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独的气味》
第83节

作者: 树妖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所以,陆东深的承诺如此贵重,一诺千金,她才迟迟不敢跟他说,东深,当年你那般为我,现在能否许我一个婚姻?陆
  东深见她欲言又止,开口道,“别说孩子气的话,人总要为自己前途多做打算。”
  “我——”门
  铃响了,打断了陈瑜的话。

  “去开门。”陆东深轻轻拍了她一下。
  陈瑜再心有不甘也知道适可而止,陆东深对女人没太多耐性,尤其不喜欢女人的痴缠,这些陈瑜都了解,这几年陆东深最大的耐性和纵容都用在了她身上,所以她相信只是时机未到,她在他心里还是占着位置的。
  来人是杨远。
  站在门口,穿得休闲,走廊的光影罩得他身形颀长。他没料到会是陈瑜开门,微怔了一下,然后说,“我是不是来的不是时候?打扰你俩好事了?”陈

  瑜脸一红。
  里头是陆东深低厚的嗓音,“废什么话?进来。”杨
  远跟陆东深是校友,也是多年好友,自打被陆东深拎到天际扛起集团事务后,这两人又成了好搭档。不过杨远很多时候都打怵跟陆东深共事,用他的话说就是,陆东深这人工作起来不要命,别人的身子是肉做的,他的身子是铁打的。所以,当杨远得知陆东深被派遣大中华区管辖、以总经理身份出席了天际集团高层管理人员会议时,他就明白自己的逍遥日子到头了。正
  如现在,大凌晨的,这个时间是个正常人都在睡觉,只有陆东深,他如果能在这个时间睡觉那他就不是正常人。陆
  东深已经出了书房,坐在会客厅的沙发上,杨远眼前地瞧见他胸前的蹭红,还有略微凌乱的睡袍,笑得有点不正经,“我说你要不要先继续你的正事?我站在门口再等个一时三刻也没关系,顺便说一句,这酒店的隔音做得特别好。”
  陆东深一个眼神过去,杨远摸了摸鼻子不说话了。

  他转头看向陈瑜,“已经很晚了,回房睡吧。”陈
  瑜知道这两人碰面是离不了公事了,除非这公事是跟她有关,否则陆东深并不喜欢谈公事时有无关人员在场,尤其是女人。其实陆东深是个挺大男子主义的人,他尊重女性,但同时也认定男权才是天经地义。
  等陈瑜离开后,杨远实在忍不住好奇,“什么情况?你俩不一个房间啊?”陆
  东深从烟盒里摸出支烟来,想起陈瑜的话后又改拿了特制烟,挑了眼皮扫了一下杨远,“静惯了。”烟头燃了朵橙色花,他吸了一口吐出烟雾,那香气徐徐地往他呼吸里钻,却让他不经意间想起蒋璃那晚的烟,柔和静谧,安抚心神。

  杨远诧异地看着他,“你万花丛中过,还看不出她大半夜进你房间目的啊?你可千万别告诉我,你还没碰过她。”陆
  东深终究还是掐了手中只抽了一口的烟,又重新点了支普通烟,吐出烟雾时微微眯眼,“我没碰过她是件挺奇怪的事吗?”杨
  远打量着他半天,“你不是吧?真的假的?”
  “排解生理欲望这种事只要找个听话的女人就行了。”陆东深靠在沙发上,吐了口烟,夹烟的手搭在沙发扶手上,“心思太活的女人,我不会碰。”
  杨远一愣,“当年你可是为了她跟陆门又拼命又拒婚的,谁不知道她是你放在心尖上的女人?现在是怎么个意思?”陆门长子极少有风流韵事,却有一段一怒为红颜的雅事,他跟那女孩可谓是爱得艰辛,被陆门阻了又阻,甚至一度逼着他妥协跟邰家小姐成婚,最后他还是赢了陆门。她始终在他身边,杨远以为这俩人的好事怎么着也是近了,陆东深对男女感情薄淡,但对陈瑜的事还是很上心的。

  杨远也能理解男女之间时间一长相看两生厌,更何况以陆东深的身份和地位,太多莺红任他采撷,可他了解陆东深,从不是能在女人身上耽误事的人,所以,他不清楚这陆东深真就是移情别恋了还是另有隐情。
  陆东深沉默少许,弹了下烟灰,“你来找我什么事?”
  杨远一听这话就知道问不出什么来了,清清嗓子转了正题,“医院那头有动静,饶尊的人闯进去了。”“
  饶尊的人?”陆东深夹烟的手一滞,“他本人呢?”
  “没出现,是天余和那个叫龙鬼的带着人闯进去的。”杨远说着,伸手来拿茶几上的烟盒。
  陆东深倾身按住了烟盒,阻了他的打算,眉头微蹙,“现在?”
  “对啊。”
  陆东深脸色一僵,语气也冷了,“发生这种事你还有心思跟我谈别的?”“
  你急什么?我还没说完呢。”杨远不惧怕他的冷脸,顺过烟盒点了支烟,深吸了一口,吐出,“谭耀明带着一群人也去了医院,现在估计着两伙人打得不亦乐乎,我已经命咱们的人撤出来了。”
  陆东深眉头皱得更深。
  杨远见状,心中不妙,马上道,“我可提醒你啊,我们不能去趟这趟浑水,当时你派人守着医院的目的很明确,现在有饶尊的人替我们办事,我们只管以逸待劳就行了。”

  陆东深沉默,夹着烟好半天不抽上一口,烟头上的灰白渐渐成了大截。杨远越瞅着他这样就越是心里没底,弹了烟灰,“白道上的人出手整谭耀明是整定了,他现在也不过就是强弩之末,你在凰天亲自出面捞他女人和他兄弟出来已经得罪了饶尊,现在饶尊就是冲着谭耀明来的,咱们不出面不阻拦,也算是还了饶尊这个情分,你可别想不开。”说着,他伸手在茶几上敲了两下,一字一句,“你一向顾全大局。”

  烟头终于撑不住重量,那大截烟灰落地,陆东深随手摁灭烟头,拇指和食指用力一搓,烟头被碾得粉碎,“我们的人在医院里有多少?”
  “十几个,不多。”杨远说。“
  调人过去的话需要多久?”陆东深又问。
  杨远微微一怔,“看你要多少人了。”“
  饶尊的人有多少?谭耀明又带了多少人过去?”
  杨远想了想,“谭耀明有五十多号人呢,饶尊毕竟不是地头蛇,有三十几号人吧。”陆

  东深眼眸一眯,“咱们的人再调二十个过去。”“
  你要帮饶尊?”杨远笑了笑,“我觉得不用,饶尊身后毕竟还有公丨安丨和武警呢,我估计着很快警车就到了,到时候谭耀明和他的那群手下一个都跑不了。”陆
  东深起身,扔了句话,“帮谭耀明。”杨
  远坐在沙发上僵住了,等陆东深都进了更衣室他这才反应过来,蓦地起身,冲着更衣室方向喊,“不是,你什么意思啊?”
  很快,陆东深就从更衣室里出来了,他换好了衬衫西裤,整个人肃穆清冷,抬手系好了袖绾上的扣子,“调我们的人过去,帮谭耀明能多顶一阵是一阵,就是这个意思。”杨
  远瞪圆了双眼,“陆东深你疯了?你帮谭耀明?眼前什么局势你不是不清楚?你跟饶尊对着干不就是跟执法部门杠上了吗?”陆
  东深没理会他的话,抄起大衣外套,“开你的车,去医院。”杨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