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独的气味》
第81节

作者: 树妖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京……蒋
  璃怔怔,眼里有一丝惶惶,喃喃,“不……”
  “你还有选择吗?或者你侠肝义胆想陪着谭耀明一同坐牢?”陆东深眉头微微一皱,眼里就多了几分严苛,“谭耀明犯的是死罪,就算他能逃出来,也免不了一死。”

  蒋璃一激灵,警觉地看着他,少许后,说,“你很早就知道谭耀明会出事,所以他一旦出事,你就绝对不会让他有翻身的机会,对吗?”“
  对。”他薄唇微启,这一个字说得干脆利落。
  “为什么……”
  “利益相杀在所难免。”“
  是一条命,陆东深,那是一条命!”
  陆东深不急不躁,拇指轻轻摩挲着她的脸颊,每一下都是轻柔,指下是肌肤的柔软细腻,又是微凉,如白瓷。他能感觉到她的颤抖,如四面楚歌,进退难行。“蒋璃,审时度势是商人的本性,我只谋利益不谋命,谭耀明是作茧自缚,否则怎么会引来饶尊?”蒋
  璃避开他的手,靠着车门,全身的力气都被抽光,“我明白了,别人是挟天子以令诸侯,而你……利用齐刚他们……”
  “挟诸侯以令天子。”陆东深替她说了想说的话,借此清清楚楚告诉了他的目的。
  蒋璃死死地盯着他,好久,终于苦笑,然后整个人蜷缩在一起,脸掩在掌心里,笑得绝望,又有无从发泄的愤怒。她明白,陆东深之所以救下齐刚等人不是因为她求了他,他每一步都精打细算,精打到对手的本性,细算到对手的决定。谭耀明不是个贪生怕死的人,但如果是为了兄弟安危,谭耀明愿意去贪生怕死。陆东深的人现在将医院围了个水泄不通,明面上像是防饶尊的人前来捣乱,暗地里却是挟了谭耀明的软肋,让他不敢肆意妄为。良

  久后她抬头,眼眶泛了红,又生生压下,“你能保他没事吗?”“
  不能。”陆东深看着她,眉头未展,“现在,即使是饶尊出面,谭耀明都不能相安无事。”“
  保他性命!”蒋璃一把抓住他的胳膊,纤细的手指攥得紧紧的,“只要能保他不死……”
  陆东深低头看着她,沉默。蒋
  璃一直在等他点头,或说什么都行,她惧怕于这种沉默,让她形同黑夜行于荒野,没了方向,茫茫壁堩放眼都是死亡的气息。拉扯着她的是无尽的悲凉,眼前的男人既是她的救星也是她的灾星,她无法再对他说出那个求字,他的不言不语彻底把她激成个疯子。
  她扑到他怀里,张口狠狠咬住了他的肩膀。透着恨、裹着狠,牙齿隔着他的衬衫,死咬着他健硕的皮肉,尝到了血腥,近乎入骨。陆
  东深闷哼一声,却没推开她,任由她像个疯子似的在他怀里撒野。忍着疼,抬手扣住她的后脑,一下又一下轻抚她绝望痛苦的情绪。

  璃取了换洗的衣服,这些天都几乎是不眠不休地守在病房里,加上齐刚共有八名谭耀明的手下,饶尊的手果然狠,将谭耀明最得力的八名手下全都一网收紧。其他人还好一些都度过危险期转到病房继续治疗,齐刚多处骨折,上手术台上了三次,等终于熬过危险期时,蒋璃觉得恍若隔世。蒋
  小天也跟在蒋璃身边,时不时会朝楼底下看一眼,然后问蒋璃,爷,现在有陆总的人守着,那位太子爷的人就不敢上来抓人了吧?蒋
  璃无法告诉蒋小天的是,他们现在的状况是刚出了龙潭又入了虎穴。
  这两天蒋璃一直在想办法,想着怎么把齐刚他们转移出去,但这不是件容易的事,她知道陆东深的眼睛看得远,一直能伸到她内心深处,怕是她这边一行动他就早有防范。就
  在冥思苦想不得解时,不想,这一天的后半夜竟出事了!
  经过这两天的治疗,齐刚等人恢复得也很好,再加上蒋璃从家里带来的各种香料,以气味养身、以药膳续气,虽说几人还没到以往那般活蹦乱跳,但至少病情有明显好转。

  只是齐刚终日闷闷,除了对自己坏了凰天规矩耿耿于怀外,最担心的还是谭耀明的情况。蒋璃在为他调配香料的时候也旁敲侧击地问过他有关谭耀明在外面的情况,齐刚是跟在谭耀明身边最久的人,所以谭耀明的事他最清楚,可他就是不说。蒋璃急了,直接点名在谭耀明的场子里搜出军火一事,齐刚沉默了许久,跟她说,“蒋爷你就别问了,谭爷之前叮嘱过我们,但凡他在外面的事都不让我们跟你说,连提都不准提。”

  “为什么?”
  齐刚转头看着她,“谭爷说,一旦他日后栽了,你也能清清白白地离开不受牵连,还有……”他尽量压低了嗓音,“谭爷说以后泛了水,估计他手底下的产业就会充公,所以他很早就转移了不少钱出去,只为能保蒋爷你这辈子衣食无忧。”蒋
  璃听了这番话,莫大的悲怆如海浪袭来,她讨厌这种穷途末路的绝望,谭耀明做的种种准备,每一样落下来都像是把刀子扎在她心口上。她要的从来都不是荣华富贵,只求岁月静好人圆月圆,可为什么这么难?末
  了齐刚怔怔地看着窗外的夜色,叹道,“还有三天就冬祭了吧,想想这几年冬祭的时候谭爷何等威风,振臂高呼整个沧陵都为之敬畏,如果没有谭爷,沧陵也就不是沧陵了,我总该为谭爷再做点事才好啊。”蒋
  璃不知道齐刚想要为谭耀明做什么,直到后半夜,睡在病房外室的她突然被一阵纷杂的脚步声惊醒,睁眼时冷不丁一个寒颤,利落起身,下意识地摸了腰间的芬兰刀出来。抬眼看了时间,凌晨两点。隔着病房门,她闻到了血腥味。刚要冲出去看个明白,病房门就被人一脚踹开,紧跟着是蒋小天被人扔了进来。
  蒋小天趴在地上,全身都是血,朝着蒋璃歇斯底里大喊,“爷,快带刚哥走!”
  可也晚了,门口已经被五六个保镖堵住,隔壁几间病房里传出打斗的声音,来人应该不少。隔壁的几间病房住着的都是那几名手下,这些人看来就是冲着他们来的。蒋璃心头一凛,攥紧了刀子打算来个鱼死网破,很快,从人群里走出两个人,蒋璃定睛一看,竟是天余和龙鬼。
  陈瑜端了一碗汤羹进书房的时候,陆东深靠在皮椅上阖着眼,像是睡着了。桌上还有份文件是摊开来的,签字笔搁在旁边。陈瑜放轻动作,将汤羹放下,上前阖上文件。
  这间套房中的书房面积不小,只是装饰物少了些,陈瑜听说陆东深刚入住就命人把房间里乱七八糟的摆设品都搬出去,甚至连整间房的地毯都没能幸存,他有点强迫症和洁癖,见不得房间里乱,更受不了地毯里匿藏着的螨虫,哪怕是天天清理的地毯,他见了也会皱眉,关于这点陈瑜很清楚。所
  以,他住的这间房异常干净,干净得没一丝活人气息。
  只有一角落地灯。光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