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偷四爷:鲁西南贼王和他的侠盗帝国创业史》
第328节

作者: 有毛僧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8-07-03 23:39:18
  第317章 总是别离
  国军在边境附近与英美军一起,与日军又打了几次小规模的战争,将日本人全部清理出了云南。得到这个消息后,寄居在仙女湖附近的各族乡民重新返回到了村寨中。国军的胜利振奋了人心,大家对打败日本增加了很多信心,已经没有那么害怕了。
  鸭屎原本计划,亲自组织一批人,加入国军,赴缅甸参战。他已经无法忍受日本人对中国的欺压。然而,近日的几番折腾导致他肺部再度发炎,每日吐血不止,整个人瘦了一圈。如果不是鸭蛋整天在屋里调皮捣蛋,鸭屎多半会抑郁起来。鸭蛋带着微山和悦悦,在屋子里到处乱跑,闹腾着,反而让鸭屎没有那么难过了。
  娜娜身上的皮肉之伤很快就好了,一直是她在负责照顾鸭屎。鸭屎每次说要参军,都会被娜娜骂一顿。鸭屎意识到,只要那颗子丨弹丨在自己的肺里,他就不可能上战场。不过,与鸭屎有一样想法的人多的是,野狐田、文刀早已开始撺掇了。
  鸭屎听说野狐田要去缅甸,立即让鸭蛋把他叫了过来。野狐田已经好几天没来看鸭屎了,他一直忙碌着,组织兄弟们在雨林里训练。文刀与他一起,二人早已密谋好了出发的时间。见到野狐田的时候,鸭屎开门见山第一句就是:“大哥,你和文刀什么时候动身?”
  “什么动身?去哪儿?”野狐田故意问道。
  在鸭屎身边,野狐田每次说谎都是没有信心的,说着说着就会露出马脚来。鸭屎笑着说:“大哥,你就不要瞒着我了。我也想去,你就等我几天不行吗?”

  野狐田道:“既然你知道了,我就不瞒着你了。我和文刀带一百人,后天就出发去缅甸。我们已经与国军的负责人联系好了。至于你,你身上有伤,你最好在这里好好养伤。万一到了战场,你可能会肺部化脓而窒息死亡。”
  “谁跟你说的?”
  “大夫说的。”
  鸭屎满脸无奈,极为愁苦地说:“我成了废人了,什么都做不了。”
  “胡说,你以为上战场有什么了不起的?你在这里,把大家照顾好,比上战场都重要。从民国初年一直到现在,咱们怀义堂经历的,哪天不是上战场?这里也是战场。打败了日本人,还不知道谁会打到这里呢。上战场是为国家尽忠,你不上战场,保护这里的人,同样是为国家尽忠。”野狐田道,“大哥我说话比较直,如果我回不来了,我还指望你照顾小貂蝉母子呢。交给其他人,我能放心吗?”

  娜娜在隔壁一直认真听着,等野狐田出去后,她从屋子里冲出来,走到鸭屎身边,极为严肃地说:“你真的那么想上战场吗?”
  鸭屎平复了下心情道:“我肯定是要去的。我已经受够了。”
  “你去啊,有种你去啊?你在微山还没打够杀够?”娜娜双眼泛红地说着。
  “这与微山一样吗?”
  “对你们来说,不一样吗?宁十三和你们这些人干的坏事还少吗?因为你们的争斗,微山被炸了多少遍?几千几千的死人?鸭屎你反思过吗?”娜娜哭着说,“明知道自己上战场会死,还要去,你以为你很光荣很伟大?死真的是最容易的选择,像狗一样活着才是最难的。为了我弟弟的命,我跟了宁十三十多年。十多年啊,过得像笼子里的耗子一样的生活。我不想死吗?我不想战斗吗?我随时可以弄死宁十三。可是,弄死他之后,我解恨了,但是我弟弟呢?你们呢?鸭屎,你给我听着,这个世界上在乎你的人不只黑蜘蛛,也不只你的法国相好。只要还有人在乎你,你他妈就给我老实地活着。”

  “苏菲是死是活我都不知道。二姐已经死了。还有谁会在乎我?”鸭屎道,“我现在生不如死。就让我别再憋屈了,去战场上撒一下野吧。是死是活,就交给上天吧。”
  “好啊,你去吧。你前脚去,我后脚也去。你把鸭蛋也交给上天吧。”娜娜说完,哭着走下了傣楼。
  傍晚时分,鸭屎拄着拐杖下了傣楼,沿着崎岖的小路,一点一点走近了娜娜所在的傣楼。楼上还亮着灯,娜娜给鸭蛋讲故事的微弱声音从楼上传了下来。过了一会儿,娜娜讲故事的声音没有了,屋里的灯也突然熄灭了。
  鸭屎转过身,准备走回去,突然一阵风吹来,他猛然吸入了一口空气,肺部有种绞痛的感觉,虽然不强烈,但是足以让他弯腰咳嗽了一声。他双手抓着拐杖,艰难地直起了腰,正要迈步,却发现娜娜站在他的身边。鸭屎很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
  “你真的会去军队里?”鸭屎非常不好意思,但还是问出了这个他关心的问题。
  “我去还是不去,主动权在你。”娜娜非常坚决地说着。
  “能不去吗?”鸭屎断断续续地说着,“虽然医疗队相对安全点,但是一天到晚见那么多残酷的场面,将来会做噩梦的。”
  娜娜努力抑制自己的眼泪,却强装着笑着说:“管你什么事?”
  鸭屎抬起头,笑着说:“留下来,让我照顾你。鸭蛋离不开你,他早就把你当他亲娘了。”
  “还有吗?”娜娜问道。
  “我,我也不想看你再受任何一点伤害。留下来吧。我来照顾你。”鸭屎很真诚地说道,“我已经失去太多人了,我不想再失去你。”
  娜娜捂着嘴失声哭了出来道:“我不走了。我不走了。”娜娜用手背擦了下眼泪,跑到鸭屎身边,搂着他的脖子,将头埋在他的肩膀上。
  小军与小七原本也要上战场的,鸭屎说让他们加入第二批,再等一段时间。其实,鸭屎不想让他们上战场,毕竟他们太小了,未必适合打仗。
  野狐田与文刀带了一百多人朝缅甸进发,临别的时候,鸭屎什么都没有说,也没有去送别。小貂蝉与微山哭得不行,众人劝都劝不停。林静姝一直处在胆战心惊中,根本不知道小宋江在山东打游击的情况,对小貂蝉的痛苦,她有刻骨铭心的认识。

  娜娜不停在劝小貂蝉不要难过,林静姝道:“娜姐,别管她,让她哭几场吧。哭了会好受些。我也是这样过来的。”
  野狐田他们走了一个多月了,没有人收到任何前线的消息。前线到底有没有打胜仗,也没有人知道。鸭屎的身体恢复了一些,他凑了五六十人,每天让他们训练。娜娜心里清楚,鸭屎早晚是要上战场的。
  突然有一天,小七在重庆安排的线人派人捎信到雨林,信中说,黑蜘蛛没有死,应该就在重庆的一座公馆里。鸭屎拿到信之后,激动地抱着鸭蛋大哭了起来。他只是简单地通告了一下娜娜,并没有与她商量,带着小七和鸭蛋连夜出发,赶赴重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