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独的气味》
第85节

作者: 树妖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天余倒地的时候,他的血滴在蒋璃的发丝上、脸颊上,还带着温度,却令蒋璃感到无比寒凉。天余的脖子有一道骇人的勒痕,脸青紫色,双眼还死瞪着,他就这么死了,被谭耀明活生生给掐死。蒋
  璃的胸腔如炸开似的疼,脸上一丝血色都没有,她觉得前方有深渊,不见底,自己不停地下坠,只等着骸骨碎裂的那一刻。她想痛哭,哭不出来,她想大喊,又叫不出来,她想抓住些什么,但触手能及的除了血还是血。直
  到,有人跑进来说,“谭爷,外面来了不少条子,把医院包围了!”
  蒋璃觉得自己终于摔在了崖底,是长满地刺的崖底,她的身体被这地刺刺穿,千疮百孔。
  走廊的玻璃窗上扫过灯束,横七竖八,又被警灯晃得刺眼,有人在喊话,也有纷杂的脚步声。但丨警丨察始终没往里面冲,蒋璃在恍恍惚惚间似乎听见有人在跟谭耀明报告说,是陆东深的人拦着医院大门,饶尊也来了,同警方一样想进进不来。“
  趁着现在,谭爷您快跑吧。”一名手下着急忙慌。
  谭耀明蹲身下来,将蒋璃轻轻拉起,蒋璃仰头看着他,嘴唇一直在颤。“
  谭爷!”手下催促。
  谭耀明抬手轻抚蒋璃的脸,擦拭她发丝和脸颊上的血迹,可他的手指也是染了血的,终究还是擦不干净。末了,他将她的衣衫整理了一下,低低地说,“我要食言了,你会怪我吗?”他
  的脸已恢复平静,嗜血不再,可眼里是沉痛、是告别,是一种再也无法抓住幸福的无力。蒋璃的眼泪终于还是砸下来了,她嘴唇翕动,“谭爷,走……你走啊。”
  谭耀明笑了,抬手拭她的眼泪,良久后叹道,“对不起,弄脏了你的脸。”她
  悲痛难忍,拼命地推搡着他,唯一的念想就是让他赶紧走。谭耀明却抓住她的手腕,顺势将她搂在怀里,任她如何挣扎他都不放手。他双臂发紧发狠地圈着她,在她耳边说,“蒋璃,我给你留了东西在凰天,记住,是你的生日。”然后,微微将她拉开,双手箍着她的脸,让她直视他的目光,他说,“记住没有,你的生日!”

  “谭爷……”
  “说你记住了!”谭耀明喝道。蒋
  璃泪眼朦胧,点头。
  隔着泪雾,她看到谭耀明微微扬起嘴角,眼里如释重负。有
  杂乱的脚步声由远及近。蒋
  璃全身一颤,以为是丨警丨察冲了进来,门口一道身影晃过,她抬眼一瞧,是陆东深。病
  房里血腥的一幕令他身体一僵,跟在他身后的杨远也倒吸了一口凉气。陆东深的脸色难看到了极点,一字一句说,“谭耀明,你是疯了!”
  谭耀明松开手,起了身,与陆东深面对面而站,许久后,谭耀明说,“陆总,一事相托。”蒋

  璃如脱了骨,只剩下双手撑着身体的力气,她看到谭耀明离开的脚步,也看到了陆东深踩在血泊中光亮的皮鞋。
  陆东深看着她,她也仰头看着他,嘴抖得厉害,这个男人是她坠崖身亡前的最后一抹光亮,可她这般所有的期翼和请求全都匿在这抑制不住的颤抖之中。陆东深俯身下来,长臂一伸将她拉了起来。蒋
  璃整个人都绵软无力,双腿也撑不住身体的重量。陆东深手臂有力地托住她的身子,任由白衬衫被她身上的血染红,她一手撑着他的手臂,一手紧紧揪着他的衬衫领口,很快,他的领口也是血迹斑斑。
  她哽着嗓子,叫着他名字,“陆东深……”剩下的话一个字吐不出来。
  陆东深一手圈紧她,一手攀上她的脸,粗粝的拇指轻轻蹭去她嘴角的血,她的绝望他看在眼里,她的颤抖他感受的到,她什么都说不出来,他却明白她想说什么。将她脸上的血一点点擦干净后,他说,“杨远,看住她。”说
  完这话他就松手离开,蒋璃一伸手没能抓住他的衣角,只留了一抹血在他的袖绾之上。
  被杨远一路架着出了医院,蒋璃才看清楚外面的情况。一
  辆辆警车一字排开,医院所有的出口都被警方围个严实,各个荷枪实弹,手拿防爆盾,处于一级警备状态。警灯交织,恍若白昼,陆东深的人在与警方对峙,毫不相让。还
  有一队人马,没穿警服,西装革履。灯光闪过一辆车,饶尊在车前负手而立。
  光影间,蒋璃就看见了他。所
  有的悲痛和绝望瞬间化作愤怒,又拧成了一骨子戾气,促使她发了疯似的冲上前去,杨远一惊,紧跟其后。饶
  尊也看到了蒋璃,还未等她冲过来就先看到她身上的斑斑血迹,大踏步迎上,刚要问她伤到哪里,就见蒋璃一个耳光甩过来。响
  彻夜空,惊讶四座。饶

  尊僵住,脸颊红了半边,他身后的保镖见状要往前来,饶尊一声厉喝,“退下。”
  杨远也带着人迎过来。蒋
  璃愤恨地盯着饶尊,眼神恨不得将他挫骨扬灰,饶尊的脸色也好看不到哪去,冰冷地很。杨
  远不想节外生枝,在旁说了句,“蒋小姐,上车吧。”

  夜色萧萧。直
  到蒋璃的身影吞没在无边的夜色里,饶尊依旧站在原地。许久,有手下过来,是跟在他身边多年的高全,压低了声音说了句,“尊少,里面的情况大致了解了。”饶
  尊冷着脸回到了车里。
  高全也跟着上了车,跟饶尊汇报医院里的死伤情况。
  饶尊倒了点红酒,借着光亮,轻轻一晃杯,红色酒液就挂了杯子,很快又朝四下散去,这般色泽让他想到蒋璃身上的血迹,还有她眼里的猩红。高全说,“还有天余,他……”
  饶尊抬眼。高
  全硬着头皮,“他救不过来了,死在谭耀明手里。”饶
  尊狭长的眼闪过寒光,抿唇时下巴的弧线冰冷,修长的手指猛地用力,酒杯于他掌心之中应声而碎,他薄唇吐出四个字,“死不足惜。”高
  全也明白了饶尊的意思,少许后道,“天余自作主张调了尊少你的人,他死得利索,却留了烂摊子给尊少。今晚又是陆东深亲自出面,看来他跟我们的梁子是结定了,只是夏小姐那边——”
  饶尊拿纸巾的手一顿,抬头看了高全一眼。高全马上改口,“蒋小姐怕是对尊少已经误会了,要不要我过去解释一下?”饶
  尊又垂下眼,沉默不语,直到将手擦干净,才道,“不用,我和她来日方长。”

  **八
  名弟兄,两名当场身亡,两名被医生下了病危通知单,剩下的四名也是命悬一线。
  蒋璃不敢闭眼。
  因为只要一阖上双眼,就能想起齐刚临死前的一幕,还有谭耀明那双杀人杀红了的眼睛。谭耀明自从那晚之后就再也没出现过,但也没听说他被警方带走。还
  是天际酒店的那间房,落日余晖,曾是她即使感到孤独却又想去触碰的时刻,她还记得那一天夕阳的光亮穿过手指时的温暖,可这温暖终究转瞬即逝,原来,夕阳西下原本就是薄凉。
  她对杨远说,劳烦将那六名弟兄送到她的住所,医院救不活的我来救。
  谭耀明冒死露面就是为了他的那些弟兄们,哪怕耗尽心力,她能救活一个是一个。
  杨远对她的话甚是震惊,但还是应允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