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独的气味》
第82节

作者: 树妖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亮鹅黄,落在大理石地面上氲出一摊摊的光圈,浅色的光影落在陆东深微侧的脸颊,像是时光在慢慢游走。他是冲了澡,头发还未干,有几缕发垂于额前,身上白色睡袍有些松了,隐约露出精壮健硕的胸膛轮廓。陈瑜喜欢看他穿浅色,尤其是白色,像是现在,那袭睡袍被光映成了奶白色,柔和了他的眉眼和冷硬的下巴线条,令他整个人看上去没醒着的时候那般冷峻了。这

  样的陆东深,静谧得美好,可又是致命的诱惑。
  听说他打从来了沧陵就忙成了陀螺,一天连着五场会议下来,就算是铁打的人都受不了,更别提他天刚亮就赶赴建筑现场、盯设计图纸、与银行的人谈融资、跟政府方面会面,与此同时还要面对天际国际各个市场、销售渠道的高级经销商、分销商等等。打从陈瑜认识他那天起,他的工作就是生活,生活就是工作,好像每分每秒都不停歇,三年了吧,她没见他休息过,连一天假期都不曾有过,所以,他是真正的战神。陈

  瑜无法买通景泞,并不能够知晓陆东深每一天的详细行程,景泞在这方面做得滴水不漏。她看着他,目光不经意落在他的脖颈处,微敞的浴袍间他的锁骨清晰可见。她想起管家前两天跟她说的话:陆总喝了不少酒,衬衫上有血,肩膀的位置。
  景泞不能为她所用,她还能买通他房里的私人管家。
  陈瑜上前,伸手轻轻拉开他的浴袍领口,麦色肌肤泛着男性贲张的光泽,哪怕是看着就让人脸红心跳,他的肩膀尤为宽拓,足以撑起风雨。可果然是有道疤的,管家当时不敢深问,而陆东深也没叫医生,所以陈瑜在看过之后窜过脑中的念头就是:咬痕。
  蚀骨的力量,出了血结了痂,留下青紫的痕迹。陈
  瑜莫名地嫉妒。这
  般亲密,怕是只有女人吧。
  手刚刚收回,陆东深就睁眼了,眼里是清醒幽亮的光,哪有沉沉入睡的朦胧?陈瑜惊喘一声,她没料到他是始终醒着的。
  “这么晚了,怎么还没睡?”陆东深问。“
  我让厨师给你煲的汤,怕你工作太累,想着如果你已经睡下了,明早我就温给你喝。”陈瑜调整情绪,绕到他身后,乖巧地为他捏肩,“你是又失眠了吗?”
  陆东深有失眠的毛病,有时候会连着几天成宿睡不着觉,就算睡着了也不过两三个小时,然后,剩下的时间就是工作。陆门里经常流传着一件事,说陆东深的办公室永远是最晚灭灯的一间,好像陆东深并不睡觉一样。陈
  瑜到了集团后第一件事就是解决他的睡眠问题,可也就缓解了他两三个月的样子,然后又恢复了失眠状态,她甚至求助过集团气味构建师季菲,季菲说,安眠药都挽救不了陆总的失眠,除非你把他杀了。陆

  东深没喝汤,只是说了句习惯了,然后催促她去睡。陈瑜见他并未露出不耐神色,轻声说,“你睡不着我也没心思睡了,我给你调的助眠香你不喜欢?还有,我看你怎么又抽回正常烟了?”她想尽一切办法只愿他能安然入睡,室内香甚至是烟草她都加了大量的鼠尾草,可自从她来了沧陵后就发现他并没使用她调配的助眠香。
  陆东深轻声说了句,“忘了。”
  “那我就经常在你身边提醒你,或者……”陈瑜葱段手指轻轻滑入他的浴袍里,时有时无地碰触他结实的肌肉和流畅的线条,“我夜夜为你熏香也可以。”
  “陈瑜。”陆东深按住了她的手,“助眠香对我不起作用,所以,不用在这上面浪费时间和精力了。”陈
  瑜的手动弹不得,听着他的话心也是慌得不行。陆东深这般轻描淡写,让她心生恐惧,她害怕自己再无用武之地,害怕再也成不了站在他身边的女人。其实这般情绪缠了她三年,有太多女人觊觎他的人和他的权势,她恐慌她不安,可也不及今晚来得清晰急促。
  也许,就是他肩头上的咬痕,让她有了强烈的危机感,她是深知陆东深的,他不是一个纵容女人在他身上放肆的男人。

  “或者,我还有其他的办法。”陈瑜绕到他的身前,双臂一伸圈住了他的脖子,又顺势坐在他腿上,如藤蔓如软玉俯趴他怀,手指轻落他性感的喉结,嗓音柔出一汪春水,“东深,我想成为你的药。”
  都说女人如水,这般形容用在陈瑜身上十分恰当,她身段软如水,嗓音犹若春水,眉眼间也是江南女子般的婉约,眸光流转恰似粼粼水波,佳人如此,让男人怜惜疼爱。陆东深任由她在自己怀中蜿蜒,却没任由她的手指愈加放肆,抬手不着痕迹地拉开箍住,另只手扶着她的细腰,说,“这些年你一直都是我的药。”明
  明是在眼前的,可又够不着,这就是陆东深给她的诱惑,他贴在她腰间的手看似暧昧,但实际上也是微微用了力的,让她无法再与他亲近,他的话让她心悦,可他的行为又明显疏离,她娇嗔,脸颊微红,“东深,你明白我什么意思。”陆
  东深微微一笑,“当然,你放心,找个合适的机会我会安排你到总部学习,跟着季菲,以你的聪明应该两年左右就能入职总部了。”“
  我只想在你身边,东深,你……”你爱不爱我?你想不想娶我?我在你心里是不是特殊的?是不是跟你身边的其他女人不一样?等等这些话,陈瑜着急想问却又不敢问出口,三年了,每当这么看着他的时候她就在想,这个男人终究会不会属于她?她嫉妒出现在他身边的每一个女人,生怕他的心被别的女人勾了去。可又觉得他是疼爱她的,只要是她想要的、提出的要求他都满足,不遗余力。除
  了,承诺。
  在当今物欲横流的社会,承诺是最不值钱的东西,有多少人宁可为金山奔波,也不愿为承诺努力。可陈瑜知道陆东深的承诺最矜贵,只要是他答应的事必然会去履行,所以,当年她说,我想要一份光鲜亮丽的职业,他说,好,我给你一个大好前程,所以她摇身一变,从乡野丫头到天际赫赫有名的调香师;当年她说,我不想被人看不起,他说,好,我许你名贵,所以她所到之处都受人仰慕敬重。

  日期:2018-11-12 06:1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