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独的气味》
第66节

作者: 树妖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左手?右手?”蒋璃故作思考,下“不记得了。”谭
  耀明看着她眼底纵容,再转过头,抿了口酒,唇角的笑一直未散,“既然是鬼爷的人,那就交给鬼爷处置。”
  龙鬼一听这话整个人放松了,走到天余面前,抬腿就是一脚,将天余踹歪着身子,“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东西,我只是让你好生请将爷来做客,你倒好,竟带着几人伤了谭爷的人,这不就是给我找不痛快吗?你过来——”他看了一眼跟在身边的保镖。那
  保镖上前,龙龟指着天余说,“把这东西给我带回去,传我的话,废掉他一只手当给谭爷和蒋爷赔罪!”
  保镖上前去拉天余,天余忙道,“鬼爷饶命啊,我再也不敢了。”龙
  鬼烦躁地挥了挥手,保镖将天余搀扶起来,刚要离开,就听谭耀明放下酒杯,“慢着。”龙
  鬼一愣。
  “鬼爷不会徇私吧?”谭耀明似笑非笑。“
  怎么会?我龙鬼说一不二。”
  “好。”谭耀明道,“那就现在动手吧。”龙
  鬼一愕。谭
  耀明收回扣在蒋璃肩膀的手,拿起一支雪茄,掐了头,燃了烟头,抽上一口,吐出大片烟雾来,“看来鬼爷刚刚也只是场面上的话。”话毕,笑容入眼,“齐刚,既然鬼爷不舍得教训手下,你就代劳吧,是左手还是右手既然忘了,那就两只全留下吧。”龙
  鬼没料到谭耀明会这么做,一时间僵在原地,天余也没料到会是这样,这次连连磕头认错,齐刚二话没说,从旁摸过早就备好的刀斧,其他两名保镖上前一边按住一侧,齐刚上前,手起刀落,只听一声惨叫,血流成河。一
  直在旁边绷得紧张的邰业帆见状后吓得惊呼一声,整个人又缩了缩。
  齐刚身上溅了血,任由天余疼得满地打滚,将两只废手往桌上一扔,“谭爷,怎么处理?”
  谭耀明笑看着龙鬼,“想来交给鬼爷也是累赘,拿去喂凰天的藏獒吧,别脏了蒋爷的眼。”

  齐刚照做。“
  没脏我的眼倒是脏了我的衣服,我去洗手间。”蒋璃起了身,指了指衣角被迸溅的血点子,冲着谭耀明笑,“谭爷得赔我一身衣服。”“
  想要多少赔你多少。”谭耀明宠溺。
  蒋璃开门去了走廊外面的洗手间,门刚关好,她就猛地冲向洗手池,胃里一阵翻江倒海,她吐得干净。
  苦胆都恨不得吐出来后,蒋璃洗了把脸。将水温调得最低,冰冷的水珠打在脸上,刺激得太阳穴生疼,血腥味刺激了鼻粘膜,挥之不去。
  抓了旁边摆放的方巾擦脸,就听身旁有人在笑,这笑声明明媚得入骨,却也听得出揶揄之味来。蒋璃拿下帕子,镜中是芙蓉的脸,她慵懒地靠在旁边的墙柱上,洋红色的裙装衬得她胜似娇花。“
  穿这么少你也不怕冻出毛病来。”蒋璃打湿了手里的帕子,低头擦衣服上的血点子,“回头染了风寒,折了你那些个入幕之宾。”“
  有你在我怕什么,别说风寒了,疯癫我都不怕。”芙蓉一跟她在一起就没正形,少了风尘女子的逢场作戏,多了这年龄本该有的辛辣和纯真。

  凰天的姑娘们都喜欢蒋璃,不是因为蒋璃那张会勾人的脸和洒脱的性格,而是因为她把凰天的姑娘们当人看,打心眼里是瞧得起她们的。出入风月场所的姑娘,势必会有一些隐疾,时间一长哪怕去就医人家医院也能猜出个一二,眼睛里自然是透着一股子瞧不上。
  蒋璃为她们治病,从生理到心理,虽然说都知道她没什么耐性,有时候说话还不好听,但句句都是为了姑娘们好。就拿芙蓉来说,当年在千城赋被龙鬼逼着陪个富二代,差点被折腾死,要不是有蒋璃给她调理医治,芙蓉的命就交代了。这也是她义无反顾离开千赋进入凰天的原因,不是跟着谭耀明走,而是因为有蒋璃在。
  “听说你前两天把人的手筋给挑了?”芙蓉双臂交叉于胸前,看着镜子里惨白着一张脸的蒋璃。
  “你来Meet是打听八卦的?”蒋璃手上用了点力,刚染上的血怎么也这么难擦?
  芙蓉一步三晃上前,将小挎包往洗手台上一放,打开,拿出口红,照着镜子在唇上轻轻点了点,“你蒋爷的英勇事迹还需要特意打听?都快在凰天传遍了。”将口红往包里一放,又扯过个帕子沾湿,帮着蒋璃一起清理身上的血迹,“要不了多久,谭爷为了你把龙鬼的人剁了手的事也能传个遍地。哎,你说你跟在谭爷身边这么多年,也不是没跟人动过刀子,怎么还不习惯啊?”

  “那能一样吗?”蒋璃一把拍掉芙蓉意图往她胸上摸的手。芙
  蓉没占到便宜诡笑,手里的帕子往废纸筐里一扔,身子靠在洗手台旁,抬手拢了拢头发,“只要是跟你有关的事,谭爷再狠的手都能下,怕是你又要多领谭爷的一份恩情。”说到这儿,她轻轻叹了口气,“看上去清心寡欲的男人,今天能为你剁了别人的手,明天就能为你要了他人的命。”她
  的目光落在蒋璃脸上,又补上了句,“哪怕对方是陆东深。”
  蒋璃的手微微一抖,少许道,“瞎寻思什么呢?”干脆也不擦了,将帕子扔掉。
  “是我瞎寻思最好,青栀的一个旁亲戚就在邰国强病房那层做护士,她可是瞧见了你和陆东深两个那叫一个眉目传情,听着这话我都要吓死了,就生怕今天谭爷是来修理你的。”
  “你让青栀传话给她那位旁亲戚,眼睛脱了窗就赶紧去看眼科,别有的没的在外面乱嚼舌根,那层住的什么人她不知道吗?说了我的闲话无所谓,把邰国强的事到处乱说才危险,邰家虽然不涉黑,但让她吃点亏很难吗?”蒋璃转过身,开了水龙头洗了手。“
  别人的事你就少操心了,管好你自己的心思吧,你要是乱了心,虽不至于天下大乱,但至少沧陵会大乱。”芙蓉点到为止也不多说,手臂像蛇似的滑到蒋璃的肩膀上,“明晚凰天重新开张,你过来帮我镇镇场子。”
  蒋璃转头瞥着她,伸出一根手指将她戳到一旁,“不去。”
  “别啊,姑娘们都盼着你呢,你来,凰天蓬荜生辉。”
  “谁通知你明晚凰天重新开张的?”她怎么不知道这件事。芙
  蓉笑,“当然是接到谭爷的通知了,大老板不发话谁敢擅自开场子呀?不仅是凰天,明天但凡是装修停业的场子全都开了。”
  蒋璃一愣,她知道谭耀明是触了些事,但现在是风头过了吗?怎么这么快就重新开张了?再
  回包厢时,天余已经被带走了,地面的血迹收拾得干净,桌上的废手也不在了。可房间里多了不少保镖,剑拔弩张,龙鬼也是歇斯底里,指着谭耀明的鼻尖在跳脚骂,“谭耀明,你就是要逼死我是吧?我龙鬼闯荡江湖半辈子从来没他妈吃过这种亏,你现在背地里整我,算你狠!”蒋
  璃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也没冒然上前打扰,静观其变。谭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