  何老板听了这话却笑了,看了她一眼,“你以为这种传统还能延续多久?”
  蒋璃一愣,看着镜子里的他。何
  老板又是一剪子下去,说了句,“在时代和人的从属关系里,时代为主人为次,所以没有所谓的属于谁的时代,人终将没有,但时代仍旧继续,最后,属于某个特定人的时代也早晚淹没在记忆的长河里,不留痕迹。”

  这话落在蒋璃心里,陡然剜出一片悲怆来。*
  冬祭,如期举行。虽
  说只是为了这么短暂的一天,但要耗尽沧陵人足足一年的筹备时间。这
  一天,沧陵的男丁们在天不亮的时候就出发到了天周山,寥寥暮霭间,遥遥相对的就是祈神山的山影。沧
  陵冬祭,于天周山最高处,对着祈神山和抚仙湖的位置拜祭,祈祷未来一年五谷丰登家和万事兴。而在这一天,如果有亲人离世的家庭,也会将亲人的棺木扛到天周山的峰顶,接受天地的祝福,死得安乐。
  有主事的人早早就将祭台布置好,最显眼的当属悬挂在祭台之上的巨大牛皮鼓,据说这只鼓的年头几乎跟沧陵的历史一样长,鼓槌为牛骨而制,槌头已经磨得发亮发白。祭
  台之上的四面八方拉起长长的风马旗,五色经幡迎风而起,哪怕是在山下都能瞧得真切,于苍穹与大地间烈烈而响,成了连接人境和天境的介质。祭台的四个方向分别竖有七根粗壮香台,每一根香台都是一个成年人怀抱般粗细,有两米高左右,紧挨着三米高的长明灯台。祭祀期间,除了七天七夜不灭的长明灯外,那四个方向共28处香台的作用也至关重要,香品要伴着长明灯一同烧上七天七夜,香品一燃,这期间不能再有人随意添加。蒋

  璃没来之前,沧陵冬祭中燃香一事其实是搁浅的,因为没人懂得将气味能延续那么久。冬祭的香台是祖祖辈辈传下来的,青铜座琉璃盏,制作十分精良,看着粗壮,但实际上盛香的香碗就那么一小点,这就要求制祭祀香的人有超高的技艺,需要制作容量小气味却持久的祭祀香。蒋
  璃来了沧陵后就帮着大家解决了这个问题,这也是她作为女性参加祭祀的原因。时
  辰一到,敲鼓人咚咚扬鼓。
  那鼓声低沉悠远,似天地的声音,又能抵达九霄至上。鼓
  声一过,谭耀明和蒋璃就出现了。
  冬祭之前,蒋璃是做了两手准备的。陆
  东深跟她承诺他会保证谭耀明能够准时参加冬祭,她虽知道像是陆东深这样的人不会将承诺当儿戏,但她清楚谭耀明犯的事,不仅是她知道,整个沧陵都知道谭耀明的这条船翻了,所以这场冬祭让所有参与者都为之担忧。
  她想做的就是万无一失,在冬祭之时,她的权威性自然是不及谭耀明,可也总好过冬祭取消。冬
  祭有宏场。
  所谓宏场,说白了就是冬祭之前的休息室更衣室,是冬祭之前临时在山下建立的一处场地,面积挺大,除了存放冬祭时的服装,供人休息,还能存放不少物料,这个地方的作用很大,冬祭准备时人员的休息也都在这个场子里。

  沧陵冬祭的开始时间要跟日出保持一致。
  冬季日出较晚。
  蒋璃却是一晚没睡,早早赶到宏场。
  鸡鸣未起之时,就见蒋小天风风火火地跑进来跟她说,谭爷回来了!蒋
  璃一激灵,起身就冲了出去。宏

  场有一处是专门供棺材停放用的地方,因为每年冬祭都会有那么一两家有亲人过世的,于是棺材就先抬到这里,然后再由相关人员一并扛上山。
  谭耀明站在棺材前。之
  前在蒋璃住所为齐刚二人准备的棺材抬过来了,加上后来没救回来的两名兄弟,一共四口棺材,齐刷刷地一字排开。谭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