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偷四爷:鲁西南贼王和他的侠盗帝国创业史》
第329节

作者: 有毛僧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个男人刚才还躺在自己身边,而那个孩子刚在还在自己怀里。突然,一封信将这个男人和这个孩子带走了,带到了哪儿,娜娜不得而知。鸭屎的狂喜与慌张,让娜娜一下子看到了从未见过的绝望。

  他在宁十三身边时,每天都面临绝望,但是每次都能通过一个念想摆脱这种绝望的感觉。一次次绝望,换来的是一次次希望。她拼命读书,拼命学习不同的东西。这十几年,她早已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唯一不变的是,她冥冥中一直觉得,鸭屎总有一天会走到自己身边。即便是被宁十三绑在了丨炸丨弹旁边,她依然坚信,鸭屎一定是她的。然而,当鸭屎抱着鸭蛋离开的时候,娜娜那一刻彻骨地明白了,无论自己做了什么,也无论自己付出了什么,自己都不可能代替黑蜘蛛半点。她遵守了对黑蜘蛛的承诺,并没有告诉鸭屎鸭蛋的真实身份。她心里清楚,一旦自己说了,鸭屎则距离自己会更远。

  刚走了不远,鸭屎就意识到,自己这样突然离开,尤其是抱着鸭屎离开,对娜娜来说是个巨大的打击。他赶紧说道:“小七,你抱着鸭蛋,我去给娜娜道个别。”
  “得了吧,四爷,我看着你从她屋子里抱着鸭蛋出来,一晚上还不够道别的?咱们去重庆更重要,一分钟也别耽搁。万一重庆被日本人占了,咱们不就白去了吗?”小七道,“赶紧走啊。”
  鸭屎咬了下嘴唇,内心带着对娜娜的歉疚道:“走吧。”
  鸭屎、小七和鸭蛋经历了一番周折,终于来到了重庆。此时的重庆,汇聚了大量的人,所有的客栈都满了。鸭屎带着小七、鸭蛋,不得不直接来到了线人提供的目的地—江边上的望江公馆。整个公馆不大,但是在战乱时期,已经显得非常讲究了。
  公馆门口有两个人在站岗,小七与他们理论了老大半天,他们无论如何都拒绝鸭屎等人进入。鸭屎大怒道:“如果不让我们进,我立即就杀了你们。”
  这两位站岗的人从未见过如此口气大的人,一时不知所措。右边站岗的人道:“行了,行了,我去屋里问问看。如果我们家主人不愿意见你们,你们就别在这里候着了。”
  那位站岗的人走进了堂屋,只听一声巨大的开门声,有人从院子里快步走了过来。映入鸭屎眼中的女人,外形上就是黑蜘蛛,那份美丽,那份气质,他比谁都熟悉。然而,鸭蛋看了一眼后,哭着说:“不是我娘。”
  对面的姑娘一开口,鸭屎的心一下子凉了。这是金含蕊,并不是黑蜘蛛。金含蕊几乎哭出声道:“姐夫,怎么是你?你还活着?”她捂住了嘴,大哭了起来。鸭蛋也大声哭了起来。
  鸭屎道:“鸭蛋,这是你小姨,快叫小姨。”

  鸭蛋并不叫她,继续埋头在鸭屎肩上哭着。
  金含蕊走了过来,双眼放光地看着鸭蛋道:“这是你和姐姐的?”
  鸭屎摇了摇头道:“是皮六和二姐的。”
  “我听说皮六和二姐都没了,是真的吗?”金含蕊哭着问道。

  鸭屎点了点头,随后又解释道:“并没有找到尸体,还有一点点希望,不过希望渺茫。已经这么多年了。”
  嫣红显然也听到了什么,走了过来。金含蕊迎了上去道:“娘,快来看看你的小外孙。”
  嫣红双眼立即泛起泪花。
  “他叫皮中强,小名鸭蛋。”鸭屎笑着说。

  嫣红道:“小鸭蛋,我屋里有两个煮好的鹅蛋,你要不要吃?”
  鸭蛋眼里含泪,但是很明显被嫣红的信息吸引了,对院子里张望了一下。
  “要不要吃?要吃,你就让我抱一下你。”嫣红道。
  鸭蛋看了下鸭屎,鸭屎点了下头。随后,鸭蛋展开双手,嫣红一把将他抱在了前胸上。鸭蛋的眉宇间与黑蜘蛛太像了,嫣红一见立即伤心,忍不住又哭了起来。
  金含蕊带着大家走进了屋子里。屋子里摆了一张桌子,桌子上有两个鹅蛋和两个炒菜,旁边还放了一大碗米饭。
  “让人再添几个菜吧。”嫣红对金含蕊说道。
  毕竟金含蕊长得与黑蜘蛛一模一样,一顿饭过后,鸭蛋就与她非常亲了起来。小七到自己房间休息了,金含蕊带着鸭蛋在外面玩。鸭屎与嫣红坐在一起,聊起了微山湖当年的故事。
  “老鲶鱼是个什么样的人?”鸭屎笑着问道。
  “我第一次见他的时候,他已经人到中年了,但是始终保持着体面。他总是大手大脚的,同时又不拘小节。他年轻时一定风流倜傥。他女人缘非常好,只不过叶妈妈不想让姑娘们与他牵扯到一起。他是贼,随后可能把楼外楼掏空,所以叶妈妈一直防着他。”嫣红道。

  “关于小红,你都知道什么?”鸭屎问道。
  “小红是我们这些人中出身比较悲惨的。尽管她是个弱女子,但是依然不卑不亢。叶妈妈并不喜欢她。”嫣红道,“所以,她也是我们几个中最惨的。”
  “小红长什么样?”鸭屎问道。
  “眼睛大大的,水灵灵的,她很单纯,人很好,但是就是脾气大,对谁都不客气。”嫣红道。
  鸭屎在脑补自己母亲的样子,一位烂漫少女的形象充满了他的脑海中。
  “她与老鲶鱼是真的吗?”鸭屎问道。

  “老鲶鱼说来赎她出去的,不知道为什么并没有来。小红已经怀上了他的孩子。”嫣红道,“那段日子,她很难熬。整个楼外楼就我一个人能照顾她。毕竟,我后面还有醇亲王。”
  “好想看看小红当年的样子。”鸭屎叹口气道。
  “哦,我突然想起来了。当年在楼外楼,我们四个头牌照了一张相片,我压在箱子底下了。由于不想再回忆那段事情了,所以一直没有拿出来,不过走哪儿都带着。你等下。”
  嫣红翻箱倒柜,终于从一叠宣纸中找到了一张发黄的黑白照片。照片中,小红是唯一一个笑的,那笑容与鸭屎开心时笑得一般灿烂。
  两行热泪从鸭屎的双眼流了出来。
  小七的人在重庆又调查了一番,并没有查到黑蜘蛛的任何消息。鸭屎再一次绝望了起来。他辞别了嫣红、金含蕊,带着鸭蛋、小七返回到了雨林中。他们回到村寨的时候,太阳已经落山了。村寨里的人明显比之前少了很多。
  “发生了什么?”鸭屎问道。
  “没什么,小军混入第二批人,去了缅甸。”小貂蝉道。
  “这个混蛋,我让他等我的。”鸭屎怒道。
  “娜娜也去前线了,他加入了医疗队,也被派到缅甸了。”小貂蝉道,“她给你留了一封长信,放在她的屋子里了。你自己去看吧。”
  鸭屎来到娜娜的房间,那封信就放在小桌子上,压在一块鹅卵石下,上面布满了灰尘。鸭屎打开信,读了起来,刚读了一页,双眼就已经充满了泪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