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厂长的隐秘生活》
第175节

作者: 猪大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就在周芸为这事忙得昏天暗地的时候。
  厂里自觉加班的员工在吃过午饭后都回来了,生产办将加班的人员全都登记了下来,这气氛跟原来的确不太一样了。
  这个时候,方长手里拿着林佼这两天赶出来的永发资产评估报告,看得入神。

  “这是我通过有限的资料做出最全面的评估了,就算是银行的人亲自进行评估,我相信也差不了多少!”
  听着林佼的话,方长看着本来一文不值的永发资产一下子居然提升到了一亿三千万,这当中的价值八成源自于新拿下的万安项目,抵压百分之五十一的股份,最少可以贷到四千万,这笔钱用来作为资金周转完全够了。
  看到方长有一丝笑容,林佼好奇问道:“方长,为什么要抵压资产贷款啊,机械厂很缺钱吗?”
  方长点点头道:“确实很缺钱,过不了几天你就知道了……就用这些资料直接去银行吧,我一会儿把相关的手续和文件都给你,如果有熟人,放款速度也就在半个月左右。”
  林佼点点头道:“我的同学在洪隆招行当副行长,这资产审核他们进行得非常快,从审核到放款也就十个工作日,我给人催催,就更快了!”
  “催催?怎么催,我可一点都不快呢!”

  “你讨厌!”林佼反应过来时,满脸通红地瞪着方长,哼了一声,面红耳赤地跑了,那羞答答的样子确实挺诱人的。
  方长嘿嘿一笑,电话响了起来。
  一看是郑老师,方长马上接起电话来说道:“郑老师,你到了吗?”
  “是啊,小方,我在镇上的十字路口呢!”
  “好好好,我马上出来……”

  很快,方长把郑勇接到了食堂当中,郑勇倒也不是那是市侩的人,谢绝了方长款待,看了看这里面的热闹程度,笑道:“没想到乔山镇现在这么热闹啊!”
  方长也没多解释,说道:“刚才我接到电话,三十名毕业生全都接到三机厂了,郑老师,这次多亏你了啊,不然的话,我一时之间也不知道到哪儿去找到这么的年轻操作手。”
  “小方,你不用客气,都说了是自己人,哪有不帮忙的道理,对了,你说有事情想跟我商量,是什么事啊?”郑勇想到正事,正色问道。
  方长说道:“还是少不了麻烦郑老师,我是想,如果能在洪隆技术学校里加开一个班,你觉得可能性大不大?”
  郑勇目不一凝,嘴角笑意渐浓地说道:“难倒是不难,这些年洪隆技校一直按照市场需要培养技术型人材,虽然也有不合规矩的地方,但是走出去的学生那也是非常受欢迎的,只要市场有需求,开一个班也不是什么难事,怎么,你想让学校开个什么班?”

  方长笑道:“那我也就不绕弯子跟你直说,郑老师原来在野外作来处培训办,身边的老师应该不少,他们现在大多数应该处于退休的年纪,你看能不能找几个专业知识比较强的老师进入学校专设一个勘探服务专业,这个专业只需要一个班,第一年招收人数不超过五十人,而这五十人,我负责接收,你看行吗?”
  郑勇目光闪烁地看着方长,暗叫,好家伙,心可够大的啊,都开始攒人手了,这是要准备干一票大的?
  郑勇对方长的好奇程度可是越来越大了啊。
  郑勇有点为难,倒不是不能说服洪隆技校的校长加开这个专业,而是就算他上了点年纪,也经不住好奇心的诱惑,试想一下,第一年就招五十人,那第二年保守估计就有一百人左右了,能提供给一百个勘探服务专业的岗位,这得是一个多大的单位啊?
  要知道郑勇当年在培训办,对野处作业处的各支队伍非常熟悉。野外作业处现在的名字应该叫作野外勘探作业服务公司,正处级国企,隶属南方勘探局,旗中不包括机关单位之外,拥有七家科级一线生产单位,机械厂就是其中之一,但确是后勤编制,其余科级全部划为一线队,以公司为名,每个公司下属双分三个队,各四十人左右。
  也就是说,一个正儿八经的一线科级公司的员工人数通常在一百二十人左右,加上坐办公室的,不超过一百五。
  而现在,方长要的第一批专业性人员就有五十个,而且看样子他最少还能消化两三批,那么,请问在省,又有几个单位能跟野外作业处旗下的一线队伍相媲美呢?
  看着目光闪烁不定的郑勇,方长笑了笑道:“郑老师,这也不是什么秘密,机械厂我老板要接手,同时她还收购了一支私人的勘探服务公司,目前我们从野外作业处接下了万安产区的所有勘探服务业务,所以想招些新鲜的血液充当生力军,为将业做准备。”
  郑勇听得心头一颤,天啊,好大的胃口,居然拿下了万安产区,那一片虽然产量不高,但却是一块不可放弃的战略要地,因为地层的复杂程度绝对不压于那个地方,所以这一片从来都是边开发边实验,有着非同一般的战略意义。
  郑勇现下看方长的眼神略略有些变化,这么看,方长更像一个商人,但是跟他认识的商人又有些区别,琢磨了半天后,郑勇忍不住地说道:“小方啊,我是当老师的,有些话呢可能说得有一沉重,如果你听得进去,那就是当个忠告,如果你觉得有些刺耳,就当我话痨,多嘴罢了!”
  方长连连摇头道:“不不不,郑老师的话一定都是忠言,我肯定会听的。”
  听到方长这话的时候,郑勇满意地点点头,尽可能婉转地说道:“万安这块肉的确挺肥,两年之内够你们公司发展,但是两年之后呢,你们公司的去向如何,诉我直言,如果只抱着当一天和尚撞一天钟的思想,那么你一个私人服务公司能消化得了多少劳动力,你们到时候为了生存,大刀阔斧地说裁员就裁员,谁都拿你们没办法,而这批刚刚学成的员工他们还只是个孩子,搭上一两年的青春学了这个专来却没办法用到工作当中,虽然两年对他们的青春来说不算什么,但是人生第一份工作就遭受到如此的打击对他们整个人生,那是不负责任的。”

  看到郑勇那愤慨的样子,方长几乎可以断定郑勇一定是想起了当年那场乱局,无数人被迫离开自己的岗位,就此开始了自己接下来二十年煎熬的人生。
  郑勇本来可以高枕无忧的,他的岗位没有任何一个人逼迫他离开,甚至认为他的岗位非常的重要,可是就在文件公布的第三天后,经过一番考虑的郑勇站了出来,没有任何怨言地签了这个字。
  他起到的不是表率作用,而是自己无声抗议的一种方式,就像战场上死了无数的战友,他不愿苟活一般。他也以这种方式来鼓励那些走下岗位重新再就业的同事,离开了这里,同样能有一碗饭吃,千万不要把自己的一切赌在一棵烂了心肝的大树上。
  日期:2018-07-03 18:4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