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独的气味》
第71节

作者: 树妖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想撂挑子就能撂的吗?等出了洗手间,通往大厅的玄关路冗长又昏暗,音乐声将她的耳膜震得生疼,这个时间大厅里的表演就更露骨些,透过玻璃墙隐约可见钢管舞娘的曼妙身影。青

  栀的话对也不对。
  谭耀明是可以给她撑腰,但谭耀明为她担得越多得罪的人也就越多。
  头筋挑着疼。她
  扶着墙壁往前走,走到玄关尽头时刚要拐进大厅,突然被身后一股力量给扯了回去,紧跟着一条手臂圈住了她的腰。蒋

  璃第一个念头就是反击,却被人猛地压在墙上,抬眼一看,竟是陆东深。
  蒋璃一愕。没
  有惊没有促,就只是愕然划过心头,没有挣扎,背贴着墙,抬头就能看见男人凸起的喉结和性感的下巴。幽
  暗中,陆东深一手搭在墙上,一手还控着她的腰,在刚刚的挣扎中她披在身上的外套已经掉地,她腰间的皮肤跟他的大掌之间就只隔着一层极薄红纱。
  她能感受到他掌心的温热甚至手纹的深刻,他能描绘到她腰肢的柔软甚至皮肤的柔嫩。风月之地,男女之间任何的近距离接触似乎都挑染了暧昧。她和他之间的呼吸绞缠,有酒香,有若即若离的女人香。陆
  东深见她没反抗,低笑,“束手就擒似乎不像你的风格。”
  “陆先生这一晚费尽心思却没讨到太多好处,想来也不会甘心,所以在这里见到陆先生也并不奇怪。”蒋璃冷静自持,但其实不然,这般氛围,他贴近一寸她都觉得炽热,再通过他的大手,这热就一直往她心里钻。“
  费尽心思?这话怎么讲?”蒋
  璃抬头看他,“你今晚到底来做什么?”
  听闻这话,陆东深眼里的笑意加深了,“这种口吻还挺像你的性格,今晚你是美则美矣,但这种场合始终不适合你。”
  “别说得你好像挺了解我。”

  陆东深低下头,唇似乎要贴上她的鼻骨,却也没贴上,留有一寸似近非近的距离,“身上棱角太多,重要的是没什么耐性,在男人间左右逢源推杯换盏哪会是你的强项?”
  “人有玲珑千面,上一秒你以为挺了解这人,下一秒就会觉得像是在看着个陌生人。”蒋璃冷笑,“真是难为了陆先生跟着我在祈神山上出生入死,现在想想也是,堂堂陆门太子爷,能让他费尽心思的就只有利益倾轧。你下了一盘好棋,所有人都成了你的棋子,入祈神山成了你的障眼,谁都不会想到你一早就步步为营。”
  陆东深听出她话中指责,没恼,但也没解释,喉间逸出一声闷笑,“让我费尽心思的未必只有利益倾轧。”“
  也是,陆先生有恃无恐,哪怕情人在侧,还不忘躲在幽暗的长廊里来上一场偷偷摸摸。”蒋璃冷言冷语。
  陆东深微微挑眉,“你对我的成见还不是一般的深。”
  “我蒋璃讲究的从来都是快意恩仇,最厌恶的是算计人,但也不怕被人算计。”蒋璃眼里没什么温度,“而你陆先生,深谙商场之道含沙射影擅于计谋,要么不出手,出手就会是一剑封喉。我们两人,道不同不相为谋。”
  话毕她意欲要走,陆东深却没打算放她,手臂一圈就将她捞怀里。走廊入口有三三俩俩过来,嬉笑推搡,声音不小。蒋璃见状急了,在他怀里挣扎推搡,可他手臂结实有力,任由她折腾他的胸膛仍像城墙岿然不动。“

  会被别人看到!”她咬着牙低吼。陆
  东深似乎喜欢逗她,任凭她是又急又恼的样子,而就在那群人即将靠近时,他大手轻轻一扣就将她的头抵在胸膛中,高大的身形一挡,就结结实实地遮住了蒋璃。
  那群人摇摇晃晃经过,一股子酒气味。灯光不明,又是风月场所,就算墙角有男女在痴缠也不会引起太多关注。等
  没了动静,蒋璃的心总算微微放下,毕竟是谭耀明的地盘,让人瞧见终归不好。她推了一下他,他却始终搂着她不放。“
  放开我。”她急了,推他不动,“陆东深你大爷的!”陆
  东深闻言手臂又是一紧,勒得她几乎断了气,他低头看着她,似笑非笑,“在祈神山上我说过什么?”
  蒋璃盯着他的脸,没明白他的话。
  陆东深没再说话,俊脸却倏然压了下来,这让她心脏猛地漏跳一拍,脸一扭,陆东深的唇就擦着她的脸颊落在耳畔。她
  全身僵得要命,脑子里嗡嗡直响,陆东深的唇只做稍稍停顿,然后贴着她的脖颈一路往下,坚挺的鼻梁似有似无地触碰她的颈窝。他落下来的气息温热,扫在她裸露的肌肤上刺痒。

  心瞬间要从嗓子眼里跳出来,她呼吸急促,腰间被他的大手卡得生疼。稍
  许,她听到他在她耳畔低低地笑,“还真是香。”嗓
  音厚重,沉沉如磐。她有瞬间恍惚,心跳得快,太阳穴也在一鼓一鼓地跳。他微微抬脸,借着幽暗闪烁的光亮打量着她的紧张,目光在她脸上游离,她的唇形很美,唇色樱红,她也有着十分漂亮的脖子,优美纤细,最是迷人的当属锁骨,两只浅浅的窝宛若能盛下苍山的湖,粼粼的光泽就是她皮肤反射出的白皙。蒋
  璃用力将他推开,这一次他如她所愿放了手,两人之间隔了几厘米的距离,虽还是太近在咫尺,可也好过身体相贴,她觉得呼吸顺畅了不少。
  “戏弄人有意思吗?”她皱眉。“
  你怎么知道我说的不是肺腑之言?”陆东深抿唇含笑,在见她眉色一厉后,他又道,“忠言虽说逆耳,但我认为你倒是值得一听。”
  “你想说什么?”“
  离开谭耀明。”陆东深直截了当。蒋
  璃一愣,她没想到他会说这话,更没想到他说这话时这般干脆。“你什么意思?”再开口时她全身警觉。陆

  东深唇角始终松动,可说出来的话让人惊心动魄,“都说大树底下好乘凉,但谭耀明做不成那棵能供你乘凉的大树,要不了多久他自身都难保,所以你现在要做的就是尽快跟他脱离关系,否则惹祸上身。”蒋
  璃心口突突直跳,却强迫自己镇定,“谭爷惹下的最大祸端就是招惹上了你,陆先生,做人做事别太绝,就连谭爷都没说要独吞沧陵的势力,你又何必步步紧逼?你以为谭爷无力反击吗?”虽
  这么说,但心中明镜,这个陆东深不是逞口舌之快的人,敢这么撂话一定是收到什么风或知道些什么。
  陆东深闻言一笑,“你以为谭耀明得罪的只是沧陵势力?这几年他的势力渗透到了周边不少省市,多少被吞了地盘的地头蛇都压着气。谭耀明的胃口越多,想要切他胃的人就越多。”
  说到这他顿了顿,抬手将她脸颊的一缕发轻轻别在她的耳后,手没撤,顺势滑到她的耳垂,修长的手指摩挲着她的耳廓,“沧陵就要变天了,蒋璃,跟着我吧。”
  沧陵就要变天了。在
  这个寒冬腊月,在冬祭的日子即将到来,在农历年的红灯快要铺满长街。

  陆东深利用天际酒店闹鬼一事翻身打了个漂亮仗,成功摘得官阳区最有价值的投资地皮,圈内人多少盛传,陆东深之所以将这块地抢得顺风顺水,除了在背后的运作筹谋外还有左右手杨远为他在政府关系中奔走,都说杨远是陆东深的一张王牌,早在陆东深远赴沧陵时就已安排了他随时待命。蒋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