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1294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她的脸上有血,但显然那并不属于她;
  她的双手各持了一把刀,一长一短,看样式明显是岛国武人所使用的打刀与肋差。刀身上也有血,在夕阳的照射下,暗色的花纹反射出妖异的光芒。
  来到她的身前,萧晋什么都没问,只是轻轻将她拥进怀里,说:“辛苦你了,接下来的事情都交给我去做。”
  像是疲惫的旅人终于找到了可以休憩的地方,女孩儿的身体明显放松了下来。但可惜的是,这种状态并没有维持多久,不到一分钟,她就又重新绷紧站在了那里。
  “我刚刚杀了动手的最后几个人,现在只剩下主谋,可是我查不到他藏在哪里。”
  “我知道他在哪儿。”
  萧晋掏出湿巾帮她擦拭脸蛋,见她又要开口,就接着说道:“别着急,他的目的是我,轻易是不会跑掉的,先休息一下,然后我带你一起去杀了他,好不好?”
  谭小钺一怔,然后抬起脸看他:“你杀过人了?”
  “是的,我今天刚刚杀过了一个人,算是彻底跨过了那条界限,从今往后再也没什么顾虑,是不是特别的替我开心?”
  “杀人让你很开心吗?”
  这个回答让萧晋很是愣了一会儿才想起来摇头。

  “既然你不开心,我为什么要替你开心?”
  萧晋被怼的无话可说,只好闭嘴。
  事实证明,无论是在什么样的情况氛围之下,谭小钺都不是一个好的闲聊对象。
  擦完了脸,他将女孩儿黏在脸上的几缕发丝捋到耳后,左右端详了一下,便笑着说:“嗯,不错,又是一个干干净净的漂亮小姑娘了。”
  谭小钺当他放屁一样,转身就往仓库里面走。
  “干嘛去?”
  “忘了刀鞘还在里面。”
  萧晋哑然失笑,背着手跟进去,待眼睛适应了光线的变化之后,就忍不住倒抽了一口凉气。
  仓库不大,大概百十个平方的样子,墙壁斑驳,窗户破烂,地上满是杂物碎屑,角落里甚至还有几泡米田共,苍蝇到处飞舞。
  当然,这种景象并不足以让他吃惊,真正令他震惊的,是地面和墙上喷洒的血迹,以及那四五具尸体。
  之所以不知道是四具还是五具,是因为它们没有一具是完整的。有的没了脑袋,有的没了胳膊,有的没了腿,甚至还有一个胳膊腿都没了,直接被削成人彘。
  很明显,这个倒霉鬼是被审问过的,可能谭小钺不大懂刑讯技巧,所以人死了也没得到什么有用的信息。
  一身黑衣的瘦削女孩儿正站在这些尸体中捡拾自己的刀鞘,窗外夕阳橘黄色的光芒照射进来,被飞舞的灰尘点缀成斜斜的光柱落在她半边的身上。

  破烂的仓库,猩红的鲜血、可怖的尸体、锋利的血刃、以及一半光明一半黑暗的女孩儿,仿佛一幅视觉冲击力强大的油画,令人打心底里感到震撼。
  咔嚓!
  安静的仓库中响起相机拍照的脆响,谭小钺转过脸来,问举着手机对准她的萧晋道:“你在做什么?”
  萧晋嘻嘻的笑:“拍下来当证据啊!回头丨警丨察要是找上我,我就把照片给他们看。”
  谭小钺径直出了仓库。虽然半个字都没说,但好像浑身上下都飘着四个大字:你很无聊。
  萧晋也觉得自己挺无聊的,最后又看了眼那些更像尸块的尸体,确定自己并没有太多不适之后,就也走了出去。
  离开码头,谭小钺管他要了湿巾,坐在后座上细心擦拭自己的刀。他看了一会儿,就好奇地问:“以前只见你用过那种尺把长的匕首,这两把太刀是哪儿来的?”
  “以前我的工作只是保护主人,主人的安危是第一要务,携带攻击属性更大的武器很不方便。”
  女孩儿用湿巾抹干净血迹,又撕下一片衣襟开始擦拭刀身上的水渍,头都不抬的回答说,“这两把太刀是我从小接受训练就一直在使用的武器,拍卖时,它们是我的附赠品。”
  听到她说“拍卖”二字,萧晋忽然想起一件事:“小戟曾经告诉过我,超级玩偶的大脑中是存在一个‘密钥’的,这个‘密钥’可以让玩偶恢复没有主人的状态,也就是所谓的出厂设置,从而达到更换主人的目的。
  属于你和小戟的‘密钥’,邵老夫人知道吗?”

  谭小钺擦刀的动作停顿了一下,淡淡的说:“当初更换我们‘密钥’的,只有爷爷一个人。”
  闻言,萧晋的心瞬间就落入到了谷底。
  似乎是感受到了他的失落,谭小钺再次开口道:“如果你是担心再也无法得到我的话,大可不必。妇人给我的最后一个命令是跟着你,听从你的一切吩咐,现在,这个命令还没有被收回,也不可能被收回了。”
  萧晋苦笑着摇了摇头:“在这种时候,你居然还会认为我担心这个,在你的眼里,我到底是有多没良心啊?”
  “那你为什么那么不开心?”谭小钺抬起头看着后视镜里的他,乌溜溜的眼睛里光芒闪烁。
  “因为我答应过小戟要给她自由的呀!”萧晋郁闷道,“现在谭老爷子往生,也带走了他曾经为你们设下的‘密钥’,这也就代表着,要想让你们恢复自由,只剩下找到马戏团里那位催眠和调教你们的心理学高手这一条路了。”
  “自由……”谭小钺转脸望向窗外,喃喃地说,“我不需要。如果小戟喜欢,那就拜托先生了。”

  萧晋诧异的挑了下眉。不是因为女孩儿不想要自由,而是因为她的这句话太正常了,正常的仿佛朋友之间一次普通的求助,一点都不像是从一个标准玩偶嘴里说出来的。
  不过他没有多问什么,还是那句话,他想要的是忠诚的帮手,不是忠诚的奴隶,谭小钺表现的像个正常人,总归都是好事。
  不多时,他将车停在了凌光酒店的停车场,乘电梯来到十八楼,径直推开了贾雨娇办公室的大门。
  “娇姐姐,你没良心的小猴子回来……”
  话没说完,因为办公室里只有一个女人,而这个女人并不是贾雨娇。

  “萧先生!”正在办公桌后处理着什么文件的舒兰站起身,冲他弯腰道,“不好意思,贾总不在。”
  眯了眯眼,萧晋问:“她去了哪儿?”
  “楚女会。”舒兰说,“会所里新来了一位厨师,贾总喜欢他做的西湖醋鱼,今天专程早早下班去了那里吃晚饭。”
  萧晋的脸色阴沉下来,又问:“石三呢?有没有跟着她?”
  “有的。”
  回答完,舒兰的表情里浮现出一抹迟疑,似乎欲言又止的样子。萧晋见状就厉声喝道:“把话说完!”
  舒兰吓得一哆嗦,连忙说:“也没什么,只是这两天石三看上去好像十分的紧张,不管贾总去哪儿都寸步不离的跟着,甚至在贾总休息和方便的时候,他都会守在门外。”
  听了这话,萧晋的心就稍稍落下了一些。
  石三比贾雨娇更加的了解司徒金川,如果司徒金川真的爱她的话,穷途末路的时候更应该远远避开才对,可他却选择躲在她的身边,明显是有所图谋的。
  日期:2018-07-04 18:4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