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独的气味》
第70节

作者: 树妖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蒋璃对上陈楠的眼,似笑非笑,“那是因为陈小姐不了解我。”
  “现在就了解了。”陈楠温柔地接过她的话,又笑靠在陆东深身上,下巴轻轻抵着他的肩膀,“只是你应该提早告诉我一声今天是凰天重新开张,你看你砸了999株金莲做开张礼,我却什么都没准备。”
  陆东深端起酒杯抿了口酒,不动声色地笑了笑,“谭爷不会计较这些。”“
  是啊。”陈楠轻轻一笑,她笑时很美,眼睛像是沁在水里的晶石,惹人怜爱,“谭爷大度,今天有蒋爷这般捧场,就算有人闹事想必谭爷心里都是甜的,这么一瞧谭爷还真是疼蒋爷,想来你们的好事要近了吧,到时候可千万别忘了请我和东深来喝喜酒,到时候我一定厚礼奉上。”谭

  耀明听了这话哈哈一笑,一手拥着蒋璃,一手端起酒杯,“说来说去还是陈小姐把话说到点子上了,来,这杯我敬你。”
  陈楠笑着端酒,陆东深没动。谭耀明见状,故意问了句,“怎么,陆总不一起吗?”
  陆东深手指轻轻转着酒杯,“蒋璃这性子,怕是谭爷降不了。”陈
  楠举着杯子的动作滞了一下,少许放下杯子,蒋璃在旁有些不安,而谭耀明也放下了杯子,盯着陆东深,笑得言不由衷,“听陆总这口气,难不成是抢了我的地盘后又想抢我的女人?”
  这番话很是直接,像是开玩笑,又像是质问,听得蒋璃有点坐不住了。陈楠也察觉两个男人间的气氛不对劲,忙打圆场,“谭爷,他——”
  “不可以吗?”陆东深转着酒杯的动作一停,那酒杯就稳稳被他控在掌中,杯中酒丝毫没洒,他轻描淡写地说了这么一句。

  一句话冷了全场的气氛。陈
  瑜尴尬,蒋璃震惊,谭耀明的脸色早就变了,冰冷得很,嗓音也是森凉,“陆总这话是什么意思?”
  蒋璃离得谭耀明最近,哪怕不用贴着他都能察觉出他身上肌肉的紧绷僵硬,嘴角微耷压着明显的怒火。
  陆东深截然相反,始终是没喝那杯酒,整个人又靠回了沙发上,大半张脸洇在暗影里,光流连在他的薄唇和下巴上,“入沧陵,要么利益相杀要么利益互惠,谭爷看上的恰好也是我看上的,既然是不能分享互惠的东西,那我就有打算跟谭爷抢上一抢了。”他

  说得含沙射影,像是在说沧陵的地皮,可又像是在说蒋璃,又或者二者皆有,语气不疾不徐,却来势汹汹丝毫不让,这让谭耀明倏然攥紧了拳头。
  像是勒在弦上的冷箭,一触即发,又像是深海之处的暗流,即将惊涛骇浪。就在这时陈瑜轻声开口,“今天是凰天重新开张的日子,我觉得饮酒作乐最好,你们男人的那些生意经我和蒋爷听不懂也不想听,太枯燥了。”话毕,她在暗影中微微拉了下陆东深的衣袖。
  奈何,陆东深刚刚的话的确是触了谭耀明的逆鳞,哪怕是有陈瑜恰到好处地圆场,也没挽回友好和谐的局面。但他笑了,朝后一靠,手顺势就拉过蒋璃的手,似随意玩弄她的手指,“陆总刚夺了官阳区的地王,怎么还不满足吗?我谭耀明是个挺别扭的人,别人敬我,我尚算客气,别人若来势汹汹,我也自当奉陪。”陆
  东深看了一眼对面两人十指相扣的手,没有多余表情,只是身子再度探前,将杯中酒举起,“知谭爷是真性情,所以一早就送了川阳区那块地作为敬礼,能从邰家嘴里夺肉吃的人不多,谭爷应该领了我陆某这份人情才是。不为别的,只想拜托谭爷一件事,谭爷的临客楼那片地恰巧就落在天际的规划版图里,属于官阳区的东西就是属于我陆东深的,谭爷可否看在敬礼的份上相让啊?”谭
  耀明身子也探了前,端起酒杯,唇角微微上扬,跟他的酒杯相互一碰,“不让。”
  陆东深也笑了,“谭爷爽快,我先干为敬。”话毕,一饮而尽。谭
  耀明也饮了酒,笑容隐在酒光之中。包
  厢里的气氛看似被两人给圆回来了,但蒋璃知道,实际这两个男人之间已经谈崩了,又或者,这俩人刚开始就没冲着谈和的目的去的。
  这个时候,哪怕是陈瑜再尴尬也最适合她来开口,至少蒋璃这么认为,所以,当陈瑜果真开口时,蒋璃觉得这场紧绷的气氛终于过去。她说,“打蒋爷一进门就能闻到你身上的香,看来蒋爷刚刚在台上喝的酒可不是普通的酒,应该是里面加了迷迭、卷丹、肉蔻和……神秘果。”“
  陈小姐果然好嗅觉。”蒋璃难得没对她冷嘲热讽,毕竟陈瑜也算是识时务者,她说,“酒气太大的时候等挥散得差不多就成了酒臭味,我闻不得那种气味,所以干脆就调制了一款酒,保留酒的清香,又有花蕊的尾香,至少不会委屈了自己的鼻子。”陈
  瑜轻轻点头,“这么做的确会避开酒臭的余味,只是,蒋爷用的这几味香可都是催情用的。”

  蒋璃笑了,“在这里工作的姑娘谁不是各个揣着心思的?来这里取乐的男人能有柳下惠吗?一个愿打一个愿挨,我不过是给他们的心思里加点情趣而已。”说到这,她的目光随意扫了一下陆东深,却是对陈瑜说的,“陆先生这么喜欢逛窑子,陈小姐可得看住了。”
  陈瑜看着陆东深浅笑,“看来我也得给你调款酒,让你以后没心思出入凰天。”
  陆东深没说话,只是含笑。
  “何必这么麻烦?”蒋璃笑了笑,看向谭耀明,“倒不如把凰天配好的酒给陈小姐拿去一些,陆先生今晚都这么大手笔了,我们没有回礼的话也说不过去。”谭
  耀明笑道,“你做主就好。”蒋
  璃也觉得是时候脱身了,重新端起桌上的那杯酒,冲着陆东深道,“凰天难得有陈小姐喜欢的东西,我得为陈小姐取去,这杯酒权当我敬陆先生,我喝了,陆先生随意。”话毕一饮而尽,喝完,酒杯一撂桌,起身离开。台
  上的那坛酒和方才的那杯酒,鼻腔里和食管中都是酒精作祟,蒋璃冲到洗手池洗了把脸后刚才缓解,只是头有些晕,包房里的酒度数太高,烧得她现在还觉得像是吞了刀子。
  正遇青栀也冲进来,先是一顿稀里哗啦地吐,然后跑到洗手池这边漱口,蒋璃将毛巾递给她,她接过,蹭了蹭嘴。蒋璃这才看见她胸口处青一块紫一块的。
  “老不死的仗着打赏的多就使劲折腾我,真想一刀子捅死他。”青栀愤恨。
  蒋璃叹气,“我倒是能帮你避过今晚,那以后呢?你在这工作就不能不陪客人吧。”她之前会配一些香料的东西让姑娘们带着,但时间一长是不行的,客人都赶走了怎么办。
  “蒋爷不用,之前你没少帮我,我算是看出来了,这越是有钱的就越变态,花在我们身上的钱都恨不得折腾死我们才算回本。”青栀深吸了一口气,“听说今晚砸了999株金莲的陆总风度翩翩,光是那副皮囊就胜过在场的客人,至少不会遭蒋爷你烦,但你跟我们不同,我们哪敢不陪,你想撂挑子还不是一句话的事?大不了还有谭爷帮你撑腰呢。”她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