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是黑暗中的幽灵——暗夜卫士》
第507节

作者: 男人不哭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嗯,抛开那混乱无比的局势,非洲不失为一片富饶的土地,在这里工作,应该是一件愉快的事情。每天都很忙碌,每天都有见不完的人,开不完的会,压根就没有时间去想别的,而且付出了就会有丰厚的回报,这正是陈静想要的,在非洲,她找到了久违的平静。
  只是,这种平静能持续多久?卢旺达的局势是看处见的恶化了。
  萧剑扬现在正在做着让人不怎么愉快的事情。
  审问俘虏。
  这是铁牙犬中队在一次针对无人区的扫荡中抓到的俘虏,据说还是某个区的负责人,掌握着数个县的恐怖份子的资金和装备来源。这段时间以来中国这防军加大了对走私者小道的走私活动,几乎每个星期都有一拨走私者撞入他们的伏击圈里,然后变成俘虏或者扭曲着倒在荒凉的群山中的尸体。令人困惑的是,打击力道都这么大了,流入西北地区的枪械却是有增无减,同样的,恐怖袭击事件也是有增无减,这让情报部门有些困惑。现在萧剑扬希望这名身份不低的恐怖份子能够帮忙解开谜底,当然,这并非易事,对方桀骜不驯,并不打算跟他合作,哪怕萧鸿飞和曹小强已经将他打得不成人形了也是一样。

  萧剑扬冷冷的逼视着俘虏,在他那几乎不带一丝个人情绪的目光的逼视之下,这名桀骜不驯的恐怖份子破天荒的露出一丝恐惧。
  “告诉我你们的武器来源,我给你一个痛快一点的死法,否则我会让你后悔为什么要来到这个世界。”他的声音很平静,平静得像是电子合成音。
  恐怖份子呸的一口带着血丝的口水唾到他的身上,骂:“汉狗,有本事就杀了我,除了尸体,你休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
  萧剑扬看着军装上那口恶心的唾沫,仍然平静:“这就是你的回答么?”

  恐怖份子又一口血水唾了过来。
  萧剑扬一扬手,啪的一记耳光,恐怖份子一边脸颊多了一个血红的掌印,几颗牙带着血水飞了出去,接着又一巴掌,这次飞出去的牙齿就更多了。恐怖份子的脑袋摇晃了几下,很快就从眩晕中恢复过来,咧开一张少了好多牙齿,连豆腐都咬不动了的嘴嘿嘿冷笑:“你就这点能耐了么?”
  萧剑扬一言不发,只是拔出卡巴1217,刷的一刀,恐怖份子的上衣被划成了两半,再一刀,裤子掉了下来。他动作飞快,只是几刀,恐怖份子身上这件本来就破破烂烂了的衣服便变成了一地碎布,在一边看着的萧鸿飞惊恐的瞪大眼睛,叫:“老大,你该不会是想……”
  曹小强扬起拳头:“我这一拳下去你至少得傻上半年,有种继续胡说八道试试?”
  萧鸿飞一哆嗦,赶紧闭嘴。曹小强的拳头有多重他是知道的,全力一拳能将一拳健壮的公牛的颅骨生生打裂,打在人的脸上,估计那哥们的脸会在零点五秒钟之内变成外星人的形状,要多惨就有多惨。他看着萧剑扬一手将这名被剥得一丝不挂的恐怖份子拎出去,眼珠子转得飞快,在一秒钟之内闪过了无数个儿童不宜的念头。
  事实证明这家伙想多了,萧剑扬将恐怖份子拎到基地外面,像扔垃圾一样将他扔在雪地里,仅此而已。此时的气温是零下十三度左右,用衣服把自己裹成粽子都觉得难熬得很,被扒光了扔出去就更别提了,寒风一吹,恐怖份子立即就蜷成了个大虾米。他本来就被萧鸿飞和曹小强两个暴力狂人打得不轻,现在暴露在冰天雪地里,哪里受得了!不到半个小时,他便无法忍受了,浑身战栗着,发出阵阵惨叫声。萧剑扬就在一边冷眼看着,声音依然平静:“看,你并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坚强。最多再过三个小时,你就会死于体温过低,但我不会让你死的,我会在你徘徊在生与死的边缘的时候把你拎回去给你盖上电热毯,把你救回来,等你恢复得差不多了再将你扔出来,反反复复的玩上一个星期,我会让你知道,有时候连死亡都是一种奢侈!”

  恐怖份子凄厉的惨叫着:“有本事你杀了我————”
  萧剑扬说:“我不会杀你,在你说出我感兴趣的东西之前,你就算想死也死不成。”
  恐怖份子在雪地里翻滚着,用尽一切办法想让自己获得一丝丝的温暖,然而这是奢望,他的身上连个线头都找不着!现在摆在他面前的选择就两个:要么乖乖合作把自己知道的东西都说出来,求萧剑扬给他一个痛快,要么就每天被人扔到雪地里吹冷风,最后长满冻疮,浑身溃烂,想求一死也不可得!
  这是萧剑扬从前苏联特种兵那里学到的审讯技巧,苏联卫国战争的时候,苏联红军就是这样审问被俘的德军军官的,没有一名俘虏能在零下二十多度的寒风中扛住一轮这样的审讯!
  这名恐怖份子发出可怕的尖叫声,先是用最恶毒的语言咒骂着萧剑扬,发现自己面对的是一个比雪山之巅的岩石还要冷还要硬的怪物之后他又转而哀求,最后开始向他们的真神祈祷,试图通过宗教信仰来抵御这无法忍受的痛苦。但是这些通通都没用,不到一个小时他就冷得浑身抽搐了,将自己所知道东西竹筒倒豆子似的一古脑的全说了出来,不求宽恕,只求速死!
  萧剑扬在一边记录着,确定他把自己知道的东西全部都说出来之后,他合起速记本转身就走。
  恐怖份子伸手抓住他的裤脚,艰难的说:“杀……了……我……”
  萧剑扬没说话,只是将军大衣脱下来扔到他的身上,大步走回基地。这件大衣可以稍稍抵御一下寒冷,代价是……那家伙得熬更长时间才能咽气。
  身后传来那名恐怖份子尖厉的咒骂,他听而不闻,大步走进基地,冷电般的目光扫向那些面如土色的俘虏,冷然说:“都看到了吧?想死得痛快一点的话就别跟我耍花招,把你们知道的东西通通说出来,我给你们一个痛快一点的死法,否则,他就是你们的榜样!”

  这些俘虏不寒而栗,逃命似的避开他的目光,不敢与他对视。
  有了这个榜样,俘虏们配合了很多,尤其是外面不断传来断断续续的惨叫声,让他们更加配合,几乎是争先恐后的将自己知道的事情一古脑的说了出来。当然,也有不配合的,这种不见棺材不掉眼泪的家伙都被扔到雪地上吹冷风去了。
  二十四小时之后,审讯工作完成,然后就是将情报归纳、分析,这是分析师的活,别人干不来的。好在情报分析师很能干,很快就有了结果。
  “综合分析了俘虏们的口供,比照一些此前收集到的情报,我们初步断定,在阿富汗境内有一个武器生产基地,在源源不断地为这些恐怖组织提供武器装备。”分析师向萧剑扬报告。
  萧剑扬问:“规模有多大?产量有多大?”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