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未冷,大圈》
第1097节

作者: 龙易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不过,随着他们逐渐深入的打探,就查出来老仔虽然是死在那三家联手之下,但背后其实是招惹了大圈帮后,他们就不吭声了。
  没办法吭声啊,洛杉矶洪门的余波还未消呢,没人会蠢得在这时候去触怒大圈的眉头。
  所以,老仔的死就跟街边死了个流浪汉差不多,一点水花都没掀起来,就无声无息的消失了。
  一连几天悄然过去,这天下午,黄氏船务的两辆专门用于贵宾接待的劳斯莱斯还有一台商务车从公司停车库驶出,安邦坐在头车里直奔香港国际机场而去。
  今天下午的时候,来自德国诺丁曼医院的菲尔兰琳医生和她的医疗团队将会抵达香港,为还有半个月就即将生产的黄连青做先期检查,还有手术过程中的病情监控,等她生完孩子之后,最后再进行诊断,看有没有一种方式能够重新让黄连青的脊柱神经恢复如初。
  同时大概在一个星期之后,李长明介绍的那位中医国手也会从口岸赶过来,一同参加会诊。

  这段时间得算是安邦最难熬的时候,他几乎每天都在失眠,脸色蜡黄精神萎靡不振,他一闭上眼睛心里就烦躁乱哄哄的,好几次做meng都meng见黄连青浑身是血的躺在了手术台上。
  到最近几天,安邦不得不借助宿醉来帮助自己入睡了,否则他估计自己都得被熬懵了。
  到机场等了没多久,航班就落地了,菲尔兰琳医生和团队的人走出机场,安邦连忙迎了上去。
  “欢迎您,菲尔兰琳医生,万分感谢你千里迢迢的赶过来········”
  “不用谢,出于医生的角度,我们有责任为每一位患者进行医治,而处于医疗科学方面,我们也希望自己能够攻克一些医学难题,您夫人的病情对我们来说,也是一次挑战和学习”德国人的严谨和刻板不带一点虚虚假假的,对方一开口就直奔主题了。
  “好,上车吧,我们先去酒店安顿,晚上吃过饭之后您和同事好好休息一下,明天我们开始先从检查做起”
  菲尔兰琳点头说道:“好的,今天休息过后,我们也会以最佳状态投入到工作中的”
  当天把一行人安顿好之后,安邦就去了养和医院,上午的时候黄子荣就找到了养和医院的几位股东,跟他们说明黄连青入院之后,德国的医疗团队过来将会接手手术室和监控室,同时养和医院的几位专业也将配合他们。

  看起来一切似乎都在有条不紊的往前推动着,就像万事都具备了一样,只差一股东风吹过来了。
  接下来的两天时间里诺丁曼医院的医生开始为黄连青做了一个全方位的检查,特别是在神经系统方面检查的非常全面,这两天黄连青在各种检查中给折腾的身子都发虚了,额头上经常出现汗珠。
  安邦陪在旁边心疼的给她擦着汗,但黄连青告诉他,这点小困难要是不克服得了,接下来的大阵仗还怎么面对?
  在这一点上,黄连青看的非常开,生老病死人之常情,能顺利生育那是老天爷照顾她,不顺利,那就是命里该有此劫,不能怨天尤人。
  三天之后,检查结果出来了。
  黄连青这时候的身体状态要比在美国的时候好了太多,除了腰部以下身体机能继续丧失外,其他的和正常人都差不多,这全都来源于黄家强大的资金支持,全方位对她的服务,就拿黄连青坐的轮椅来说,是黄子荣找厂家花了大价钱定制的,自带按摩和温度调节功能,可以让黄连青的臀部以下经常接受物理治疗。
  如果是换成一个普通人家的话,病情只能是越来越重了。
  “病人的脊柱神经损坏的非常严重,至少现在的医疗手段是无法修复的”菲尔兰琳没有用太专业的医学术语,通俗易懂的说道:“不过医学上的问题语言都是很难断定的,也许出现一个契机,就能导致她的神经出现自动修复,也是有可能的”
  安邦皱眉说道:“您的意思是,全得拜托到上帝身上了?”
  菲尔兰琳笑了,摊着手说道:“如果上帝真的存在那自然没有问题,不过我的意思是,嗯,我简单点说,听过冷冻精i受精怀孕么?精i被冷冻之后,可以保持成分不变,这时候相当于是一个生命被暂时停止在了时间中,当精i被解冻之后,成份被激活复苏,然后就可以受精怀孕了”
  安邦无奈的叹了口气,说道:“您在精简点描述吧”
  黄子荣在旁边接过来说道:“医生的意思是说,连青的神经系统虽然损坏现在没办法修复,但并不是彻底损坏到完全没有还原的可能了,就像冻肉在常温下可以解冻一样,她的神经也可能会在某种状况下重新苏醒,只是这种状况我们暂时不知道是什么而已”
  安邦心里整了一句,这不是和没说一样么?
  黄子荣又接着问道:“那,她在生产的时候,危险性有多大?”
  菲尔兰琳说道:“六成以上的可能性是安全的,这取决于她的身体状况非常好,我觉得完全可以尝试生育,至少······如果出现问题的话,黄女士还有更高的几率可以存活下来,但是需要放弃婴儿”
  黄子荣和安邦对视了一眼,两人长吐了口气,这个消息还算是不错的了。
  跟菲尔兰琳医生聊完,安邦来到病房里,坐在黄连青旁边拉着她的说道:“大夫给出的结论还不错,你的身体状况很好,如果生产的时候有什么危险,保住你是不成问题的”
  “往好了想,可能是母子平安呢”黄连青十分豁达的说道。
  安邦顿时乐了:“你这心态,确实可以啊!”
  “我以前曾经看过一本书,说是能要人命的病有百分之七十左右都是被自己给吓死的,就比如癌症来讲,有很多人在知道自己得了癌症以后就在很短的时间内死了,而也有一部分人完全没把癌症当回事,反倒是活了很长时间,最后和正常死亡一样,这其实就是一种心里暗示,你觉得自己活不了了,那你就真完了,你觉得无所谓,看开了也不在乎了,病反倒是不治而愈了,就这么简单”
  安邦摩挲着黄连青的脸颊,轻声说道:“那你就好好的想一下,当你没事了以后,我带着你和孩子从此仗剑走天涯,携手看夕阳,我们的脚印留在了世间的每一寸土地上,三个人少了谁都不行!”
  黄连青郑重的点头说道:“一定······”
  离黄连青生产还有不到一个星期的时候,去口岸接上了国手老中医。
  看见这老头的时他有点懵,国手长得比较抽抽巴巴的,就像是扔进了烤箱里的烤鸡,出来后水分全没了。
  老中医长的干吧瘦,体重粗略估计可能也就七十斤,眼眶子和腮帮子全都凹进去了,佝偻着肩膀身上斜跨着个破旧的木头箱子。

  要不是这人是李长明介绍的,安邦妥妥的会给他按上江湖骗子的名头,从长相来看,他太没有说服力了。
  安邦开车带着他往养和医院赶,路上一直拿眼神瞄着他,到现在他心里直敲鼓,迟疑的态度非常明显。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