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独的气味》
第68节

作者: 树妖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蒋小天先是一愣,然后冷不丁想起之前发生的事,脸一下子就煞白,“我、谭爷您别误会,我就是帮着跑了个腿儿传了个话,我、我什么都没做啊……”谭

  耀明猛地将杯中酒泼他脸上,一张俊脸沉得骇人,起身就是一脚,踹得蒋小天一下子趴地上起不来了,“你他妈的是谁的人?”
  谭耀明的这一句话不仅让蒋小天吓断了魂,就连蒋璃都后背生凉。蒋小天赶忙从地上爬起来跪在那,一脸的惊慌失措。蒋璃看出蒋小天是真懵了,但谭耀明在气头上她也不好将他扶起来,便给谭耀明倒了杯茶水,让他先消消气。
  谭耀明攥着茶杯,眉梢怒火未散,蒋璃生怕他一个用力能把茶杯捏碎,少许后才替蒋小天说了话,“整个沧陵小天最崇拜的就是谭爷你,他怎么可能去跟别人?他什么秉性你不知道吗?一天到晚没心没肺的,保不齐是被人利用了。”能
  让谭耀明这般动怒的绝对不是小事,更何况这其中还牵扯了陆东深。她之所以说这番话,一来是想保住蒋小天,二来是想间接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谭
  耀明也没瞒她,压了压气,抿了一口茶,“邰国强昏迷不醒,你无声无息地离开了酒店,当时舆论闹得很大,陆东深让那些舆论散到了官阳区钉子户的耳朵里,让他们以为连你这位沧陵巫医都没办法摆平邪祟。不过短短七天的时间,那些钉子户拿到赔偿金之后撤离的撤离搬迁的搬迁,只有零星死活不肯走的,却被强令执行搬迁,原因是他们签署了同意搬迁的合同。”说
  到这,他盯着跪在地上的蒋小天,“齐刚查到,让他们签字的人就是你。”
  蒋璃倒吸一口凉气。蒋
  小天大惊失色,连连摆手,“不不不谭爷,我不是、我……当时不是这样的,我是让他们签字,但不是什么同意搬迁的合同啊。”蒋
  璃在旁看得清透,那陆东深必然是将蒋小天给框进去了,沧陵的钉子户除了会敬道上的人外,面对其他人一概撒泼耍横,陆东深就是利用了蒋小天跟大家都熟识的便利条件,彻底将那块地捏在了手里。谭

  耀明牙咬得咯咯直响,“蒋小天,我再问你,邰业帆是怎么走进赌场的?”
  蒋小天一激灵,然后喃喃,“我……就是跟他提过沧陵赌场的事。”谭
  耀明的大手倏然攥紧,看得蒋璃直肝颤,一下子按住了他的手,“你的意思是,邰业帆的这件事也跟陆东深有关?”“
  陆东深早就预谋独吞了官阳区的那片地,他设计邰业帆在赌场泛水,表面上看是送了我一个人情,让我从邰家分了一杯羹出来,实际上一箭双雕,让邰家即使占了凰天附近的那块地也没有太多利润可图,而我,即使得到了利益却失去了独占地盘的权利。陆东深,他自从来到沧陵,短短数日这几步棋下得可真够稳准狠。”

  最后一个字落下,只听茶杯咔擦一声被他的大手捏碎。这茶杯是上好的白脂瓷,瓷工艺十分讲究,将杯子打磨得通透光亮,由此,那轻薄的瓷片就陷入了谭耀明的手掌。
  吓得蒋小天都快磕头了,“爷,我是真不知道这些啊,您饶了我吧……”
  “还在那嚷嚷什么?赶紧去拿医药箱来!”蒋璃佯装发怒实则替蒋小天解了围。等
  蒋小天离开后,谭耀明的脸色还是很难看,但也能看得出他是没想把蒋小天怎么样,一杯酒直接倒在捏碎茶杯的那只手上,以酒代水冲了掌心里的瓷片碎渣。蒋
  璃轻叹了一口气,把他的手拉过来,拿过纸巾压了压他手指的划伤。谭耀明没说话,静静注视着她,少许后说,“当初,不应该让你跟他接触。”
  蒋璃呼吸微微一滞。凰
  天重新开张,这一晚热闹非常,道上的、商界政界的、还有几个省市的商会都送来了贺礼,来捧场的人更是非富即贵。其实谭耀明是凰天的老板这件事大家都是心照不宣,都在暗自议论这次谭耀明可真是坐收渔翁之利。被
  人举报后十分配合的关了自己所有的场子,任由相关部门的调查,他落得两袖清风的自在,可谁都没想到他让龙鬼栽了个大跟头,以彼之道还治彼身,然后还让人抓不到证据,稳稳地接手了龙鬼的场子,一下子壮大了势力。当
  晚谭耀明也到场了,与众人谈笑风生,大家给他敬酒的时候也不明着道贺他凰天重新开张,道上有道上的规矩,像是这些生意,老板不明着说那他人也就不在明面上提。

  12响礼炮震天,胜景压过苏河路一带。当晚,台上各类表演不断,虽说这阵子场子关了,但凰天的姑娘们可没有一丝怠泄,玲玲身段在灯光下雾气里水灵得都跟能捏出水来。台下宾客虽说都是平日里有头有脸的人物,但在这片紫醉金迷之地,没有多少人还能把持着继续装着端着。
  芙蓉出场更是让场子里一片欢腾。这
  里有多少人都是冲着一睹芙蓉芳华来的,见到芙蓉本人,更是有人开始往里砸钱了。
  芙蓉最出色的当属一副好嗓子,一曲夜来香唱得几乎能把人的魂魄给勾走,所以,从开唱到结束,她收了大概有百十株金莲。金

  莲是凰天为客人准备的专门送给姑娘们的礼物,只属于凰天。不是强制性消费,客人来凰天也可以送其他的,如鲜花如珠宝,还有直接甩钱的,但如果遇上这般有大型表演的,那送金莲即是给姑娘们最高规格的礼物,又是极大满足客人们的虚荣心。
  每一株金莲都是纯金打造,能收到金莲的姑娘可以将金莲占为己有,或者直接折现。而当晚砸金莲砸的最多的客人就可以获得其接受者的陪酒甚至其他。
  芙蓉在一首曲子完结后,台下还有客人跃跃欲试,但凰天有规定,只能在台上姑娘表演期间砸送金莲,曲终舞毕就不再接受金莲。给
  芙蓉砸金莲最多的是名远道而来的富商,年龄看上去都能做芙蓉的爸爸,他两只眼睛亮得跟钻石似的。但

  凡这种场子最后都有压轴的,芙蓉离去,大家都在猜测最后出场的能是谁。议论纷纷间就见全场倏然黑了,陷入一片死寂之中。台下客人窃窃议论,都不知是怎么回事时,只听一阵编钟的声响扬起。
  悠悠的,缓慢,令全场都屏住呼吸。突
  然,有一束追光落在台上,只瞧得光亮之中赫然一道女子背影,她一身曼妙红色长纱,那裙尾近乎数米之外的长,她披着长发,脸颊只是微微一侧,就能瞧见她弧度优美的脸。
  地上匍匐着许多男子,男子们各个精壮,赤裸上身,只着白色长裤。编钟的声响渐起,那些男子便将女子高高托起。
  紧跟着台上四面八方是红色雾气,很轻很淡,又涌着似勾人的香气。女子以男子们搭起的手臂为平台,轻轻起身,长袖拂过,似柔又似力量,那长袖竟呼啸挥向两旁,紧跟着一束红带悬下,她手托悬带,整个人凌空而起。红
  色长纱隐约有绰,她曼妙身姿于空中也似半隐半现,一双足于空中裸露,精巧白皙得让台下客人忍不住伸手去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