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未冷,大圈》
第1098节

作者: 龙易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老先生始终都在闭着眼睛打盹,不时的还扣着眼角的眼屎,安邦当即就崩溃了,最后只能整出一句“高人都是深不可测的”这种话来安慰自己了。
  到了医院之后,安邦领着烤鸡往病房里走,老人背着个箱子跟在他身后,突然伸出一根手指顶在了安邦后腰上面的肋骨处。
  “唰”安邦脚下一个踉跄连忙扶着墙,额头虚汗直冒,就被点这一指头差点让他栽了个跟头,胸腹里疼的要命。
  老头淡淡的说道:“五十岁以后你身上的毛病就该都找上来了,到时候能给你折腾个半死,趁着还算年轻,早点调理调理,不然你后二三十年搞不好就得躺在床上等死了”
  “啊·····”安邦瞬间懵逼了。
  老先生指着他刚刚被杵了一指的地方,说道:“这里以前受过伤吧?贯穿伤,脾胃被连带了,现在你觉得伤好了没什么事,那是你身体素质还行能压得住,五十岁之后身体老化,你这些毛病就该都出来了”
  安邦眼珠子瞪的溜圆了,这处伤是他在老山打仗的时候挨的一枪,当时身上一共有三处枪伤,这里最重,差点把命都给丢了。
  “您是高人·····”安邦伸出拇指,把心里嘀咕的那句话说里出来。

  华夏上下五千年历史,老祖宗留下的瑰宝流传下来的确实不少,风水,算命,中医,占卜这些都是历经了千年考验的,也有人说这些都是虚假的是虚无缥缈的,但用一句话来告诫这些人就是,存在就是道理!
  就拿中医来讲,很多人现在都说中医不行了,落寞了,早晚都得沉在历史长河里,其实这么说的人未免太肤浅了,就说我小时候在老家农村,就有个村医手里的活那都绝了,十里八乡但凡谁有个头疼脑热的去了他那里一碗药下去之后肯定立杆见效,也有人胳膊腿骨折的被他看了,只要不是粉碎性这种难痊愈的伤势,基本上被草药敷上后,休息个把月往后都跟没事人一样。
  但要说中医现在不行了,这话也多少有点道理,最根本的原因就是因为,不少中医古方都遗失了,中医里有很多方子不是留在纸上而是口口相传的,这就会导致很多意外的因素会出现,所以到现在中医有多少方子失传了谁也说不清,但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现在的中医仍旧有国手在撑着,还没有埋没下去,但往后如果这些国手里的绝活没人愿意接的话,那可能早晚有一天,我们老祖宗传承下来千年的这些宝藏可真就完了。

  病房里黄连青的身边围着很多人,老先生在给她把完脉之后稍微问了几句关于病情方面的事,然后就从那个破箱子里拿出一把银针,从黄连青的头部开始,一直插到了他的脚下。
  旁边围观的诺曼医院的医生,嘀咕道:“黑巫术,黑魔法?”
  菲尔兰琳小声说道:“这是传统的中医,在无国界医生组织里,我们有一次去北非执行医疗任务随行的就有一位医生懂一些中医方面的东西,我曾经见过他没用麻丨醉丨剂就把一个人给麻丨醉丨了”
  “啊?他,是怎么做到的?”

  菲尔兰琳寻思了下说道:“不懂,他说的好像是叫穴位,在那个穴位上按摩了一会后,人就昏睡了过去,和麻丨醉丨是一个道理”
  老先生插完针之后,说道:“给我一条湿毛巾”
  安邦递过毛巾,他擦了擦手后,开始从头到尾转动着这些银针,几次之后黄连青身体几处扎着的银针轻微的颤动起来,摇摆个不停,一直都没有静止下来,看的几个德国医生啧啧称奇。
  老先生左手按着黄连青的额头,右手从她眉心开始一直掐捏着向下,当手移动到她的腹部时候,突然抬起手掌猛地朝下拍了过去。
  “啪”黄连青的小腹被重重的拍了一下,给安邦吓了一跳,但随即那老先生忽然曲起两根手指奔着黄连青右腿的膝盖弹了一下。

  “唰”让人惊愕的一幕出现了,黄连青的右腿轻微的动了动,尽管幅度很小,但十几双眼睛都盯着呢,全都清楚的看见她的腿动了下。
  菲尔兰琳惊愕的摇头说道:“这不是膝跳反应,病人下半身的神经都已经不在了,膝跳反应对她是根本不能成立的,这,这没办法解释啊”
  “洋鬼子说什么?”老先生听不懂英语,头也没抬的问了一句。
  “呃,她说很神奇”安邦费力的解释了一句,紧接着问道:“大师,这个,她动了是怎么回事?”
  “正常反应,筋络的问题,我和你解释你也听不明白”老先生伸手把黄连青身上的银针一根一根的拔了下来。
  黄子荣很恭敬的问道:“老先生,我女儿的病这是还有点希望?”
  黄连青,黄子荣和安邦全都眼巴巴的看着他,就希望从老头嘴里能蹦出来两个字。
  “可以!”
  老国手撵着下巴上的几根胡子,自打进入病房以来第一次皱紧了眉头,良久都没有吭声。
  安邦心里顿时“咯噔”一下,屏住了呼吸。
  “不好说”半晌之后,老先生才憋出三个字来。
  安邦顿时急道:“能行就是能行,不行就是不行,不好说这我得怎么听呢?”
  老先生瞥了他一眼,说道:“不好说,就是我拿不准到底是能治还是不能治的意思,我说可以治,但人没好怎么办?我说不能治,人万一好了我又怎么解释?医无绝对这句话你没听过么?走一步看一步吧,我先给她调调,每天早晚各施针一遍,三天后看效果”

  安邦刚要再开口,黄子荣拉了他一把,点头说道:“那就麻烦先生了”
  “嗯,给我找个地方,我先休息一下”老头背着手就走了。
  菲尔兰琳连忙来到病床前,急切的问道:“黄小姐你刚刚有什么感觉,你察觉到自己的腿动了么?”
  黄连青仔细的回忆着,说道:“刚才动的时候有一点酸麻,时间很短,可能都不到一秒钟”

  “什么部位”菲尔兰琳连忙跟身边的人吩咐道:“来,把仪器接上,马上再给她做一遍神经筛查”
  病房外面,黄子荣感叹着说道:“这老先生真当得起国手这两个字啊,阿邦你给他安顿好后,好好的陪着”
  安邦搓着手说道:“肯定的,他要是缺个孙子什么的,我直接就给他跪下了”
  黄子荣顿时笑了,拍着他的肩膀说道:“对,就抱着这个态度去伺候吧”
  无疑,黄连青刚刚腿虽然只动了一小下,但在黄子荣和安邦的心里,无疑是等同于在康复的道路上往前迈了一大步。
  从温哥华到纽约,又有诺丁曼来的医生进行诊治,但没想到最后兜兜转转还得是国内的老中医出手,一出就见效了。
  人最怕的就是没有希望,希望起来了,人生就有了奔头了。

  黄连青才三十几岁,往后还有四五十年好活,哪怕她是恢复的慢一点,不管是三年五年还是十年八年,只要能有痊愈的那一天,时间等多久真不是问题。
  接下来几天,国手一直都在用针灸的方式为黄连青调节身体,每天早晚两遍施针,安邦和菲尔兰琳就在旁边瞪着眼珠子,希望还能再见到黄连青腿颤的时候,不过他们失望了,一连几天黄连青都没啥反应。
  安邦就忍不住的问道:“大师,怎么就不动了呢?”
  “她要是能天天都动,那就是好了”老头面无表情的说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