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独的气味》
第79节

作者: 树妖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几乎咆哮着朝她而来,大手刚抓住她的肩头,她顺势身形一矮,闪到了他的身后,抬起胳膊肘狠狠朝他后脖颈一抡,齐刚就软绵绵倒地。
  腰又被个粗喘着的男人抱住,蒋璃还没等做出反应,就见陆东深冲了上前,手猛地控住男人的手腕,一拳头抡过去,男人应声而倒。很
  快,有七八名利落的身影冲上来,钳制住了那些几乎发狂的男人们,蒋璃看得清楚,不是饶尊的人。他
  们将齐刚等人架出凰天,无声无息却是利落干脆,那群姑娘们也都允许离开了,芙蓉被龙鬼折磨得惨了点,身上全都是掐痕抓痕,血淋子也不少。蒋璃将她搀扶起来的时候,盯着龙鬼恨不得都有杀了他的心。

  龙鬼一抬眼正好撞见了蒋璃的眼神,被她这番杀气给惊地一哆嗦。快
  离开凰天的时候饶尊叫住了蒋璃。走到她面前,俯下脸,唇擦着她的脸颊落在耳畔,“你想忘却前尘,前尘却因你而来,你能逃得过吗?”蒋
  璃后背蓦地一僵。
  “蒋璃。”陆东深伫在不远处,语气跟眼神一样淡淡,“我们走了。”打
  破了饶尊给她的禁锢,从容不迫地将她拉出深渊。
  等出了凰天,蒋璃这才明白饶尊的顾虑是什么。原本就满当当的停车场现在更是恨不得车摞车,甚至都挤到了凰天门口。

  是保镖们的对峙。显
  然继她之后来了一批保镖,各个负手而立于车前,神情冷漠肃穆,人数不少,至少,能跟饶尊此时此刻带来的人抗衡。都
  是陆东深的人。
  不管是饶尊还是陆东深,其实在凰天都不占优势,毕竟不是自己的地盘,但相比陆东深,饶尊还有一层顾虑,一旦两方交手,那谭耀明的人会不会也趁机而上,远水解不了近渴,这也是饶尊在衡量之后同意放他们走的原因。一
  群黑衣中有个男子上前,他穿得倒是休闲,眉眼线条硬朗,很是有北方男子的气魄。陆东深向蒋璃介绍他,杨远,天际集团副总经理。蒋

  璃这时哪还顾着谁是谁,点了下头当做打过招呼,倒是杨远瞧见她满身是血,诧异了下,“这怎么个意思?里面的那位太子爷还动刀子了?”
  蒋璃还撑着半死不活的芙蓉,自己也累得够呛,说了句,“别人的血。”杨
  远这才重新审视眼前女子。
  刚及一眼时只觉得她甚是漂亮,就跟照片上的一样。是那种能揉进骨子里的魅,可又能被她眉眼英气折服。再开口清冷淡然,像极了染了鲜血的玫瑰。
  杨远看人向来看得准,等蒋璃搀着芙蓉上了车,他一把拉住陆东深,“红颜祸水,东深,你可千万别栽进去。”
  千里迢迢调人过来,看似像跟饶尊的人明杠,暗里却是为了谭耀明的女人,杨远只怕陆东深失了一贯的冷静和理智,势必要先提醒一句。
  齐刚一行人被送到医院,还有凰天的几位姑娘都被医务人员带着处理伤口了,芙蓉身上的伤不算轻,等蒋璃去看了才知道,龙鬼那个变态的因为痛恨谭耀明,痛恨芙蓉跳槽凰天,所以在她赶到之前就没少折磨芙蓉。
  除了抓痕和掐痕,还有烟头的烫伤,全都在嫩肉上,如大腿内侧,甚至是私处。
  蒋璃看着一屋子受着伤的女人,看着齐刚等兄弟昏迷不醒,她意外地没像之前义愤填膺咬牙切齿,只是站在窗子前看着窗外,手指一下又一下地蹭着腰间的芬兰刀。
  看得杨远直肝颤,竟也顾不上这才头回见面,上前说,“蒋姑娘,你若是气愤那就喊出来,咱没事别老摸刀行吗?”蒋
  璃没搭理他,她的目光透过玻璃落在窗外花园,跃过摇曳在阳光里的扶柳,落在遥远的尘埃里,冷冽清寒。

  就是这般常人女子不会有的眼神,才教杨远担忧。
  陆东深在医院里留了人,经过一番治疗,姑娘们倒是没什么大碍,但齐刚等人的情况不是很好,他们被人打得太重,又因纵情伤了体魄,只能留院观察。蒋
  璃决定回家一趟。陆
  东深始终坐在车子里,他那瓶酒喝得急,在凰天的时候酒劲就有点上来,被他用理智强压着,现在头昏昏沉沉,景泞生怕他有事,一杯杯解酒茶往他嘴里灌。
  见蒋璃出来了,陆东深示意了一下景泞,景泞下了车,对着蒋璃说了些什么,蒋璃朝车子里看了一眼,然后走了过来。上
  了车后,车门一关,周遭再没了那些或关注或质疑的目光时,从踏进凰天的绝望悲凉到在医院里的愤怒无助,等等情绪瞬间如潮流袭来。
  她蜷起双腿环抱,整张脸都埋在膝盖里,颤抖由心到体,控制不住压抑不了。陆东深靠在后座,解酒茶倒是帮他清醒不少,但周身的酒气蔓延,充塞着这一方空间。

  他横过手臂将她的手拉了过来,她的手冰凉,从指尖到手心,一点温度都没有。男
  人的手收紧时,蒋璃这才觉得有一点温暖正在蔓延,是他的手温。她抬头,惨白着的脸,看了他良久,然后问,“你怎么样了?”
  陆东深眼里仍有醉意,但也没到醉话连篇的程度,他说了句没事。蒋璃想他那么一大瓶酒下肚怎会没事,见景泞买的解酒茶还在那放着,就倒了一杯打算让他继续喝。
  可手抖得厉害,解酒茶在杯子里溅开,她控制不住,此时此刻,相比陆东深来说,她更像是个喝醉了酒的人。
  陆东深见状轻叹一声,抬手夺过她手里的杯子,搁置一旁,又顺势拉过她的手,握紧,“蒋璃,不管你愿不愿意,你现在只能离开谭耀明。”蒋
  璃盯着他的手,修长而又有力量,可这力量何尝不是残忍?她抬眼对上他的目光,问,“谭爷这次出事,是不是跟你也有关系?”
  这话蒋璃问得突然,陆东深听了却没惊讶,他的目光里虽捻着醉意,可瞧不见丝毫意外。
  一股子凉似蜈蚣从后背爬过,啮齿了她的肌理,蚕食了她的骨骼。她从他掌心中慢慢抽回手,指尖仍旧寒霜。“为什么?”

  陆东深侧过身看着她,“今天龙鬼只是个跳梁小丑,真正将饶尊招过来的是天余,他是饶尊的远房亲戚,谭耀明命人砍了他的手,这就是打了饶尊的脸,你认为饶尊可能饶过他?”
  蒋璃生生窒息,她猜到龙鬼在今天这场事件中的无足轻重,可万万没想到天余会有这背景。一时气短,太阳穴一涨涨地跳,“也就是说,你早就知道他们的关系?”
  “是。”陆东深没隐瞒。
  蒋璃攥紧了手指,“当时我在抚仙湖遇袭,这件事你是知道的?”“
  我是后来知道的。”陆东深嗓音很低。他接到消息时第一时间派了专业水鬼赶往抚仙湖,与此同时自己也驱车赶往,却还是慢了谭耀明一步。
  蒋璃呼吸急促,“所以,天余能很快被齐刚查出来也不是偶然,对吧?”当时她那么努力记住来袭者的特点,的确是没打算放过那伙人,齐刚办事利落,可她没想到能那么利落,三下五除二就查到了带头袭击她的是天余,毕竟是龙鬼的人,虽能怀疑,但想找到证据也不是一两天就能办到的事。
  陆东深知道她极聪明,想问题向来都能说一想三,他也没打算瞒她,“不是。”蒋
  璃盯着他,眼里太多的不可思议。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